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公公的认可-私人婚-
私人婚

第356章 公公的认可

    “我们换个地方行不行?”乔依然看着那空荡荡的走廊心里尽是担心。

    顾澈教他基本动作的时候,顾谦就路过了的,还站在走廊上看着他们练习,听着她被训。

    万一顾谦又跑过来看见该怎么办?

    乔依然一想到会被顾澈的弟弟和顾澈的爸爸看到他俩现在这个样子,她就觉得害臊。

    “回休息室。”顾澈舔了舔唇,在乔依然耳边轻声说着,那滚烫的气息灼得乔依然难受。

    只要听到他说休息室,乔依然脑海里瞬间就想起了那“嘎吱”响的木柜子,太邪恶了。

    “我们回家,回家去,不要在外面这样。”乔依然把手背在身后,不肯要顾澈牵她,她不要在外面跟他那个,尤其是在他休息室,连张床也没有,难道又要在衣柜吗?

    站在原地不肯走的女人,不高兴地噘着嘴望着他,顾澈收拾着他们的东西,“赶紧去洗洗……”

    “不,我肚子饿了,我要回家,我要去吃东西”,干嘛要这么心急,乔依然浑身就很不舒服了,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喜欢新鲜样式,还是只有顾澈这样。

    她觉得她改天得问问赵馨茹,如果只有顾澈一个人这样,就说明他有问题了。

    “去休息室洗完澡再去好好吃”,顾澈很快就把东西给收拾好了,他拉着乔依然走,百般不情愿跟他走的女人,抱着壁球室的门框,就是不肯挪动步子,“我肚子饿了,要吃东西。”

    “真的很饿很饿了,都会咕噜噜响了”,说完她还自我配音了起来,但顾澈憋着笑,就是没有由着她继续抱着门框。

    因此,走廊上呈现着,一个大步走的男人,拉着一个嫉妒不情愿走的女人。

    乔依然瞅着四周,尤其是望着刚才顾谦跑掉的方向,东张西望着,她不知道顾谦在哪个房间打球,想必他应该是和顾海峰一起来的吧,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走了没。

    “爸爸,你也来了啊,阿澈说要请你吃饭”,乔依然朝着那空无一人的走廊喊着,又摇了摇前面拉着她手的顾澈,“老公,你爸爸,我们难道都不要打个招呼吗?”

    顾澈顿了顿,但是并没有松开她,而是改为转过身,把乔依然拉入了他怀里。

    有些人,他再不想见,只要她相见,她想得到某种认可,他……也会克制他自己去见见。

    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并没有任何人的身影,顾澈居高临下的瞟了一眼乔依然,“很想挨揍了吧。”

    “都是你反应慢了,爸爸才走了,明明是你的错,为什么说的像是我在撒谎”,乔依然眨巴着眼睛一边说的时候,还煞有其事地指着前面的方向说,“不信,你追上去看看,爸爸他刚刚转弯了。”

    这时,顾海峰眯着眼正从他所在的房间里出来,又戴上了眼镜,他眉头紧紧蹙着,视线飞快地在四周寻觅着,直到看到了顾澈和他身边的乔依然。

    他风度翩翩的大儿子似乎看起来更加成熟与老练了,那记忆里冷如冰霜的鹰眸此刻是带着疼爱望着乔依然,“无论你跟谁吃饭,都得先洗澡。”

    “依然,阿澈说的对,现在这天气转凉了,身上的汗不洗掉容易感冒,你们赶紧去洗澡,我请你们去吃暖胃的养生粥”,顾海峰还是忍不住走进,想近距离看看他的大儿子。

    “谢谢爸爸,”乔依然都忘记去看顾澈现在是什么表情了,她有点兴奋顾海峰还叫她“依然”,还要请她吃饭,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是认可她这个媳妇的。

    顾澈见到顾海峰不马上走,也不出言挤兑顾海峰,这让顾海峰欣喜若狂了,他看着他大儿子对乔依然那爱护有加的态度,就使他自己笑容更加柔和地看着乔依然说,“都一家人,客气什么。”

    一家人,顾海峰看着顾澈只是眸光紧紧注视着逐渐喜笑颜开的乔依然,顾澈并没有如往常一样来撇清他们之间的关系。

    看样子,多年的父子关系,有了突破口。

    一家人这三个字从顾海峰嘴里说出来,对乔依然来说的意思就是,作为公公的顾海峰接纳了身为儿媳的乔依然,她心里开始雀跃了。

    “我就是要好好补补呢,爸爸,我跟阿澈打算要宝宝啦”,乔依然回答着,又小声问着顾澈,“老公,就跟爸爸吃顿饭嘛,好不好,我们结婚后还没一起跟爸爸吃过饭呢?”

    无论顾澈答不答应去吃饭,她刚才故意透露给顾海峰,她跟顾澈的现状了,既然顾海峰扔把她当一家人看待,那么这个要孩子的打算,也是有必要让孩子的爷爷知道的。

    对于已婚子女,作为父母的,都会关心他们什么时候要孩子,乔依然觉得顾海峰也不例外。

    从顾澈还装他是“鸭子先生”的时候,乔依然就能感受到,顾海峰是时时刻刻都很为顾澈着想而且很关心顾澈,甚至还不惜在顾澈奶奶的迁墓仪式上佯装道士。

    乔依然和顾澈的婚姻状况,顾海峰他老父亲的口里得知了些许,知道这两孩子还没有完全领证,也知道他老父亲已经不满意乔依然了,但是他看得出来顾澈是真心对乔依然好的。

    他那个冰冷的大儿子,什么时候看人,那眼睛里都没有温度,只有看乔依然的时候才有。

    无论领没领证都好,只要是顾澈中意的,顾海峰统统都满意,“一眨眼我们阿澈都要当爸爸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依然,你想要什么,爸爸买给你”,顾海峰忍不住又仔细端详了一下顾澈。

    “我还不至于连自己老婆孩子都养不起”,顾澈冷冰冰回应着。

    似乎只要有乔依然在的场合,顾澈见到他就不会发火,顾海峰清楚地记得他跟顾澈有16年没有同桌吃过饭了。

    虽然他很想跟顾澈一起吃顿饭,但横在顾澈心里的结不是这么容易解开的,“依然,快去洗澡吧,我去大堂等你。”

    顾谦见自己爸爸还不回去打球,生怕他爸爸跟他大哥碰上了,又起争执了。

    他知道他爸爸想念大哥,但他也知道他大哥最恨他爸爸了,所以他今天都没把在壁球馆看见顾澈的事情告诉他爸爸。

    而且,自从顾谦在走廊教乔依然那些基本的步伐被顾澈发现后,他回到顾海峰身边的时候就一个劲闹着要走,可惜顾海峰不同意。

    他在心里祈求祷告了很多遍,希望他大哥跟他爸爸不要碰到面,可惜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他们就硬生生地见到面了。

    “大哥,大嫂”,顾谦每次看到自己爸爸见到他大哥的时候,就是一副不肯挪动脚步的样子,但是今天少有的是他爸爸看了看顾澈就先走了,“阿谦,我们去洗澡。”

    没发生冲突就最好了,顾谦朝乔依然和顾澈摆了摆手,又快速拉着他爸爸走掉了,像是怕他爸爸被顾澈给揪回去臭骂一顿一样。

    在顾谦的生命里,爸爸和大哥都是很重要的人,他很想他们父子三人可以坐在一起吃饭喝酒,无所不谈。可因为他的存在,使得原本该其乐融融的大哥和他爸爸成了绝缘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