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危机初露端倪-私人婚-
私人婚

第367章 危机初露端倪

    “我们走吧。”顾澈直觉觉得那个任叔叔不是个什么好人,他想要乔依然别跟他在来往了。

    但是他又想着今天的场合特殊,他不要跟乔依然发生任何有可能会存在的不愉快。

    “任叔叔那么绅士的发型,只是涂了点啫喱水吧,你干嘛把人说的那么奇怪,什么油油的,听起来就脏兮兮的”,乔依然抱怨着,同时还看到了顾澈正在不高兴的睨她。

    就是个醋坛子男人!

    跟着顾澈往包间走的乔依然突然想起顾澈在水族库说的话了,“咦,你不是说爸爸包场了吗?怎么任叔叔他们也来了啊?顾澈,你是不是又骗我了?”

    “有吗?我有说包哪里的场吗?”顾澈收回了多疑的思绪,专心逗着他的小妻子,那个任叔叔一定要查清楚底细。

    他隐约就是觉得那个男人很有问题,头发故意梳的油油的,还朝他小妻子笑得那么人畜无害。

    回到包间里的两人,跟着长辈们一起谈天说地了,基本上就是各自的爸妈在说着各自孩子的小时候的趣事。

    这顿饭,吃的是很愉快,迟到最后,大家都卸下了心防,尤其是柳正荣,“亲家公,我没想到你这么随和,在我记忆里,不如你这么有钱的人,一个个都是用鼻子看人的。”

    “那是猪,猪才用鼻子看人。”这可是乔依然小时候当过几个月猪圈清洁员得来的心得。

    “哈哈,依然简直是太风趣了。”顾海峰原本正打算喝汤的手也跟着笑着抖了几下,溅到了手上,“失陪一下,阿澈好好招待亲家。”

    “嗯”,顾澈点了点头,又张罗着,“岳父,岳母,别客气,多吃点。”

    “怎么不要我多吃点”,乔依然嘴里塞了一个榴莲卷,笑眯眯看着顾澈,今天好吃的太多了,肚子都塞不下了。

    “傻!”顾澈给她擦着油腻腻的嘴,又让服务员给乔志远和柳正荣盛着汤。

    吃的不停打嗝的柳正荣,看着顾海峰还没回来,就笑着对他们说,“我也失陪一下。”

    如沐春风的柳正荣,觉得她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刚才顾澈和乔依然夫妇出去的时候,顾海峰可是给了一张银行卡给他们,“当时依然和阿澈结婚时候就该给的,突然我父亲住院,就耽搁了我这个当父亲给聘礼的时间。依然这个媳妇,我很满意。”

    于是腰杆子挺得直直的柳正荣径直就出了会所,就近找了一个atm机,她迫不及待地想去查询一下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九百九十九万,顾海峰说希望大儿子儿媳能长长久久的。

    当atm机上蹦出了9999999时,她数了好多遍才数清楚是七位数。

    七位数!

    还是最大的数字,9!

    这下子发财了!

    “没想到乔依然这么有本事,哄得住小的,也镇得住老的”,喃喃自语地柳正荣把小心翼翼把卡进了口袋,又环顾着四周,她觉得这四处的人都很可疑,随时都会要来抢她的钱。

    她兴奋地跑回了会所,为了不让乔依然和顾澈看出异样,她就去洗手间洗脸了,因为顾海峰说了,“别让孩子们知道了,尤其是依然,那孩子知道肯定就不会让你们拿了。”

    原本乔志远死活都不肯要的,直到顾海峰说,“我欠了阿澈太多了,自从他妈妈离开后,我们父子关系就破裂了,要不是依然,我跟阿澈还是形同陌路。这个钱你们不要,我良心就很不安,也就是不把我当一家人看了。阿澈长大了,比我有本事,这是我这个当爸爸为数不多能尽的责任了。”

    还是在重压之下乔志远才收下了。

    柳正荣哼着小曲出了洗手间,就正面迎上了一个老熟人,她惊讶地瞪圆了眼睛,“这大白天怎么还见着鬼了!”

    “妈呀”,柳正荣惨白着一张脸,就想跑,但她还是忍不住往回看了看,还是记忆里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岁月只是在他脸上添了一点阅历而已。

    “正荣,好歹我们当时都要结婚了,见面了就这样跑了,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男人眯着眼,眸底带着恨意,他摸了摸黑色球帽的边缘,“乔志远居然车祸还没死,你们家依然长得可真水灵。”

    他居然没死,还认识依然,柳正荣急眼了,“你怎么认识依然,你又怎么知道乔志远车祸。陆松仁,你当年把我害得好苦,你……”

    “当年,你别跟我提当年”,陆松仁眯着眼,语气阴冷,“车祸是送给你老公的见面礼,当年的事,我不会就那么算了。夺妻之恨还有暗算我的事,我不会就这么跟乔志远算了。”

    “什么?乔志远的车祸是你弄的?”柳正荣觉得背脊发凉。

    陆松仁大笑,“正荣,想不到,几十年不见,变聪明了不少啊。倒是你的女儿,不仅跟你长得像,看起来跟你年轻时候一样蠢。”

    “哦,不对,是可爱”,陆松仁摘掉了眼镜,他眼窝深陷,阴鸷地看着柳正荣那白成纸的脸,“乔志远睡我老婆,你说我睡他女儿,他会怎么想。”

    “疯子!你敢,你知不知道我女婿是……”柳正荣心里怕极了,这个死而复生的人居然这么残忍,他年轻的时候明明是个很善良的人啊。

    “顾澈,s市的豪门嘛,我知道。”陆松仁微笑地把帽子取下来之后,柳正荣发觉曾经善良的脸庞,现在变得狰狞得多了,“你的依然被我睡过后,他还会要吗?哈哈!”

    柳正荣觉得年老的陆松仁就是恶魔一个,她牙齿颤抖内心惧怕着,“你,你,你凭什么要怎么对我们?”

    “凭我要报仇,我要慢慢折磨你们一家人”,陆松仁摸了摸柳正荣的脸,“呦呦,乔志远怎么把你养得皮肤这么粗糙了,还是依然皮肤看起来够细腻。”

    “你要敢打依然的主意,我跟你拼了。”柳正荣举起手就要甩陆松仁耳光。

    陆松仁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她,他把柳正荣的手反扣着,“贱女人,我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你居然暗地里早就跟乔志远好上了。”

    过去的事情柳正荣来不及去回忆跟思考,作为母亲的她决不允许有人对她女儿不轨,“你敢碰依然试试,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很期待”,陆松仁把柳正荣的手给松开了,“你就等着你家破人亡,你女儿被赶出顾家的那天,依然看着挺乖的,说不准我到时候会大发慈悲娶了她,喊你一声‘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