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顾老师和小顾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355章 顾老师和小顾子

    “发球都不会,算什么学会,去捡球”,站在一旁的顾澈俨然一个严师模样。

    “好”,开心的乔依然把球给捡起来,忍不住蹦跶到了顾澈面前,“老公,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连接球都不会呢,真是个棒棒哒的顾老师。”

    从小没运动细胞的乔依然,可是一个连乒乓球都学不会的人,对于她第一次接触壁球还能接球,她觉得很自豪。

    “快教我要怎么发球”,乔依然认真地像极了一个小孩子对新鲜事物的好奇。

    顾澈表面上是严厉没表情的,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她愿意学,还认真学,她看起来被没有太受顾海峰不理她的影响。

    于是耐性不好的顾老师更加仔细给乔依然同学讲解和示范着如何发一个好球。

    空旷的壁球室里不时响起乔依然赞赏的声音,“老公,你怎么这么会发球,为什么你发的每个球我都能接到,但是我发的球却接不到呢?”

    “用力的方向不对”,顾澈一手拿着球,一手扶着乔依然拿着球拍的胳膊。

    乔依然太想发好这个球了,除了她想学会如何打壁球之外,也不想让顾澈总觉得她很笨,所以她身体紧绷着。

    “又不是要你上战场去打仗,放松点。”顾澈拍了拍她瘦弱的胳膊,那里绷得紧紧的,“第一次打壁球就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这是在夸她吗?

    真的是在夸她吗?

    不是在反讽吗?

    乔依然不确定地扭过头看了看顾澈,虽然他是一股既往的冰山脸,可是她分明看见了他眸底有些满意的神色。

    能得到他的赞美,让乔依然觉得比学会发球还要有成就感,“老公,这可是你第一次表扬我。”

    她扭着头,又抬起了下巴,想吻一口这个表扬过她的薄唇。

    只可惜他个子太高了,她歪着身体又不方便踮起脚。

    于是,她认真对着身后的顾澈说,“我想发个矮点的球,老公,你可不可以蹲着一点。”

    刚表扬就会顺着杠子往上爬了,顾澈有一种自己给自己挖坑的感觉,他照做了,但是她却依旧站得笔直笔直的。

    “看球,你在看哪”,顾澈抬起右手就想捏乔依然的下巴,却被她用球拍挡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她快速地回头,在他薄唇上轻轻吻了一口,“这是学费。”他蹲下来,他们距离隔得近,这个吻才显得很浪美唯美嘛。

    得逞的小女人拿住他左手上的球,往前走了几步,欢快地发着球,“顾老师,你看我这次发球的用力对吗?”

    被她突然那么一吻,本来想指责她练球不专心的男人,突然就内心柔软了许多,这也不是她第一次主动吻她,却是她第一次花心思设计圈套来吻他。

    总的感觉,很震惊,还有些许的甜味,只是那稍纵即逝的甜味停留的时间太过短暂了。

    “你是不是傻了呀”,乔依然用左手上下抛着球,又用脚踢了踢仍维持着半蹲着的顾澈,“不就是亲了你一口吗,至于这样吗?嘻嘻,顾澈你知道你现在有多傻吗?”

    收回了弯曲的腿,顾澈觉得脸颊烫烫的,他竟然被这个小东西给取笑了,瞬间就恢复了高冷的顾老师,“你再发十个成功的球给我看看,发不好,晚饭就省了。”

    “顾老师,你公报私仇”,乔依然有些颓败了,她发出去的球,可能10个里面就只有1个能回来。

    10个成功的球,那就意味着她至少要发100个球。

    想起来就好累的样子,乔依然抱着球拍,就想跟顾澈撒娇求情了。

    她还没说话,顾澈就出声了,“只有笨蛋才求饶!”

    “我不是笨蛋”,乔依然不悦地甩了甩手,“你要不看我发完十个成功的球就吵着要走,你就是王八龟孙子。”

    “吭,吭”,两个枣栗子敲在了乔依然的额头上,“谁同意你说脏话的,赶紧发球。”

    哼哼唧唧的乔依然摸了摸额头,又握着拳在顾澈面前晃悠着,然后就开始了发球。

    她发球的动作很不熟练也很笨拙,她想让顾澈再教教她,可是一想到他肯定又要骂她笨蛋,她就忍住了,她仔细回忆着顾澈当时是怎么教她发球的。

    在她失败了很多次之后,顾澈不停地摇了摇头,但是倔强的乔依然就是不想跟他求助,顾澈不动声色地站在她身后。

    他左手握着她左手又重新带着她比划角度和高度,右手也重新教她使着拍子,抿着唇偷笑的女人,心里暗想着,哼,看你这憋不住的样子。

    这中途,两人都没有言语交流,只是乔依然在成功发球又接球后计数的声音,“这是第一个,还有九个。”

    一直到打完了整整十个之后,乔依然把球拍往地上一扔,就往身后顾澈的怀里倒,她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要去看后面有没有人,“我要吃大餐,顾老师。”

    接着她尽是汗水的细胳膊,顾澈带着训斥的口气,“看都不看,这要后面没人摔下去就真的摔成傻子了。”

    那满身汗水的女人,扬起脖子,带着挑衅的口气回击着,“顾老师,你不了解我老公,他才舍不得我摔跤呢。”

    那红扑扑的小脸,歪着头就把鼻梁额头上的汗水尽擦在了顾澈的衣服上,顾澈皱着眉头把她松开了,又拿着一旁的毛巾给全身尽是汗的女人擦拭着。

    乔依然一边喝着水,一边享受着被顾澈呵护的自在,“小顾子,你把哀家伺候的这么好,想要什么奖励啊。”

    说完,她凝着顾澈得意地笑了笑,又仰起头捧着水瓶大口喝着水。

    那“咕噜噜”的喝水声音是一点也不斯文,顾澈看着那红润的唇喝了几口,又忍不住舔了舔那干涸的唇,她脖子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滴落着,一直到她最高耸的地方。

    他喉结微动,声音暗哑,“我也渴了。”

    “渴了,你……”她想说渴了你自己拿水喝,干嘛要对着她说。

    可声音还在喉咙里没发出来的时候,嘴巴就被他给封上了。

    全身大汗淋漓的女人,觉得她自己有一股股酸酸的馊味,她不想她在顾澈心里留下一个脏兮兮的印象,就抗拒着他的吻,她一直在躲,可后脑勺却被他给捧住了。

    “不要,我要去洗澡”,毫不容易趁着他松口气的间隙,乔依然声明着,可下一秒,她汗淋淋的脖颈也沦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