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再见帅叔叔-私人婚-
私人婚

第363章 再见帅叔叔

    新第363章

    收银员不耐烦地停止了手上的扫码,“严瑾,你是不是故意为难我啊,都扫了一大堆,你客户居然就走了。”

    “啪叽”一声,收银员把手上的商品朝着严瑾抱在怀里的购物篮丢着,“就你事多!要是个女顾客,你早就不服务了吧。”

    心里苦涩的严瑾,咬了咬牙,“那我先把东西装起来,等那位先生回来之后再结账。”

    “严瑾,人家摆明就是耍你,你那一身的香水味把我们贵客都熏走了,人家可是开宾利来的,”说话的人还一副不闲事大的样子,“你呀,每个月都是销售冠军,干嘛不买点好香水用用,赶走我们店的贵客,说不定我们这个月店里的销售就会降低了不少。”

    收银员也跟着搭腔,“严瑾,反正你提成高,会补给我们的哦?”

    心里很委屈的严瑾,表面上淡淡一笑,就回了柜台,她始终注意着门外的宾利车还没走,只要车子还没走,她就相信刚才的小伙子会回来买东西。

    这个年代真是认真工作会居然会被人搓着脊梁骨骂,也真是奇怪了,不是她不喜欢招待女顾客,而是她偏偏长了一双狐媚的眼睛,就算她只是化着淡妆,那些女人,尤其是中年妇女跟自己老公来的,几乎第一时间就赶她走,或是挑她刺投诉她行为不检点。

    久而久之,她也怕招惹女顾客了。

    正无精打采整理货柜的严瑾,听到一声厚重的脚步声,她兴奋地准过身,以为是那个年轻贵气的小伙子,“先生……”

    当她转身看到的是一个穿着体面的男人,但明显不如刚才那个年轻贵气的小伙子有派头,她雀跃的心情放缓了,但还是保持着专业的微笑,“先生,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男人没看她的脸,直接看了她胸牌,指了指她的胸说,“就找你。”

    被一个陌生男人指着胸,严瑾再有专业素质也怒了,她捂着胸口,虽然脚步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但语气是一点也不示弱,“请!你!自!重!”

    “没错。”男人一步步朝着严瑾走了去,他的手还一直指着严瑾的胸前。

    在一旁看热闹的同事,不仅没有人上前帮严瑾解围,还在一边期待着接下来严瑾会被怎么对待。

    “看她那么爱勾引人的眼神,这么年轻的男人主动献身,她还不情愿个什么劲。”

    “嘻嘻,欲情故纵,没听说过吗?”

    “哈哈!她穿那么紧的衣服,不就是为了给男人看吗,现在有人看她,她还别扭个什么劲。”

    严瑾倒吸了一口凉气,她随手拿起柜台上的更年期套装挡在了她身前,她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着男人,不安地低吼着,“你想干嘛?”

    男人又看了看她胸前抱着的那盒东西,直接迈着一大步,站在了严瑾前面,他还没意识到他已经惹严瑾难受了。

    “就是这个,要两盒”,唐浩宇纳闷着这个叫严瑾的店员怎么这么奇怪,并没有像顾澈说的那样跟在身后,态度热情,说个不停啊。

    反倒是有点奇怪,这个女店员一见到他就反应太大了点,甚至有点把他当色狼的倾向,不管了,先办正经事要紧,“严小姐,请问我老板要的东西在哪,请带我去结账。”

    “两盒?”严瑾拍了拍身前的盒子,她慢吞吞把盒子给移开了,又指了指外面的黑色宾利车,“你是为刚才那个先生办事的。”

    “是。”唐浩宇见到严瑾把身前的盒子给拿走了之后,还故意把工作服的领口往上提了提,他又看了看这个严瑾眼角的细纹,“姐姐,你该不会是以为我要对你不轨吧,你不觉得……”

    他想说“你不觉得我们年纪差点有点多吗”,但是手机响了,是文菡打来催了,“唐特助,请问顾总还有多久回公司,那些负责人已经开始凶我了。”

    严瑾能感受到唐浩宇盯着她眼角那并不明显却已经存在的鱼尾纹了,那是一种对年长女性最无言也是最严厉的打击,她意识到了这是这个年轻男人对她刚才反应的报复。

    刚才那位先生总的来说,严瑾对他的整体感觉不错,虽然直接指出她香味过浓有点让她难堪。

    但是这个办事的,她就觉得不行,有点让她心里不痛快,女人,最忌讳的就是被人说老。

    似笑非笑的唐浩宇在严瑾的脸上那能显露出年纪的地方看了几眼,才挪开眼,严瑾心里很不爽,但看在外面车上男人的面子,她忍。

    “顾总有重要的事,你让他们等等”,唐浩宇抬手看了看时间,的确已经过了开会的时间,一向开会不会迟到的人突然推迟开会,他也摸不清顾澈究竟是什么意思,对着电话说,“我们最快也要半小时回去,你想着法子先拖拖。”

    挂完电话的唐浩宇,催促着严瑾,“赶紧算算多少钱,我们赶时间。”

    “好,稍等,马上就好。”严瑾心里虽有不快,但还是保持着职业班的笑容。

    结好账后,唐浩宇看着那装得满满荡荡的六个袋子说,“我先拿四个到车上,另外两个我马上回来拿。”

    “我送送你吧”,严瑾跟着他把剩下的两个袋子都拿了,她在协助结账的时候,她分明就听见那些酸她的同事,又在阴阴阳阳说着“还是严瑾能力强,这么大笔的单子完成了,是不是该请我们吃饭。”

    她心里还是很想跟刚才那个贵气男人说声谢谢,如果当时他就那么走了,那么她现在一定成了笑料。

    当唐浩宇和严瑾从药店走除了药店的时候,严瑾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穿着校服的女孩,正斜靠在车门上,跟车里的贵气男人有说有笑着。

    车子的窗户是完全摇下来了,严瑾手上握着袋着的手紧了紧,她朝着那女孩嚷了声,“小悦。”她女儿怎么就跟一个这么有钱的已婚男人有说有笑着。

    她担忧地望了望四周,生怕被她同事们看到,在背后嚼她女儿的舌头根子。

    “妈,这些都是帅叔叔的吗”,小悦开心地站直了身体,又小跑着朝着严瑾走了去,把她手上的袋子给接到了手里,又小跑到了车门旁,很是自然地把车门打开了,把东西放进去了,“帅叔叔,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啊。”

    小悦瞟了瞟那袋子里的东西,那盒叶酸放在最上层,小悦瞟了瞟,又看着顾澈说,“你跟我们教导主任要生小宝宝啦。”

    “嗯。”顾澈有点尴尬地应着。

    在唐浩宇还没回来前,他可是刚才被小悦抓着好好絮叨了一番,这个小女孩噘着嘴不高兴敲着车门说,“你老婆明明不是教导主任,干嘛上次要吓唬我,我可是被吓唬得一整夜没睡好,生怕第二天被找家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