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紧张到失去了温柔-私人婚-
私人婚

第364章 紧张到失去了温柔

    “妈,这是我们教导主任的先生,他下次来记得暗地里给他超低折扣价哦”,小悦把袋子放好后,就跳下了车,挽着她妈妈的胳膊,“上次帅叔叔还和教导主任一起送我回家呢。”

    小悦故意把“教导主任”这四个字拼命用力地咬着词,还故意在说这四个字的时候,挤眉弄眼看着顾澈。

    顾澈把那盒叶酸装进了口袋,被一个小女孩直接当面问生孩子的事情,他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又被直接卖你对面质问乔依然在校门外一副教导主任做派的事,真是……

    那种好笑又别扭的心情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但总的来说,还是有点意思。

    乔依然,是个无时无刻都能给他增添许多欢笑的女人,虽然无奈的笑容居多。

    “教导主任,教导主任的先生?”严瑾警惕地看了看车里的贵气男人,又看了看她笑靥如花的女儿,她狐疑着,这么有钱的男人怎么可能让妻子出去工作。

    “对啊,我们新来的教导主任可认真负责了,那天晚上可是对我教育了好久”,小悦没心没肺说着,丝毫没注意到身旁眼神逐渐变得严厉的妈妈了。

    严瑾瞪了瞪小悦,“你这又是在学校惹了什么事。”她这个女儿从小就是被教导主任追着教育的对象,看样子这个贵气男人的老婆还真是教导主任了。

    随后,严瑾半探着身子拿出了一张名片,在车门口对顾澈说,“这是我名片,以后有需要或是有疑问都可以打电话问问我。”

    严瑾注意着顾澈停在了她名片上,她又忏愧地说着,“上次是不是我们小悦惹了什么事,还要你们送她回家。”

    “没。”顾澈觉得这世界还真小,这个小不点的女孩竟然是这个药店导购的女儿。

    名片并没有被顾澈接回去,严瑾不安地说着,“名片能不能麻烦你转交给小悦的教导主任,这孩子一定不会如实填写我和她爸爸的真实电话号码,她在学校惹事了,这学校要找我们也难。”

    看样子这乔老师的教导主任余温还在继续,顾澈瞟到了车外满脸紧张又害怕的小悦,他接过了那张名片,“好。”

    “谢谢,养个孩子跟养个祖宗一样,她小时候的时候恨不得她赶快长大,长大了上学了,又害怕她在学校被欺负,又害怕她在学校惹事。”严瑾感慨着。

    “生养孩子对女人来说是不是很紧张,也很患得患失。”顾澈想起前一段时间乔依然成天担心以后的孩子不听话,或是惹事败家,“甚至有时候还有点神经质。”

    “岂止神经质啊,简直快要神经病了。”严瑾叹了一口气,“女人生个孩子除了身体的耗损之外,还有心理的磨炼,总之生个孩子跟脱一层皮似得。以后教导主任生了孩子,可要多关心关心她,千万别让她得了产后忧郁症,现在年轻女孩得产后忧郁症的很多。”

    跟小悦母女分开后,顾澈仔细回想了一下严瑾说的那番说辞,他的小妻子那么敏感一个人,又爱胡思乱想,会不会更加容易得产后忧郁症。

    他想不明白,又不是太了解,心里有点急躁,便打电话给了赖柏海,“你抓紧时间去找个辅助产妇心情的医生准备着。”

    “大少爷,我才睡着,你就打过来了”,赖柏海不高兴嚷着,“童养媳这不是还没怀上吗,你急什么急。”

    “迟早的事,你这种心理学学得半桶水的人,趁着有空再去进修一下心理学”,顾澈头脑里很是条理清晰着要如何事先准备好这一切。

    他要确保乔依然生孩子之前或是之后都是开开心心的。

    想起她,他心里就柔软一片,那个紧张兮兮的女人现在想必也在她父母面前忙活着吧。

    想着她,手就下意识地拨通了她的电话,“累吗?”

    “有点。”乔依然摸了摸脸上的汗,她一早上过来,就又忍不住重新在乔志远的病房里做了一遍清洁。

    清洁才做完,乔志远和柳正荣还没拿准要穿什么衣服,他们一件件地试穿着,还要乔依然在一旁给着参考意见。

    她把他们的换下了的衣服叠了又被他们打开再次试穿,她这一早上可是忙活着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

    听着她声音有点紧张但更多的是疲累的声音,顾澈心里就心疼着,“别紧张,他就是来看望一下岳父而已,别弄像皇帝要出巡一样,就只是一般的见面而已。”

    “这能是一般吗?这可是我们在一起之后,双方家长第一次见面,能不慎重吗?你家又是……”乔依然说话的语气不由得就大了点声,她尽量压低了声音,不想再让紧张不已的乔志远更加局促不安了。

    她没说完的话,顾澈也能猜到,她应该就像说的是,“你家又是有钱人家,我们要是怠慢了,就会让你们更加瞧不起了我们了。”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的,“你是我老婆,有谁敢瞧不起你”,顾澈真想把乔依然的头给敲碎看看里面究竟是不是人的脑子。

    “哼,一看你就不懂人情世故,我挂了,你去好好工作吧,我没空跟你说话”,挂完电话的乔依然,看着她父母正眼巴巴望着她,乔志远就问,“阿澈说什么了,你就急了。”

    “乔依然,你怎么跟阿澈说话呢,你那是什么态度。你非要人家取消这次见面吗,你要是弄砸了这次见面,以后在顾家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人家顾家是……”

    不等柳正荣说完,乔依然没好气说着,“阿澈说他爸爸就是来看望我爸爸而已,让我们别弄得像皇帝出巡,我就说了那么一句,他都没急,你瞎急什么。”

    生活中并没有与顾海峰这种级别有钱人深交的柳正荣,在得知顾海峰要来,她还是很紧张的,毕竟是跟亲家见面,人生第一次,她从昨晚就开始在盘算着今天要怎么招呼人,要怎么穿衣服才能不失礼与人,“你个小白眼狼,还不是为了你啊,我能不急吗?”

    “你个闷葫芦,跟你爸一样,什么吃亏的事都抢着做了,又不会主动去讨人欢心,我做这么多还不是希望顾家人能更看得起你,更喜欢你。”

    柳正荣说的道理还是没错,倒是乔依然就是很不想搭理她,而是闷闷说了句,“知道了,最辛苦就是我爸了,行动不便还要配合着换了这么多套衣服。”

    “一点都不辛苦,跟亲家见面嘛,应该的,我们家依然看样子是很得长辈的欢心啊,要不然阿澈的爸爸也不会主动说要来看我,正荣,你就别担心了。”乔志远生怕女儿和老婆又吵起来。

    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再出岔子了。

    当时没办法把大女儿嫁过去,乔志远苦闷了很久,还好老天爷眷顾他可怜的大女儿,不仅得到了丈夫的疼爱,现在连夫家也对她不错。

    乔志远是打从心里感激和开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