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曾经遇见的彩虹-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0章 曾经遇见的彩虹

    顾澈把乔依然提溜到了他胳膊枕着,“我又不靠女人养,你们家有钱没钱又有什么区别。”

    “我就是心里觉得别扭,说不出的别扭,平时差距只是无形的,你来我房间,就把我们之间的差距,全都展现了出来,我就觉得我在你面前像是在露怯了一样。”说着说着,乔依然竟然有点觉得委屈了。

    怎么就这么容易哭,顾澈把她抱在胸口上放着,“你觉得我会瞧不起你,还有你爸妈?为什么不能对我有点信心?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他一连串的反问,虽然不是用生气的口吻说的,但是乔依然觉得他是有他的不满在里面的。

    她着急地解释着,“不是这样的,我对你很满意。”

    嘴笨的女人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就捧着他的脸,吻了他的薄唇,直到她觉得他没有生气之后才缓缓说着,“我是对我没信心。”

    “我又不靠女人。”那些财富地位什么的他都不在乎,“只因为你是乔依然。”

    这么感动的话,乔依然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感动来,而是小声的嗫嚅着,“可能是我有颗虚荣心吧,觉得你这么有钱又这么帅,就希望自己从各方位都能匹配得上你。”

    “其实我不是嫌弃我们家穷,我就是觉得我们俩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我怕你住在这里,因为很多生活细节,我们发生不愉快,老公,我不想我们之间有任何的不愉快。”

    无论怎么说都感觉表达不出心中的意思,乔依然很慌张,急得掉了眼泪,“老公,我很想我们一起白头到老,我怕……怕……”

    对待她的眼泪,顾澈除了心疼就只有无奈了,他轻轻拍着她后背,“有我在。”

    他越是对她好,她就越是怕,怕失去这么好的他。

    “是不是还在担心你亲生父亲的事。”自从她得知她的身世后,她情绪就一直不是太稳定,这种患得患失的时候特别多,“别哭了,再哭,岳父可能就要冲进来揍我了。”

    小声呜咽的乔依然在顾澈的衬衣上抹了抹泪,她毛茸茸的头在他胸前点了点头,“可能是我的人生有了污点,所以我总在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我们依然永远都是最好的。”顾澈把她抱着坐了起来,从身后环着她,关于她亲生父亲的事,她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那不是你的错,别自责。我们去看看你房间窗外的风情。”

    “好”,乔依然忍着眼泪,但她说话的声音还带着哭腔,“老公,你看……”

    一句话说的不顺溜的乔依然吸了吸鼻子,又从书柜里翻出一张拍立得照片,那照片上面的景象是雨后的彩虹,彩虹一直蔓延到了照片的最右边,而在照片右边则是dl在电视塔打的广告。

    现在电视台的广告仍旧是dl集团,但是那照片上的日期已经是三年前了。

    “又忍不住像跟我告白了吗?”顾澈接过照片刮了刮乔依然的鼻子,又拿着照片和实物比对着。

    现在是晚上,自然是看不到彩虹,但可以很清楚看到那些闪着绚丽灯光的大厦,还有电视塔上dl的广告。

    “你真不要脸,谁要跟你告白啊”,乔依然瞅了瞅那张照片,她抢回照片背对着顾澈偷笑着,“还给我。”

    其实她最原始的剧本真的是要告白的,但是得知鸭子先生是顾澈之后,她就幻想着有朝一日带顾澈回来过夜,然后深情款款告诉他,“老公,我们为什么会相遇的原因就是拍照的那天,我跟彩虹许愿,请赐我一个爱我疼我的男人。”

    “我也好想像别的丈夫去妻子的娘家,妻子都是各种招待,各种欢迎,但是我的妻子呢,就是哭哭啼啼招待完我,又骂我。”顾澈特别自然地说完,又一脸淡然地看着乔依然。

    这个句型乔依然听起来格外的熟悉,她反省了一下她的举动。

    虽然心里有些忏愧,可是嘴上确是笑着骂着,“我的句式可是有版权费的,拿钱来。”

    “肉偿。”耳边的撕磨使得乔依然提心吊胆的,她抗拒着,躲避着顾澈的吻,“晚点,等我爸妈睡了……”

    “干什么?”顾澈调侃着害羞的乔依然。

    “睡觉。”该死的臭男人又要拐带她说儿童不宜的话,“你臭死了,快去洗澡。”

    乔依然感觉她脸颊绯红,就没有跟顾澈一起出去。

    客厅里是乔志远做的夜宵,是一碗简单的肉丝面,看着顾澈出来了,乔志远赶紧张罗着他坐下,“阿澈,你吃点东西吧,工作都累坏了吧。”

    “还好。”顾澈发现肚子还真是有点饿了,工作忙完了之后,就只是回医院的休息室拿了点行李就过来了。

    乔志远跟乔依然一样,给人一股很想去亲近的感觉,就算你跟他们不熟,但也能感受到他们的最真挚的热情。

    这个看似慈祥的岳父,究竟是被人害,还是又在自导自演呢?

    “好吃吗?味道会不会太淡了?”乔志远看着女婿吃面都吃的异常优雅,心里是越看越喜欢。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顺眼,丈人看女婿是怎么看都不顺眼,可是乔志远觉得那是他们没遇上顾澈这么好的女婿。

    “挺好吃的。”顾澈抬头看着乔志远时刻注意着他的反应,让他想起了当时他才跟乔依然住一起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眼巴巴看着他吃饭,担心他会觉得不好吃,“岳父,谢谢你,行动不方便还给我做宵夜。”

    乔志远对今天双方家长见面的事情很满意,他心里也不再把这个女婿当成了那种需要时时刻刻巴结的财神爷,而是当成自己孩子一样在看待,“应该的,我们家到今天还能过得这么好,还能保住这个房子都是托你的福。”

    “大家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说这种见外的话了。”顾澈心里虽然对乔志远还有诸多保留,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乔志远是位好父亲。

    “一家人,对,一家人。”乔志远有点老怀安慰的感觉。

    乔依然等着脸上没那么烫了,跑出来喝水的时候看着顾澈在吃面,她嘟着嘴,站在桌旁,佯装生气地说,“爸,你的私房面居然做给他吃,不给我吃,我可是您女儿,他只是女婿而已,你偏心。”

    “你这孩子,女婿可是把儿子该做的事情全都做了”,乔志远看着乔依然正一脸得意跟顾澈介绍着,“我爸爸私房调制的面条底料,是不是好吃到爆。”

    “可惜没有你的份”,顾澈看着乔依然舔着嘴唇想吃的样子,故意把碗给端到另一个方向了。

    乔依然讪讪地说,“小气死了。”

    “呸,呸,呸,大吉大利的,不要说道死字,依然你赶紧去刷牙”,柳正荣刚踏进家门就听到了乔依然在说“死”这个字,白天遇见陆松仁的事情又浮现到了心头。

    :小伙伴们,还有谁么有进读者群啊,又到了每周给大家发感恩红包的日子啦。这是群号2069453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