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担心变闹心-私人婚-
私人婚

第351章 担心变闹心

    “你就是这么教幼儿园小朋友的。”顾澈捡起一颗黄色的球在手上掂了掂,这个黄色的球他还只是在小时候有打过,那时候还是顾海峰教他和他妈妈。

    当时的教练每次都要他跑5000米,他有时候趁教练和父母不在场的时候,就忍不住偷懒,乔依然耍的伎俩,他小时候就用过了。

    这小东西还真是注定是他老婆,连耍赖也要一样。

    “好啦,好啦,我继续跑行不行,哼,不就是5000米吗,我刚刚都跑了十五圈了,我还差三十五圈。”乔依然灌了一大口水,就起身开始跑了起来。

    但是才跑了一圈,就被顾澈给抓住了手,“过来,练习拿球拍。”再跑下去怕是她连球拍也拿不住了。

    “我还没跑完呢”,较真的乔依然认真地说着,顾澈手握着她的手,捏着她手腕说,“顾老师说什么你就照做。”

    “好……吧。”很不情愿的答应声,但是又不像是在生气,就是不情不愿却又不得不从的态度。

    乔依然很少运动,也压根不会打任何球类,顾澈站在她背后,从她站姿一点点纠正,“后背挺直,双腿膝盖略微弯着一点,大概30度的样子。”

    “这样弯曲对嘛,30度那我要怎么知道,又没有量角器”,乔依然最怕别人说什么弯曲45度,60度之类的了,干嘛就不能像做蛋糕那样,直接有个小量匙来亮出具体的数据。

    顾澈凝着正一脸正经说着话的乔依然,他有些哭笑不得,“依然,你以前数学成绩一定不好。”

    “又瞧不起人吗?我可是每次都能考及格呢?”她的确没有什么学数学的细胞,上了初中之后,数学就一直只比及格线高那么一点点。

    “才及格。”顾澈瞟了瞟她那扬起的下巴,“你大学毕业证是买的吧,刚及格的数学成绩没大学肯收的。”

    提到这个乔依然就火大了,“我当年可是为了上s师范大学,只得拼命把其他几门学课的分数考得更高,整个高中三年,我可是每天都只睡五个小时来备战高考的,谁让我数学天生不好呢。”

    这小傻子还挺勤奋又韧性的,顾澈想想也是一个这个小东西被他那样打击他不相信爱情,她还不是伤心完了继续再朝着她目标前进,“你在把你同学的事迹望你身上套吗?”

    “不信你拿着我毕业证去我们学校查。”乔依然握着还没学会如何握的拍子,用着球拍往后戳了戳顾澈的腹部,又眯着眼睛,得意洋洋说着,“我可是听说在国外留学的孩子,很喜欢买假毕业证呢,你的呢,是不是假的?”

    “美国那么远,我也不可能坐飞机去查清楚你的毕业证真假。”那得意的模样,很是满意她自己将的这一军。

    美国那么远?他看过乔依然的调查资料,她还没有出过国,顾澈顿了顿。

    顾澈把正跟他面对面的乔依然转了个身,又弯着身子一点点给她摆着她身上的动作与弧度,“我可是杰出校友,我们学校还有以我命名的奖学金。”

    “谁知道是不是你花钱买的,”她的脖子总是忍不住要动,因为她要捕捉他的神态,谁让他这么看不起她的。

    “幼儿园的乔老师,看样子很久都没有进修了,居然连要尊重老师这种最基本的礼貌也不会了”,顾澈站在乔依然身后,固定着她的脖子,“看着前方。”

    “有你这样的老师吗,教球就教球,动不动就东扯西拉还冷嘲热讽我”,乔依然原本想着会是甜蜜的教球呢,电视剧上不就是总那么演着的吗。

    电视剧上不都是男主角细心教女主角打球,然后两人互相看着看着就互相倾心,接吻,然后感情升温吗。

    为什么她觉得他们的感情会变糟,至少是乔依然现在心里对顾澈很火大了,什么人啦,非要说她蠢他才开心吗。

    电视剧就是电视剧,电视剧的男主角都是完美无缺的,不像这个顾澈就是天生来修理她的。

    “刚才只是热身,现在要真的开始教学了,我给你示范一下动作,你仔细观察再自己做”,顾澈发现他还真是不会约会,几句话就把这个小女人给气得咋呼呼了。

    “好的,这次要真的是认真的教我哦,要不然我就跟别人去学了,作为消费者我有权利更换教练”,乔依然一边跟着顾澈的步伐一边摆着脚上的动作。

    她说她要跟别人去学的时候,顾澈心里生出一个画面,乔依然扬着下巴跟他说,“顾澈,我不爱你了,我要跟别的男人走了。”

    就在这个训练室里,方睿霖说过,他跟乔依然不会有好下场的,他慌了,他甚至有一丝害怕了,他深邃的黑眸带着复杂的思绪望着乔依然。

    如果她知道了,她是不是就会真的不要他了,他只要一想到未来某天,乔依然会离他而去,他就觉得嗓子被什么东西梗住了说不出来话。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教我啊,顾澈,你是不是自己都不会啊”,乔依然不悦地用脚踢了踢他的鞋子,“不会你早说啊,在这边瞎骂我蠢干嘛呢。”

    像是挤压千年的怨气,总算能找到突破口发泄了,乔依然眯着眸子,双手交叉在身前,“唉,你……”

    “顾老师不叫唉。”顾澈的思绪被乔依然打断了,他看着她脖子伸的长长的,他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当年事情的真相,现在活在世上的人又有几个知道呢,况且知道的人又不会讲出来,毕竟事情的真相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他觉得是他自己想多了,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

    顾澈白了她一眼就一次性把他刚刚教乔依然如何摆动作给示范了一次,“看清楚了,什么叫先挺直后背再向前倾了。”怎么就不能像以前笨笨的,被惹急就双眼通红想哭呢,现在这伶牙俐齿的样子锋芒太重了。

    “能不能再示范一次,我还没学会”,乔依然认真地绕着顾澈看了一圈,又自己站在一旁做了起来,她发现她还是不能同时把腿上的弧度和前倾的姿势掌握好。

    顾澈闭了闭眼,娶了个小蠢货就是没办法,这要不好好把她教会,那小蠢货又要一个人生闷气,不理他了。

    “你先跟着我把腿上的动作练一下,首先双腿站直,然后把左脚往前挪动半步,左脚的脚后跟站稳了,然后再右脚往后退半步,整个人的重心往下压,腿在微微弯下去……”

    平衡性不好的乔依然,左脚往前挪了,右脚又往后挪了,就感觉到她站不稳了,她双手像溺水的人一样在空气中乱挥舞了几下,还是站不稳,她又怕摔跤,就扯着身边的顾澈衣服。

    她以为她扯的是他t恤下摆,哪知道她手上抓着的是有弹性的橡筋部分,她为了不摔倒又死劲拉了拉,直到她拉着他的衣服站起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了她情急之下把他运动裤和贴身的裤子全给抓住了。

    那被裤子隐藏的地方,就那么赤果果地没有任何的遮挡了。

    “流氓”,乔依然往后退了几步,就听到了那棉质的裤子快要被扯断的声音了,惊得她一下子就赶紧松手了。

    只是那带有橡筋的裤子弹回去的时候,没能完好无误地弹回顾澈的腰间,而下向下,正不偏不倚地弹在了那让她觉得难堪的地方了,她心虚地抬着眼皮看着顾澈那清冷的面庞变得阴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