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车祸的原因-私人婚-
私人婚

第368章 车祸的原因

    望着陆松仁步履轻快的走后,柳正荣拖着疲惫的身躯回了包间。

    “亲家母,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怎么脸色突然这么差劲了?”顾海峰望着毫无血色的柳正荣,关切地问着,“该不会是那道菜难吃,所以闹肚子了吧。”

    “活该!”乔依然瞟了一眼惨白的柳正荣,嘴里小声嘀咕着,“看见好东西不吃就觉得亏本,拉肚子还算轻的。”

    她就是看柳正荣不高兴,她就高兴了。

    顾澈看着柳正荣带着恐惧又担忧的眼神望了望乔依然,他小声说着,“小心你爸听到。”

    “哦”,乔依然收敛起那抹看见坏人得逞后的笑容,为了不让顾海峰质疑她们母女感情不好,立刻关心地说,“我给您去买药吧。”

    望着亭亭玉立的女儿,柳正荣脑海里尽是陆松仁说的“你老公睡我老婆,我睡你老公的女儿”,她的后背都在冒冷汗,“依然,别去,我,我没有不舒服。”那个杀千刀的陆松仁也在这里,万一依然出去有个意外,那该怎么办。

    “你怎么了,是那张卡有问题吗?”乔志远跟柳正荣这么多年的夫妻了,他对她的性格了如指掌,她去了那么久,一定是去查账了。

    柳正荣空洞的眼神看了看乔志远,又看了看他坐在轮椅上的腿,她手心的汗又沁了不少出来了,这个陆松仁怎么还活着,他是为什么要制造车祸差点害死乔志远,还要对乔依然下毒手。

    她摇了摇头,小声回答着,“卡没问题。我突然有点不舒服而已。”

    “那喝点茶,我们坐会再回去。”乔志远拍了拍柳正荣的手,毕竟这是第一次亲家见面,突然吵着要走始终不好。

    又随便聊了几句,顾海峰见柳正荣脸色像是越来越差了,就提议提前结束了午餐,约着以后再聚。

    最后柳正荣强挤了几丝笑容给其他人了,顾澈把他们送回医院的时候,柳正荣神情紧张地把顾澈拉倒了一个无人的阳台上了。

    “阿澈,你可不可以找几个人保护我们。”那个陆松仁像疯了一样,为了报复她和乔志远居然连她大女儿也不放过,“我觉得依然爸爸的车祸像是被人报复。”

    报复?

    顾澈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却已经开始思考了,乔志远究竟是为什么被人报复?

    他对乔志远的怀疑似乎随着乔依然对乔志远的越来越多的在乎逐渐减弱了点,但这并不妨碍顾澈一直对乔志远存在着怀疑。

    他们结婚初期的时候,乔依然那单绑架案,他并没有忘,之所以一直怀疑乔志远是自导自演那出戏的原因就是他早就知道乔依然不是乔志远的亲生女儿。

    “没问题,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顾澈警惕了起来,乔志远又要有所行动了吗,还是真的遭人报复了。

    会不会牵连到他的小妻子,他是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顾澈观察着留着柳正荣的异样,他想看出来这是乔氏夫妻的再次自导自演还是真的被报复了。

    看着眼前年轻帅气又自信十足的男人,柳正荣思绪也不由得飘回了二十几年前,曾经的陆松仁也是这么风华正茂,突然他就出了那么大的事,突然就畏罪自杀了。

    这些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已死的人怎么就活过来了。

    “岳母,是有什么人要你们不利?”顾澈的心都揪起来了,究竟是谁,他很担忧乔依然,也担忧乔志远被人报复万一死了或是上了,那么乔依然一定会伤心欲绝的。

    当年的事一旦揭开,就会连带出很多问题,柳正荣摇头,她不要她才安静下来的生活再发生波折,她假装着平静说,“我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听到别人讲八卦,他们在讲有人被绑架了。”

    “阿澈,你这么有钱,我怕有人也绑架我们,我怕我们全家也遭遇这种不测,依然爸爸车祸指不定就是别人想绑架制造出来的假象,只是时机不对,没把她爸爸绑走”,柳正荣很是不自然地说着。

    现在的陆松仁满身的戾气,他都可以让乔志远遭遇车祸了,他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只是依然不行,她还那么年轻,况且她……

    “这个您放心,我会相应做些安保措施的,既然依然嫁给了我,那我一定会护你们一家的周全”,顾澈发现他就算打了保票,但是柳正荣还是在害怕,在恐惧着什么。

    事情,绝对不是柳正荣说的那么简单,顾澈倒优秀而好奇柳正荣究竟在外出的那段时间里,见过谁了,为什么突然整个人都变得这么胆小害怕了。

    这其中一定有着某种因素在。

    “那我们全家的安全就拜托你了”,柳正荣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走了。

    顾澈直接打电话让人查起了刚才那间会所的监控,涉及到乔依然安全和在乎的事情,他不敢掉以轻心。

    就算是乔志远又忍不住起了什么歪心思,他只要乔依然不受伤害就行,有些事,他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前娶她单纯只是为了护她周全,无关乎爱,可是现在那个小女人在他心里播种开花了,他想跟她相互依偎到老。

    下午,柳正荣在医生寻房的时候主动提起,“医生,我们家老乔现在可以出院了吗?”

    “如果有这个需要,随时都可以出院,只要按医生嘱咐按时吃药,定期回来复查就行,这些恢复锻炼,在家里可是可以进行了”,医生又检查了几遍乔志远的腿,“都能用拐杖扶着走路了,腿是没太大问题,但是要注意休息。”

    听到总算柳正荣总算同意让他出院了,乔志远感激完医生,又兴奋地对乔依然说,“依然,我总算要回家了,再住院,我怕你们陪我陪得都要发霉了。”

    “为什么不多住一段时间,等痊愈在回家”,乔依然生怕乔志远的腿再出什么问题,她是打从心眼里想对乔志远好。

    “我们这住院的费用全是阿澈承担的,虽然他有钱承担,可是我这个当岳父也要适可而止了,理疗也不用天天在医院做了,自己在家也能锻炼,要不是你妈拦着,我早出院了。”乔志远感叹着。

    柳正荣的确很反常,一向不同意出院的人,不仅提议要马上出院,还少有地收拾起了衣服,“依然,总待在医院,我跟你爸爸心情也不好,人老了,就是惦记着家里。”

    “你妈妈说的对”,乔志远知道自己大女儿是关心她。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乔依然也只好同意了,她还是不放心她爸爸,就决定暂时搬回去照护他爸爸,毕竟护工不如她这个女儿细心,而且她爸爸现在也能自由活动,不需要借助护工帮忙翻身了。

    可是她们家那么小,这就意味着要暂时跟顾澈分开住了,当乔依然把这个决定告诉顾澈的时候,电话里的男人迟疑了几秒,才说,“那让岳父他们搬去新家住,也有佣人照顾你们。”

    看样子,柳正荣中午的确是遇上事了,这么突然就要出院了,而且疑点重重的是,那个会所里,那个地方的监控,今天偏偏又是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