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show time 前奏-私人婚-
私人婚

第360章 show time 前奏

    这夜,顾澈是带着复杂的心情看着身边的乔依然睡着的。

    那边,顾海峰在家里拿着珍藏的好久对比着,还不时问问顾谦的意见,“阿谦帮我看看,送哪瓶酒好,你大哥不让送太浮夸的。”

    “我看就去超市随便买点好了,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女儿”,施艳冷言冷语的,好不容易老爷子讨厌了乔依然,这个顾海峰却对这个连结婚证都没有的儿媳妇这么上心了。

    说到底就是他心里把顾澈看得比顾谦重要,“阿谦,不早了,快去睡,少跟你爸发神经,那个女人不是你大嫂,把你爷爷惹怒了,以后有你好看的。”

    这话她也是在警告顾海峰,虽说老爷子退位了,但是大的决策权还是没放手给顾海峰,她这是在提醒他别跟老爷子作对。

    “阿澈认定的女人,那就是我儿媳妇”,顾海峰坚定不移地说出了他的观点,又摆弄起了一套茶具,“不知道亲家公喜不喜欢喝茶,这可是出自……”

    这套茶具当时是顾海峰花重金找艺术家打造的,花了不少钱,他自己都舍不得用,平时只是放在柜子里欣赏。

    施艳等着他把话说完还攻击他,顾海峰直接无视她就把茶具从柜子里给拿出来小心翼翼放进了包装盒里。

    “爸,我们还是多带点,到时候让大哥挑,毕竟我们也不知道大嫂的爸爸喜欢什么,要不我打电话问问大嫂”,顾澈看着他爸爸在家里楼上楼下忙活的样子,很是关切地问着。

    “也好,你们年轻人随便聊聊,你套套你大嫂的话,我要是问,你大嫂肯定就会要我不带东西去了”,顾海峰说完,又下意识看了看时间,“哎呦,都十一点了,依然和阿澈估计都睡觉了,他俩现在都准备要孩子了,肯定睡了,我们还是准备足一点。”

    乐颠颠的顾谦,帮着顾海峰打着下手,施艳站在一旁恨不得一把火把这些要送给乔依然爸爸的东西都给烧了。

    孩子,那个野丫头得不到老爷子的承认还敢生孩子,看样子有人已经着急老爷子的财产了。

    “阿谦,你今年一定要给我结婚生孩子”,施艳可不能让她的孙子输在了起跑线上了,这个重长孙的位置一定要是她孙子的。

    “施艳,你不帮忙就去睡觉,阿谦才多大,都没定性,你要他结婚,这不是害人害己吗?”顾海峰对这个爱玩的儿子了如指掌,顾谦忍不住对自己爸爸竖起了大拇指。

    顾谦嬉皮笑脸抱着她妈妈的胳膊说,“妈,你又不喜欢苏潇,等我慢慢给你寻找到你喜欢的媳妇再结婚哈!”

    自己老公和儿子都不向着她,老爷子从来也不给她个好脸色,施艳人到中年也想通了,顾太太这个名声只是给外人看的,又不会多点什么。

    她要为她和她儿子多争取顾家的财产这样才最实际,“那你甩了苏潇,妈给你介绍一个大小姐,一个戏子有什么好的。”

    “孩子的事情,你少跟着参合”,顾海峰手上心里全在为了明天跟大儿子的岳父母见面坐着准备,嘴上还是帮着小儿子。

    “你当然希望我不管阿谦了,你好什么都留给你大儿子,顾海峰有我活着的一天,你就休想欺负阿谦,该他的那份,你们谁也不能不给。”这浓烈的母爱使得顾谦耸了耸肩。

    他笑着对施艳说,“妈,你是不是傻啊,你要算计一下,要怎么使我拿的更多啊,守着那一点点钱,没出息。”

    以为这个傻儿子什么都不上心呢,原来早就有打算了,施艳不懂商场上的事,看着顾谦自信满满的样子,她忍不住问了,“儿子,跟妈说说,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办法对付顾澈了。”

    这是,顾海峰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他脸色沉了下去看着施**子,他是决不允许任何人抢属于顾澈的那一份的。。

    “妈,你别总想着我跟大哥互相斗来斗去抢财产,爷爷的财产是有限的,你要想着我去外面拓宽我们的财路,赚更多的钱,那就是无穷无尽的,就像摇钱树一样。”顾谦扶着他妈妈的肩,指着他们前面空旷的一片。

    做生意有风险这个道理施艳还是懂的,她白了顾谦一眼,”少跟我化饼,外面的生意有那么好做吗,你爸爸也不至于年轻时候创业失败回了海乾,被你爷爷打压了一辈子。”

    “妈,我爸年轻时候就是结婚太早,又是家里的老婆,又是外面的你,他哪有心思做生意啊,所以您想我大富大贵,就不要催我结婚,我要先立业再成家。”顾谦把话题绕到了施艳身上。

    这话气得施艳懒得跟他理论了直接就走了,她就没见过这种拐着弯说自己妈妈是小三的人。

    顾谦只是轻描淡写说着,没想过无心之举就把他妈妈给惹生气了,三言两语就把她哄好了,他就又开开心心回来帮顾海峰准备礼物了。

    “以后别再那样说你妈妈了,你也知道她最忌讳以前的事了”,顾海峰嘱咐着小儿子,这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怪他一个人辜负了两个女人。

    “爸,不瞒您说,我心里一直都怪我妈妈,毕竟大哥的妈妈待我那么好,要不是她照顾我,我可能就……一想起我妈妈做的那些事……”记忆里对他总是关怀备至的女人不是他自己的母亲,而是顾澈的妈妈,也是抚养他到8岁的人。

    往事造的孽,顾海峰只要想起来就会睡不着觉,他打断了顾谦,“阿谦,你放心,该你的那份,爸爸和爷爷都不会少了你,只是我欠你大哥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爸爸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打你大哥那份的主意。”欠那个刚烈女人的也只有死后才能去还了。

    活跃的顾谦装着沉思的模样,“万一我大哥要给我呢,我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还是给我小侄子买糖吃呢。”

    “快来帮忙。”顾海峰欣慰的是,这个小儿子从小到大都尽量回避着跟顾澈有可能发生利益冲突的事情。

    夜越来越深了,在一个阳台上,一个沉着冷静的男人望着楼下葱葱郁郁的树,问着,“你是说顾澈今天连会都没开完,就去了壁球馆,又带着她老婆跟他爸爸还有弟弟一起去吃饭去了?”

    “是的,我们的人一直紧紧跟着他,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的,他并没自亲自去dl旗下的公司去查账,看样子他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这次可以给dl和顾澈一次完美的狙击了。”

    男人眯了眯双眸,他觉得事情不应该进行地这么顺利,一定是哪里出了错,“交待下去,不容许有闪失。”

    为了万无一失,他可是派了几路人马盯着顾澈。

    “shoe最精彩的部分就要开始了!”男人举着酒杯对着月色干着杯,那些欠他的人,欠他的种种,他会一点点讨要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