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男人的直觉和警惕-私人婚-
私人婚

第366章 男人的直觉和警惕

    “是啊,依然喜欢法国吗,我在法国也有几家酒庄,那边的葡萄又大又甜挂在架子上,还可以看酿酒的过程。”瞅着自己儿子不乐意媳妇跟他互动的样子,顾海峰顺势又跟乔志远联络着感情。

    “亲家公,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酒,就把我酒庄里80年酿造的红酒给带过来了,这是当时我买酒庄的时候,那个酒庄老板送给我的,是很珍贵的酒,比拉菲口感都要好。”

    “那待会我们午饭就尝尝吧”,柳正荣迫不及待地就想尝尝了,这么贵重的酒,她可要好好尝尝,以后跟她弟弟们还有朋友们去吹牛。

    “等下次亲家公的胃好点才喝吧”,乔志远提醒着,“都是一家人,以后见面的机会多。”

    顾海峰看了看顾澈,笑着说,“好,下次好好再喝,这次就让阿澈陪你喝。”

    正沉浸在茶园和葡萄园的幻想中的乔依然,回过了神,“哦,我的阿澈前不久也犯胃病了,他是不是也不能喝啊。”

    “糟了,我怎么忘记给阿澈也准备白开水啦!”恍然大悟的乔依然马上就起身去给顾澈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了顾澈。

    “我们喝果汁就好了”,乔志远提议着。

    当顾澈接过乔依然手上的杯子时,假装无意地轻轻摸了摸她手背,羞得乔依然低着头把手就给缩回去了。

    “我胃没事,就是上次突然……”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故意看了看乔依然,原本正想抬起头看他的女人,想起了她那时候干的蠢事,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瞅着自己小妻子那头都要埋进沙发里了,顾澈赶紧说着,“就是我那个私人医生爱大惊小怪,我陪岳父岳母喝酒。”

    聊得很愉快的一行人,在医院附近的一家私人会所里吃午饭。

    点完餐之后,顾澈借口对身边的乔依然说,“我们一起去挑一条好点的石斑鱼来吃吧。”

    石斑鱼啊!

    乔依然可是刚才看过菜单的,那鱼的价钱可不便宜啊!

    想让他别那么破费了,可话还没酝酿出来,顾海峰就催促着他们了,“快去跟阿澈挑挑,看见什么你爸妈爱吃的海鲜都弄点来尝尝。依然,可不许给我省钱啊,别让我在亲家面前丢人了。”

    “哈哈,太客气了,亲家公,已经点了那么多,不能再多啦”,乔志远嘴上是拒绝地,但是心里很是开心,这是顾海峰对他大女儿满意的做法。

    同样感觉被重视的乔依然很开心,被顾澈牵着就走了出去。

    身后是柳正荣兴奋地感叹声,“我们依然和阿澈真是越看越般配,上次算命先生都说,我们依然和阿澈是天生一对。”

    “般配,很般配,我那大儿子性子很冷的一个人,也被依然给捂热了,我这个当爸爸的高兴。”顾海峰是真的高兴,除了他说的这些,还有就是跟大儿子的关系更近了很多步。

    而被顾澈牵着到了水族库的乔依然,很是兴奋地看着这个犹如海洋世界一般的地方,这些鱼儿环绕在他们身边和头顶,她忍不住用手戳了戳一个贴在鱼缸边缘犹如一个刀片一样的鱼。

    “哇塞,这些鱼好漂亮,刚才那个叫什么啊,老公?”当她的脚踏上一块厚厚的地毯上时,她兴奋地跳起来指着那条飞走的鱼,突然脚下的那块地板就开始滑动了,乔依然没站稳就扑进了顾澈的怀里。

    “哪条鱼?”顾澈轻拍着她的后脑勺,声音低沉悦耳,“没去过海洋馆吗?脚下的这种环绕电梯没见过吗?”

    “见过”,乔依然怎么就觉得顾澈这语气很瞧不起人,她白了他一眼,“哪知道吃饭的地方不止把鱼缸修成了海洋世界,连地上的装备也跟海洋公园一样。”

    “放开我。”乔依然对这些色彩斑斓的鱼很敢兴趣,“哇塞,这两只鱼也好好玩啊,互相咬来咬去的。”

    这话才说完,乔依然就感觉到她的唇被咬了一口,随之就有一股强烈的薄荷味侵蚀到她口腔了,“唔,唔,你……”

    她的后脑勺被他的大手固定着,狼吻了一会的男人,咬着她耳垂问,“还生气吗?”这个小东西还在为那杯茶而不开心吗?

    “我很生气,你……”你干嘛又无缘无故在外面吻她,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她整个人被顾澈给提起来了,她艰难地垫着脚回应着他的吻。

    这个吻不长,顾澈吻完,变磨蹭她鼻子闻,“还生气吗?”

    “不生气了。”被吻得七晕八素的女人,感觉她自己说话的声音都透着一股娇柔。

    以为说她不生气,他就会放过她了,哪知道她完全错了,薄唇里淡淡吐出一句,“还有一股怨气在。”

    这次顾澈恨不得把她揉进怀里了,两人紧紧贴着彼此的身体,都能互相感觉到彼此那不安分的心跳声了。

    大手又开始不规矩地探向了她的衣角,被软成一滩泥的女人抵抗者,“唔,不,不要啦。”

    她挣扎着,尽量使她的身躯好逃离他的身体,她脖子后仰躲过了他的热吻。

    红唇虽然躲过了狼吻,脖子却没躲过,他往她衣服里大口呼着气,咬着她锁骨,又不停地把头往下移,怀里的女人像个无助的小猫一样嘤咛着。

    经过他的撩拨,她全身只有大脑还有残余的理智,她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紧紧抱着他,似乎在向他索要更多,“会……被……看见……”

    把头抬起来的男人,满眼里尽是对她的渴望,他说话也急促了起来,“顾海峰包场了,我们就算在这里……”

    乔依然抱着他下巴,吻着他薄唇,那毫无技巧的吻封住了他那暴露的话语就停了下来,“好不容易双方家长见面,我们躲在这里这样,太不像话了。”

    “我就只想吻你一口,你却总爱勾引我,老婆,你也知道你老公禁不住你的挑逗。”顾澈在她耳边用着醇厚的声音低语着,“小猫一样没吃饱的声音。”

    “住嘴,赶紧挑你的石斑鱼,我先出去了。”扭头就要走的女人,又被顾澈拉倒了怀里,乔依然抿着嘴,表现出誓死不给他亲的样子。

    “那两个咬来咬去的鱼叫亲嘴鱼。”顾澈看着一眼不肯相信的乔依然,又指了指那墙上挂着的介绍牌。

    不想跟他说话的女人,仔细看了看那牌子就走了。

    待他们选好了石斑鱼之后,回包间的时候,乔依然在一群人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咦,那不是任叔叔吗?”

    那边像是在谈事情,乔依然就没有上前去打招呼了,只是多看了几眼任叔叔,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啊。

    “那个头发梳得油油的老男人是你那天帮忙买衣服的人吧。”顾澈注意到了她的视线。

    他们一起望着任叔叔的时候,不远处的任叔叔发觉后,朝他们点头笑了笑,尤其是看着顾澈的时候,让顾澈觉得有一种那是蕴藏着某种计划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