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只能看不能吃见-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章 只能看不能吃见

    “鸭子先生,如果他知道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乔依然歇斯底里地低吼着。

    又转过身,呆呆地看着男人,“你跟他老婆睡了,又被他后妈包了,还在他旗下的酒店跟他老婆共度过两夜,这些他很容易就知道了。”

    男人若无其事地点燃了一根烟,优雅地吐着烟圈,难道跟自己老婆过夜,他自己会介意吗?

    这个蠢女人的智商一定为负数。

    见男人没有丝毫胆怯,乔依然再次担心地警告着,“顾澈他不会放过你的,鸭子先生,你是我救命恩人,你赶快走吧。”

    “逃命最重要,我欠你的钱,我会还你的。”焦急的乔依然见男人不为所动,她慌乱地在男人的衣柜里给男人收拾着衣服。

    见过蠢的,倒是没见过他小妻子这样蠢得这么惹人生气又可爱的。

    “没事。”男人很想告诉这个单薄的女人,你男人顾澈就是他,可看着女人满头大汗地把他衣柜弄得乱糟糟之后,让一向爱整洁的男人不爽了,他低吟着,“他不会知道的。”

    “鸭子先生,你赶快走,再不走没命了”,单纯的女人内心里纯粹的担心全写在脸上了,这让男人很享受。

    蠢是蠢了点,不过是挺适合当老婆的。男人修长的腿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之后,起身来到乔依然身边,用手托着乔依然的沁着汗的小脸,“有我在。”

    真的可以不用怕吗?

    乔依然茫然地摇着头,她不相信,但是男人那坚定的眼神和他掌心里传递着的体温,让乔依然有一种天塌下来,都有眼前这个个子高的男人承担着。

    他俊美如斯,气质矜贵,如果不是因为她光顾过他,她一定会觉得他是某个世家子弟,他的身上有着很特别的唯我独尊的气势。

    平时这种气势在欺负乔依然的时候,让乔依然很是讨厌,但是在这种关头的时候,她觉得很好。

    “嗯”,女人木讷地答应着。

    男人俯身凑近乔依然的脸庞,女人以为男人又要吻她了,惶恐的眼神躲闪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刮了刮女人灵巧的鼻子,“给我擦擦后背。”

    “鸭子先生,你是被吓得一身冷汗了吗?”乔依然一边点头,一边关心着。

    满脸黑线的男人推开了窗户,女人焦急地声音安慰着,“到时候他抓了你,你就说你是被迫的,全都是我逼你的,我不要鸭子先生出事。”

    “看样子,你很想念我的吻。”男人斜睨了一眼她,她吓得立马捂着嘴,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的水哗啦啦放着,在里面忙碌的女人不一会就端着水盆出来了,她轻拍着男人的后腰,软糯又轻柔的声音有些害羞地问着,“你把衣服脱掉躺床上吧。”

    怕男人误会她的意思,她立马声明,“只是为你擦背,我不做其他的。”怎么这样说的,感觉她像是要侵犯男人一样。

    哼,这么快就求着本少爷上床了,男人心里得意了片刻,毫不扭捏地当着乔依然的面脱掉了衬衣,他纹理分明,肌肉线条清晰的六块腹肌就坦露在女人,尤其是腹肌下面那让人浮想联翩的人鱼线。

    女人只是瞥了一眼,就红着脸赶快把视线移走了,“你赶快躺好啊,水都快凉了。”他身材怎么练的那么好。

    在男人的记忆里,他这个小妻子可是第一次见到他纠缠着要看他的六块腹肌,真看见了却又不好意思了。

    担心男人着凉,乔依然用被子遮着男人伤口下面的后背,又用浴袍遮住了他的脖子的双肩,很是怕他着凉了似的。

    风透过窗户吹进来,吹得男人不一会就懒洋洋眯上了眼,朦胧中,他感受到后背上那道轻柔的力量消失后,他脸庞附近靠近了一个女人,那个身上有着独特淡淡香味的女人。

    乔依然擦完男人的后背后,给男人盖好了被子,她坐在他床边的地上,小手停在他被她扇巴掌的那边,“鸭子先生,你的脸疼不疼啊,现在似乎有点印子额,你脸上这五指印肯定是会影响你接客的。”

    面前这个熟睡的男人,精致如刀塑出的俊美面容,英挺的眉毛,眉毛下面是比女人还浓密修长的睫毛,高耸的鼻子,性感的薄唇,怎么看都是超凡脱俗的帅,就连他趴着睡觉的姿势都让人觉得优雅。

    乔依然伸出拇指轻轻在男人五官上摸了摸,“这么帅的男人,可惜了。”这声轻叹声,是乔依然觉得如此俊美的男人去当鸭子先生太可惜了,做点什么不好。

    男人半梦半醒中听到这句话,在心里取笑着,“有什么可惜的,是你男人,别一副只能看不能吃见的死德性。”

    毕竟已经六月了,温度还是不低的,乔依然伸手摸了摸男人的额头,又用她的额头抵在男人的额头试了试体温,“嗯,似乎温度有点高,可能还在发烧,空调是不能用了吧。”

    女人随手在房间里拿着报纸给男人扇了风起来,她紧紧盯着男人的面容,观察着男人会不会嫌风大了还是小了。

    因为担心小两口又吵架的云姨,五分钟前上楼来,站在门外目睹了乔依然体贴照顾男人的那一幕,云姨蹑手蹑脚推开门,把乔依然的拖鞋递给她,慈爱地说着,“小两口相亲相爱的多好。”

    哈%3f小两口%3f相亲相爱?

    乔依然做着口型焦急地解释着,“云姨,别误会了。”

    误会吗?云姨只相信她的眼睛,把乔依然拖鞋给她后,云姨又退了出去,不一会拿着体温计给乔依然,暧昧地看着乔依然说,“再给少爷量量体温吧,你今天发烧了,用额头量体温不准。”

    什么?

    从云姨手里接过体温计的同时,乔依然百口莫辩,“云姨,不是你想的那样?”

    “难道不是你紧贴着少爷测他的体温吗?”

    “是测体温,但不是您想的那样。”乔依然总觉得云姨误会了她跟鸭子先生的关系,从云姨嘴里说出来的鸭子先生和她,宛如一对恋人似的。

    待看到温度计上男人体温正常的数值时,乔依然毫不掩饰着她的喜悦,云姨小声在身边说着,“我先下楼了,有什么事随时叫我。”

    “嗯”,乔依然轻声应着,云姨小声在乔依然耳边说,“少爷脾气倔,但是人不坏,小两口磕磕绊绊是常有的事,别往心里去。”

    什么嘛?乔依然还未解释,云姨就体贴地带上了门。

    :上个月的16号发的文,到今天就足足一个月啦,谢谢各位对本果汁的支持,群么么哒。

    如果可以,能不能让我知道你们看后的感觉啊,会觉得无聊吗?会觉得好玩吗?会不会觉得很一般,就不来找我玩了。

    无论怎么都好,在浩瀚的书海里,既然你们能发现了我,那么我也要送上我最诚挚的祝福啊,祝大家每天都能开心顺遂o(n_n)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