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会错意的女人很生气-私人婚-
私人婚

第347章 会错意的女人很生气

    “肚子不疼了?”任叔叔见乔依然推门而入,就把手上做蛋糕的书放在了一边,又摘下眼镜看了看乔依然。

    这时的她脸色也是红红的,是一种因为高兴而有的红润,不像是刚才接电话时,红得不正常。

    乔依然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看着她自己的脚尖,“不疼了。”

    她心里还在骂着顾澈可真是谁的醋都爱吃,反正他越吃醋,就越能证明他很爱她。

    对于他翘班这事啊,得慢慢跟他讲道理,这男人吃起醋来,比女人还真是有过之而不及。

    “有什么高兴事呢,一个人偷偷笑得合不拢嘴。”任叔叔把乔依然给买来的衣服全部都叠好了,他趁着乔依然出去的功夫也应把钱给准备好了。

    望着她自己的脚尖,乔依然傻笑着,“这男人就跟个小孩子似得,有时候还爱撒娇呢。”

    “看样子,是你先生打电话来的啊”,任叔叔把钱递给了乔依然,“这男人都爱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撒娇,除了他们的妈妈就是他们的老婆。依然,这是买衣服的钱,给你,多亏有你,要不然这变天了,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就是举手之劳嘛,”乔依然笑意盈盈接过了那叠钱,又觉得不对劲,毕竟平时去商场买衣服,很少会有整百的情况,一般尾数都有个9或是8之类的。

    她昨天帮任叔叔买的也不多,她也算了一下花了多少钱的,她数了数任叔叔给的那叠钱,“不对呀。”

    “是给少了吧,这人年纪大了,数数字都数不清楚了,差多少,我给你。”任叔叔一边说一边就从包里又拿出了一叠红色百元大钞。

    “不是,是您多给了我530块钱呢”,乔依然一边说一边拿出6张红色钞票,“零头就算了。”

    舒了一口气的任叔叔说,“我就说呢,我数了两遍,那多的钱是给你帮忙的钱,昨天那么大的雨,多亏了你跟高小姐,剩下那点钱,你帮我请高小姐吃顿饭,不够我再补给你。”

    “您太客气啦,多的钱我可是不能拿的哦”,乔依然把手背在身后,像极了小孩子得不到父母的允许,就不敢拿长辈红包的执拗样子,“我跟雅澜姐是朋友,我们一起吃饭什么的,更不能花您的钱。”

    几番推搡之后,任叔叔拗不过有原则的乔依然,可他身上又没有70块钱的零钱,乔依然又没带钱,他笑着对乔依然,“这个老天爷都要我多给你钱,收下吧,就是这么巧,你没带包,我没带零钱的。”

    “可我可以下去拿零钱来找给您。”较真的乔依然就是觉得只是一个随手之劳罢了,不能占任叔叔的便宜。

    “你要这样做,任叔叔可就真的生气啦”,任叔叔把一张一百放在了乔依然的面前,一副你不收下我就生气的样子。

    最害怕身边人不高兴的乔依然,看得出来任叔叔是真心诚意要感谢她,她又真的不想违背她的原则,她嘴角微扬,“任叔叔,您有微信吗?”

    “有,别看你任叔叔我年纪很大了,你们年轻人会的东西我都会,我……”

    他说的这番话,乔依然马上就给打断了,她怕任叔叔又不由自主想起了他已过世女儿,于是她抢着说,“那您加我好友。”

    “好,你扫扫我就能添加了”,任叔叔把他手机递到了乔依然面前,这个温柔可爱的女孩真是看着就舒服,他眸底闪过一丝不让人察觉到的复杂眼神。

    任叔叔的微信图像是一个正在眺望的长颈鹿,乔依然看着任叔叔的图像忍不住打趣着,“长颈鹿都已经那么长的脖子了,为什么还在眺望啊。”

    “高瞻远瞩”,任叔叔认真回答着,“人应该随时随地都保持着高赞远足的习惯,我要早点懂得这个道理就好了。”

    还没等乔依然劝慰的话说出口,任叔叔摆了摆手,“放心,我不是伤感,我是因为一点公事。男人嘛,总是把事业放在首位。”

    “搞定,我把30块钱转给您啦”,眯着眼笑呵呵的乔依然趁着任叔叔认真提起工作的事情,就不动声色地发了个红包给任叔叔。

    “你这丫头真是实心眼。”任叔叔看着手机上的红包哭笑不得,乔依然认真地说着,“不许转再转给我哦,小心以后不带您一起做蛋糕玩啦。”

    一老一少的两人相视而笑。

    两人天南地北侃了一会,阿壮的电话就打来了,乔依然跟任叔叔告别之后,就跟着阿壮去了壁球场。

    等着乔依然来的间隙,顾澈跟壁球教练聊了会怎样教初学者打壁球,他很认真问着女性要怎么发力才能避免受伤。

    当乔依然被阿壮送过来的时候,顾澈就跟教练结束了谈话,带着乔依然进了他专用的休息室。

    等着乔依然把门给关上了,正开着衣柜门的顾澈,说着,“把门给反锁。”

    她没多想,就照做了,但是她朝着顾澈走过去的时候,越想越不对劲了,“你,你不是说要教我打壁球的吗?干嘛又……”

    脸颊微红的女人看着顾澈正一副要她继续往下说的样子,她就来火,她生气地抱着肩。

    “你要是脱衣服的时候,那个不开眼的推门进来,你是想看到你老公杀人吗?”顾澈看着她那要据他千里之外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不安好心的男人,“我是来打球的,不是来脱衣服的”,乔依然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看着顾澈。

    顾澈朝她走进,弯着腰跟她平视,在她耳廓边哈了一口热气,用着很暧一昧的语气说着,“脱不脱。”

    那大手直接跑到她背后,一把抱住她,又把她往衣柜那里带去了。

    “顾澈,你怎么一点诚信都没有,说好了是来跟你约会的,你怎么又这样”,乔依然话还没说完,她上衣就被顾澈全数脱干净了,包括那贴身小衣。

    顾澈用一只手揽着她的后腰,一只手在她丰满的两边掂了掂,“依然,每天带着这么重的武器,累不累?”

    他眯着眼望着娇艳欲滴的她嬉笑着。

    “你滚开。”乔依然真是羞得想死了算了,真不该进这个充满特殊记忆的房间。

    尤其是这个狭小的衣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