第345章 又有人忍不住想出手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345章 又有人忍不住想出手了

    顾澈径直走进了总裁的专用电梯,秦思朗被唐浩宇挡在了外边,“秦会计,您还是先进去把那堆不明确的账整理清楚吧。”

    电梯门才合上,顾澈给乔依然发了个短信,“谢谢顾太太的电话,有些事情太明朗了。”

    “秦思朗,”倒是很好的突破口。

    在一旁的唐浩宇,小声问着,“顾总,您是怀疑秦思朗吗?”

    “这表面一系列的证据是在怀疑秦思朗”,顾澈望着电梯的镜面看了看他脸庞,又看了看那电梯镜面上的唐浩宇。

    顾澈平时只要随便一瞟唐浩宇就能把他吓得不轻,顾澈那双锐利鹰眸让人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可是他能把你看得心虚,甚至腿软。

    尤其是现在,公司可能出内鬼的档口上,这可把唐浩宇吓得不止腿软,都快把这个五尺男儿给吓哭了。

    “顾总,您相信我,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勾结秦思朗做假账来坑害公司。”

    冷着一张脸的顾澈,把目光从那电梯的镜面上唐浩宇的身影移到了他自己的脸庞上了,他低沉的嗓音咳了咳,但没有出声。

    一直到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唐浩宇把电梯门给按开了,才对顾澈说“顾总,请”的时候,顾澈用着凉薄的语气问着,“唐浩宇,今年27岁,大学毕业五年了。”

    “是。”唐浩宇感觉到了他手心里尽是冷汗了,这,这是在怀疑他,要跟他算账的节奏吗?

    西伯利亚的冰川也不如顾澈的声音寒冷。

    他是清白的啊,他可是还有一个久病的老母亲要养啊,他不能被怀疑,更不能去坐牢啊。

    正当唐浩宇恨不得把他的心挖出来给顾澈看的时候,顾澈冷不丁说着,“比我小,却看起来比我老。”虽然他下个月也才30岁了。

    勾着腰等着顾澈继续训话的唐浩宇见着顾澈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摸着冷汗恭维着,“顾总身娇肉贵,当然比我们这种……”

    “我又不是女人”,顾澈毫不留情面反驳着。

    这不是在怀疑唐浩宇是内鬼的节奏吗,他心里雀跃着了,“顾总,我就是天生看起来老,没办法,谁让我黑的。”

    此时的唐浩宇觉得警报应该就此解除了吧,他咧着嘴开心笑着,又小跑着给顾澈打开着后边的车门,“顾总,请,注意头。”

    “你在讽刺我是小白脸。”顾澈正准备踏进车门的时候,又站直了身体,斜撇了一眼唐浩宇。

    “不敢,我,我,就是想说,顾总您看起来比我年轻。”唐浩宇真恨不得抽他自己两嘴巴,怎么就这么不会讲话啊,他恨不得回去找小学语文老师要学费了,怎么就没有把他表达能力给教好点。

    “嗯。”顾澈弹了弹唐浩宇的额头,“跟着我,还这么胆小。”

    勾着身子上了车的顾澈,并没有打开电脑看其他分公司传来的资料,而是凝着唐浩宇的后脑勺,“太太是不是看起来像个未成年的小女孩?”

    “是,太太看起来就像个还没毕业的学生一样。”

    这话越往后说,唐浩宇心里就越堵得慌,因为他感觉到后脑勺正被冷箭射击着。

    这,唐浩宇用手摸了摸冷汗,古代太监说的真对啊,伴君如伴虎。

    唐浩宇吞了吞口水不敢看后视镜上的人,因为那表情一定会杀死他的,他立刻改口道,“顾总,您如果穿上休闲的衣服,也看起来像还没毕业的学生。只是您每一天都穿着黑色西装所以就显得比本人要成熟许多。”

    晚上回家必须去买几本说话之道的书,要不然这日子就没法子过了,现在当特助,会说话才是最重要的了。

    “哦”,顾澈漫不经心回答着,就闭眼靠在椅背上假寐着。

    当车子已经驶出了dl所在的那条街道,唐浩宇还没听到顾澈的指令,他小声问着,“顾总,是要去怡悦大酒店吗?”

    现在这种面临被查账的关卡,作为总裁的顾澈应该要去dl集团下最赚钱的几个公司去查账吧,尤其是在s市著名的怡悦大酒店,那也是最引人注目的产业。

    “去壁球馆,我今天不想去游泳”,顾澈每个礼拜都会固定时间去怡悦大酒店游泳来锻炼身体的,他以为唐浩宇又要循例了,“太太她怕水。”

    “啊?”在这种紧要关头作为dl总裁的顾澈,居然不去查账,而要去壁球馆健身,百思不得其解的唐浩宇回头望了望顾澈。

    正睁开眼打算跟乔依然约时间的顾澈,瞟到了唐浩宇吃惊的眼神,“去壁球馆,该掉头了。”

    顾澈白了他一眼,握着手机按着乔依然的号码,“你跟保镖说,把跟在我身后的人揪出来。”

    闻言,唐浩宇不由得往后看了看,后面那么多车辆,除了暗中保护顾澈的保镖车之外,他实在看不出来什么车子可疑。

    他跟保镖交待完之后,就忍不住加速了,以期待可以甩掉跟在他们身后的人。

    看样子,现在是不能再掉以轻心了。

    “那我掉个头”,唐浩宇小心翼翼看着后方的车辆,刻意往可以掉头的车道开了过去又看了看信号灯才转头。

    一向开车求稳的唐浩宇嘱咐着顾澈,“顾总,安全带系紧了。”

    凝着唐浩宇严肃认真地把安全带扣紧了许多,他又重重地踩了几下油门,车子后面的尾气正在“腾腾”地往后冒。

    顾澈拍了拍他后椅,“镇静点,你怎么说也是我特助,你这么害怕,别人只会觉得顾澈在怕。”

    “知,知道了,”唐浩宇磕磕绊绊回答着,顾澈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不能让顾澈在他手上受伤。

    “车子开慢点,要不然太太要听不清楚我讲话了。”顾澈握着手机,一边用手敲着唐浩宇的后椅,“保持原样就好了,都跟了我这么多年,还这么经不住事。”

    唐浩宇咬紧牙关点了点头,上一次顾澈也是被不明人士在马路上追赶,那伙人摆明了就是想要顾澈的命,前后夹击包围着他们当时的车,当时顾澈还没用贴身保镖。

    当时多亏了顾澈临时决定撞向一辆和他们反方向的油罐车,吓得其他方向夹击他们的车里面的人纷纷弃车逃跑,后来他们趁着那群人跑掉的时候,又撞飞了其中一辆小车,才突围出去的。

    这次,唐浩宇不断地在马路上变换着车道,就是防止再次陷入四面被动的局面。

    :小伙伴们,可以不可以给果汁提点意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