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壁球馆的异常-私人婚-
私人婚

第350章 壁球馆的异常

    “顾先生,还有其他吩咐吗?”tom心里对顾澈很是别扭,他一直觉得顾澈是个顶天立地又有责任的好男人,只是这种男人终究还是选择了世俗的生活方式。

    他在心里对顾澈有着说不清楚的感觉,对于美好的人,一般人都会喜欢,也会忍不住多看上几眼,虽然顾澈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是他看的出来赖柏海对顾澈是有这很深的感情。

    他在替赖柏海委屈。

    顾澈递了一根烟给tom,他瞄了一眼面容清秀的tom,又漫不经心问着,“最近壁球馆里生意好吗?”

    “不错”,tom有些不知道顾澈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他和顾澈虽然相识已久,但彼此一直都是疏远的主仆关系。

    对tom来说,在公事上,顾澈是个给消费很大方的客户,但是他们的关系还不至于会问到壁球馆的生意如何。

    “赖柏海最近有兴趣接手这间壁球馆。”顾澈转身透着柱子的边缘看着正在跑圈的乔依然,他淡淡地跟tom说着话。

    听到赖柏海的名字,tom的眼睛都在发亮,他看了看四周说,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兴奋,“赖先生,怎么想着要接手壁球馆了?他不是医生吗?”

    其实tom还有着很多问题想问,但又怕被顾澈看出异样,他很担心不善于做生意的赖柏海会亏本。

    “不清楚。”顾澈很是自然地扫了一圈这四周的环境,单纯从外表来看,其实是看不出来这里跟外面会有多大不同的,尤其是每个**的运动间,里面有谁,会有什么,他也看不清晰。

    tom本来是对他们老板想退休从而卖掉壁球馆的举动没有丝毫的想法,他一个打工的,新老板合得来就继续做,合不来就辞职。

    “顾先生,其实我们壁球馆的生意总体来说还可以,但是只能说总体,”tom很是认真的强调着,他觉得顾澈既然愿意帮赖柏海问清楚,想必对赖柏海也还是有感情的吧。

    虽然tom注意到顾澈的眼神一直是看着在训练室里的女人,他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一心如实告诉着顾澈,只是因为赖柏海。

    “就是因为这半年突然多出来的一大堆会员,才使得我们壁球馆原本从卖不出去变成了现在卖价水涨船高的局面了。”

    “有多突然?”难怪这半年他见了不少的生面孔,这要查起来也是不是一个易事。

    顾澈抬头思考的时候,看着乔依然开心地绕着圈小跑着,她正跑一圈再看看他回来没,又偷懒着半圈才开始跑,这个赖皮小家伙。

    “我听我们经理说现在有个买家基本达成了购买意向。如果赖先生要购买可要赶早了,而且现在价钱有点不划算,”tom见顾澈这么关心赖柏海的事业,就很真诚地说着,他越来越不懂顾澈了,顾澈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爱上了一个女人,他以前对赖柏海是什么感情。

    莫非他一直在利用赖柏海吗?

    顾澈直接把火机给了tom,“具体的让赖柏海约你,你详细跟他讲讲,他那个人心细的很。”

    “好,随时恭候”,tom想着见到赖柏海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安慰他,让他不再伤心了,他心底有着丝丝的喜悦。

    这时候,过道上有几个顾澈叫不出名字又觉得面相生疏的人路过,他好奇说着,“壁球馆会籍要求也降低了。”

    这家壁球馆是只做高端商务人士的,s市虽然不小,但爱好打壁球的人不是很多,平时这个场馆的大部分客户都是外企的外籍高层为主,那些黄皮肤的面孔,就算顾澈不认识,一向爱交际应酬的方睿霖也几乎都认识。

    每次顾澈总是会很被动地认识了很多人,这几年过去了,新来了谁,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没有,怎么可能,您也知道哪些老外,一个个都是死磕那些合约的,当时我们壁球馆可是承诺过会保证我们会员的高质素,所以一直都没有降低要求,”tom又笑了笑才说,“那些新晋土豪,我们都只是派临时会员卡,只有在老会员的带领下他们才能进来。”

    顾澈看着乔依然都已经跑得很累了,她不时用胳膊抹着汗,又贼眉鼠眼地看着门外,发现顾澈不在之后,索性就靠着墙壁偷懒坐了下来,不跑步了,她好像很累的样子,不停用手扇着风,那张小脸像极了煮熟虾子的红色。

    那坐立不安又要偷偷坐下的样子让顾澈觉得好笑。

    因为顾澈是站在一根柱子后面在跟tom谈话,顾澈只要歪着身子就可以看到乔依然,反倒是乔依然却看不到顾澈。

    “tom,谢了,赖柏海会联系你的”,顾澈准备转身就走了,tom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他自己手上的火机,“顾先生,你的火机。”

    “这是赖柏海忘记带走的,下次见到他,你帮我还给他”,顾澈说完就走了。

    只留下tom一人站在原地替赖柏海心酸着,他们是不是彻底决裂了,连一个火机都要外人帮忙还了。

    可为什么顾澈又要帮赖柏海打听壁球馆的事情呢?

    tom想不通,他着急地追上顾澈,鼓了很多勇气才说,“顾先生,我最近都要上晚班,只有今晚有空,所以能不能让赖先生今晚找我。”顾澈都有了女人,赖柏海是不是好伤心。

    他很怕顾澈提白天见面,他连口气也没换,就又说着,“我白天有兼职,所以……”

    “他会过一会联系你的”,顾澈是背对着tom的,一抹笑意浮在他嘴角,他站在训练室门外给赖柏海发着信息,“联系壁球馆的tom,打听清楚最近那些生面孔。”

    正坐在地上大口呼着气的乔依然,看着顾澈进来第一个反应就是站起来继续跑,但又觉得那里不对劲立马说,“我都已经跑完了五十圈了。”

    “这个场地虽然不大,但一圈下来也有100米,所以你在不到八分钟的时间内就跑完了5000米?这速度怎么没去参加奥运会?”这个小东西现在撒谎还真是一点也不走心了,没跑完就没跑完。

    “哼,我是来学打壁球的,我不是来跑步的”,乔依然真后悔刚才没掐时间看看,可是久久不运动的她,真的跑不下去了。

    这时,赖柏海的信息回过来了,“你竟然要我牺牲色相!!!我做鬼都不会放过童养媳的。”

    凭他?顾澈不以为意把手机塞进口袋,看着乔依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