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遗憾与感动-私人婚-
私人婚

第348章 遗憾与感动

    “不要这么爱生气,对这里不好”,顾澈又上下摸了一把那柔软的地方,触感可真好。

    “每天被你这么气,我迟早能被气死”,乔依然只觉得她命怎么这么苦。

    顾澈抱着她,使得他俩中间就只隔了一件他的运动装,那紧实的上围跟他胸膛紧密贴合着,乔依然咬了他一口,“禽兽。”

    正在衣柜里找衣服的顾澈扯了两件运动bra在她眼前晃了晃,“穿哪件,运动就该穿这种”,他又瞟了瞟那因为气呼呼而上下晃动的两处,“小心点,别把我们宝宝的食堂给弄坏了。”

    “你……”乔依然低头瞟了瞟她未着上衣的身体,那地方还有着他早上啃咬过后留下的痕迹。

    那么鲜红,而且他每次都那么用力啃,想说他既然那么为宝宝着想怎么就不温柔点对她。

    “今天早上是意外,以后不会了”,顾澈摸了摸那块红色的吻痕,又给乔依然套上了一件运动bra,“穿得舒服吗?”

    他的动作很轻,声音就在她耳垂附近,乔依然很容易就变得有些神志不清了,她轻轻“嗯”了一声表示“舒服”,又红着脸问,“你怎么知道我穿什么号码的?”

    “总爱像猫叫一样”,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捏了捏她鼻尖,“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摸……”

    “不许说。”乔依然只觉得她的脸已经红得不是她的了,“还有没有其他要换的,没有我们就出去。”

    她情急之下就转了身,在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运动装,往她身上一套,那衣服的下摆都到了她大腿。

    背后是顾澈看好戏的笑声,乔依然回头白了他一眼,“你明知道我拿错还不说。”

    “刚才不是有人不让我说话吗?”顾澈嘴角含着笑,瞟着乔依然不悦地脱着衣服,“难道顾太太不知道,我是个很听老婆话的男人吗?”

    “撒谎大王,你就不怕你鼻子长长吗?”乔依然这下子学精了,拿着衣服现在身上比划一下,才套在身上。

    其实顾澈衣柜里的运动装,男士的没有几件,反倒是女式的要更多,乔依然只觉得她刚才一定是太慌了,所以才拿错了。

    当乔依然把衣服穿上,顾澈站在她身后,帮她把长头发从衣领上拿出来的时候,冷不丁在她耳边说,“我鼻子不会长长,但是其他地方有时候会变长。”

    “禽兽!”乔依然用胳膊狠狠拐了顾澈好一下,她慌着就跑掉了,却被顾澈轻而易举地拉回来了。

    “顾澈,你混蛋,你……”乔依然噘着嘴,很不高兴说着,“难道我们就不能像别人有个正常约会吗,一定要做那个吗?”

    看不得她羡慕别人的样子,顾澈没好气说着,“这壁球馆不是我的,你别穿皮鞋把人地板刮花了。”

    “哦,好,好,我马上就换鞋子,鞋子在哪呢?”乔依然低着头在四处找着。

    “没买,你自己去买。”顾澈是一如既往的冷脸,乔依然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抱着他胳膊问,“在哪呢,老公,你可是不会只给我买半套衣服的。”

    算她识相,顾澈指了指衣柜那个木质的柜子,乔依然好奇得跑过去,打开一看,好多漂亮的女运动鞋。

    “哇塞,老公,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款樱花图案的”,乔依然迫不及待地就单吊着腿换起了鞋子,顾澈皱了皱眉,这个蠢女人,鞋柜旁边就是椅子也不会坐。

    他想训她是不是眼瞎,又担心胆小的她被吓倒,就朝她走了过去,打算扶着她换鞋。

    她看了看腿上的牛仔裤,对着顾澈指了指衣柜说,“帮我拿条运动裤。”

    从小到大都是指使人的大少爷,被这个小女人指使着拿东西,居然一点也没有生气,相反心里还很高兴,顾澈觉得他自己很不正常,就把裤子甩给了乔依然。

    “干嘛要对着人家脸丢”,那长裤缠在她脑袋上,把她发型都给弄毁了。

    看着她蠢蠢地把裤子从头上扯下来,她一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一边用手又重新扎着马尾,“我头顶还乱不乱。”

    “嗯”,顾澈凝着乔依然,他发觉这个小东西比夏天的时候要胖点了,但还是好瘦,本来就年纪小,还长得瘦就显得她更年纪小了。

    顾澈居高临下把她头发给解了,“已婚妇女不要扎马尾。”使得他看见她总有种别扭的感觉。

    “那已婚妇女要扎什么,你给我扎。”乔依然调皮地把头绳递给顾澈,这个别扭的男人还真是要求多。

    “随便窝个圈就行”,他没有接过头绳,而是蹲在在地上给她换起了鞋子,后来又改为半跪在地上。

    她的脚很小,明明就是这么瘦的人,可是脚又是肉嘟嘟的,从他们最开始领结婚证时,她用脚赶他走的时候,他就很想摸摸她的脚。

    一直到昨晚他才光明正大趁着她睡着的时候趁着给她按摩的时候,肆无忌惮地摸了摸她肉嘟嘟的脚。

    乔依然看着他那类似于求婚的半跪动作,心里不惊有些遗憾,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跟她求婚吧。

    “弄疼了,记得出声”,顾澈抬头瞟了一眼她,看着她表情有点怪,但随之她也发现他在看她,她脸颊微红朝他笑着。

    她心里那点遗憾很快就被感动占据了。

    “老公,你……”虽然乔依然并不是香港脚,但脚上多少会有点味道的,她难以想象拥有洁癖又矜贵的男人可以蹲在地上给她穿鞋子,“我自己穿就好了,脚好脏的。”

    在她记忆里,给她穿过鞋子的男人除了她爸爸,还有小时候的郑彦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我自己穿就可以了。”尽管跟顾澈发生过很亲密的行为,但是让他帮忙穿鞋子,她心里除了觉得很感动,就是有点别扭。

    或许太爱一个人,就不希望她不好的一面在他面前呈现。

    他压根就没有给谁穿过鞋子,但是他还是小心翼翼地给乔依然把鞋子穿好,并没有把她弄疼。

    他起身拍了拍手,“这鞋子,舒服吗。”

    这是陈琳娜号称为扁平足专门研发的时尚款运动鞋,也不知道穿着是不是会更稳当一点。

    被顾澈扶起来的乔依然,她眸光一直紧盯着这个不动声色就给她感动的男人,“谢谢你。”

    “问你鞋子,你在回答什么?”顾澈佯装着严肃拧了拧她耳朵,“顾老师教人打球可是很严格的,耳朵不好使,小心挨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