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舍不得所以脱口而出表了白-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2章 舍不得所以脱口而出表了白

    回到家里的顾澈把日用品拎回了房间,还不等乔依然拆开,他就把乔依然抵在了墙上热吻了起来。

    “你永远都是我的”,他顾不上乔依然的抗拒,直接抱着娇小的女人放在了那并不宽敞的床上。

    “你动静小点,这里隔音不是太好。”乔依然在他耳边小声说着,又很配合地脱着衣服。

    他连衣服也来不及脱光,就匆忙地扯掉了乔依然的睡裤,急匆匆地跟乔依然融为一体了,疼的乔依然掐着他的腰骂着,“疼死我了,顾澈你急什么,轻点……”

    宛如猛兽一样的顾澈生怕失去这个女人,他拼尽全力冲刺着,他抱着她的头,咬着她唇,心里很是担忧,“说你爱我。”

    她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了,那个对她鲁莽的顾澈许久未见之后又出现了,他把她的头不停地顶到了床架上,整张床都不时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你要,再,唔,疼这样弄疼我……”

    这种感觉使得乔依然很想大声骂顾澈两句,让他恢复点理智,但又怕被她爸妈听见,就只好小声骂着,“坏人,混蛋,疼,走开,……别碰我……”

    走开,别碰她,这两个词更加让顾澈失了理智,他生怕她会马上走掉一样,野蛮地禁锢住她双手,他只想紧紧锁住这个女人,恨不得在她骨头上都刻上他的名字。

    薄唇封住了她嚷疼的红唇,乔依然睁大双眼看着犹如饿狼一般的顾澈,他简直就是要治她于死地,原本该享受的事情,变得异常难受了。

    她大脑逐渐开始涣散了,眼神也迷离了起来,只觉得她整个人像一块浮木飘在海面上,时而痛苦时而兴奋,眼角的泪水滑落的时候被顾澈统统吻进了嘴。

    单人床一直“嘎吱”地响了很久,两人才结束了最后的缠绵,顾澈抱着怀里累到满头大汗的女人,他紧紧搂着她。

    可不可以这辈子,就这样拥着她到老。

    这夜,顾澈没睡好,他总是熟睡后就惊醒了,直到他摸到她,他才能好好地再次入睡。

    好不容易才到了天亮,顾澈盯着窝在他怀里的女人,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沿着她秀气的五官以次走过她的眼,鼻子,嘴巴和下巴。

    “讨厌死你了”,这是乔依然睡醒后看到顾澈的第一句话,她全身都动弹不了,尤其是腰,感觉翻身都很困难,“你干嘛要那么粗鲁对我,我昨天做错什么了?”

    被他狠狠占有过的地方又胀又酸,那里很不舒服,乔依然觉得很委屈,伸手捶着他,“你还想不想要宝宝了,弄伤我,我还怎么怀孕。”

    昨晚那么不听她求饶的顾澈,一点也不温柔。

    睡醒后的顾澈,也理清楚了很多事情,无论什么事发生,他的小妻子只能是他的,“老婆,你太可口了,为夫憋不住就失控了。”

    “你说你……”乔依然咬了咬,她意识到这是在她家里,她放低了声音,“你什么时候憋过了,那天不是弄得我……”

    “老公给你摸摸”,顾澈把乔依然往他怀里塞,这个小东西真想永远塞进身体带走,那样就不用担心那些事了。

    又气又怒的乔依然咬了他胳膊一大口才觉得解恨了点,“罚你一周不许碰我。”

    “欢迎顾太太碰我”,顾澈疼惜地揉着乔依然的腰,她本来就瘦,昨儿他大脑里一片空白的时候,对她可是使了不少力气,“依然,我们生很多很多孩子吧。”

    “依然,我爱你”,可不可以发生任何事的时候都不要离开他,顾澈看着窗外透进来的眼光有些刺眼。

    他比想象中更害怕失去她,当他说完“我爱你”的时候,他自己也怔愣住了,怎么就这样脱口而出了呢。

    虽然盼望着顾澈的表白很久的乔依然,在听到了他表白的时候,乔依然并没有她预想中那么高兴,而是把他放在她身上的给打掉了,“别以为跟我表白,我就会原谅你,说了一周不能碰我,就一周。”

    “老婆”,顾澈沉沉的声音,让乔依然不以为然地说,“别装可怜,也别装表白,我还不知道你那一肚子坏水。我现在发现你其实压根就不是真的很想生孩子,你就是想借着生孩子的名义,肆无忌惮……”

    “唔……混蛋……你……松开”,喋喋不休的女人被滚烫的吻包围后,就用手抵着他坚实的身躯。

    如果再由着他性子来,她真的要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床了。

    他的吻由刚开始的侵袭到后来的温柔,最后他就那么居高临下看着她,“依然,你好美。”

    “滚开啦”,乔依然压根就不想跟他再说话了,这种没有人性的种马。

    顾澈又嘬了她红肿的唇一口,这个女人真是越看越可口,也越看越舍不得跟她分开,哪怕是上班时间,“依然,你不是一直想当我助理吗?待会跟我一起去公司上班吧。”

    这个消息若是放在她刚进dl的时候,她会开心地蹦起来,但是现在,尤其是被这头饿狼昨晚狠狠收拾过一顿的女人,断然拒绝了,“我不稀罕了,你是不是在家里还没……够,还想在公司对我……”

    看着他半眯着眼,一副大灰狼要吃小白兔的模样,乔依然抬起柔弱无骨的小手,恨不得扇他一巴掌,可终究那巴掌就像是挠痒一样贴在他脸上了。

    “你让我去当助理,会那么好心吗,还不就是为了你那什么上脑的时候,把我按在你办公室……”她不是没去过他办公室,就是因为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她才对那个职位不那么向往了。

    似笑非笑的顾澈舔了舔唇,“顾太太需要的时候,也可以冲进办公室,把我按桌上……”

    “啪”地一声,乔依然一巴掌甩他正在说话的薄唇上了,“你有脸没脸,一大早就往哪方面想,赶快起床滚去上班。”

    想起身的乔依然,正爬起来的时候,无意之间就碰到了男人某处滚烫的地方,她吓得抱着膝盖缩在床头,“你,你,你赶紧去洗个冷水澡。”

    “都老夫老妻了,早晨那点生一理一反应早就该懂了。”顾澈光着上身故意靠近她,按着她脸颊又亲了好一会才松手。

    好不容易才把顾澈等到他离开去上班了,乔依然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昨晚顾澈买回来的日用品,她还没来得及收拾,医院里休息间里的行李昨天也还没收拾,可她的腰真的好难受。

    本着能不浪费钱就不浪费的原则,乔依然睡了个回笼觉之后,揉着腰就打算出门,却被柳正荣拦住了,“腰不舒服,就别出去了。”

    “啊?”乔依然瞬间就把揉腰的手给收了回去,她尴尬地不得了,真怕被问起为什么腰疼。

    总不能当着自己父母面回答都是顾澈折腾得她腰疼吧,羞死人了。

    让他不要来住,他非得来,估计就是惦记着这事。

    柳正荣拉着乔依然的手,就往沙发上带,“陪你爸爸多聊聊天,别没事就想出去,你出去了,谁来照顾他。”

    “依然,你不舒服就回房去休息休息”,乔志远上下打量着乔依然,生怕她是哪里不舒服。

    面对父母关心的眼光,乔依然恨不得打个洞躲起来,再多看她两眼真要露出马脚了。

    “医院休息室也要退了,要不然多住一天就是多花一天的钱,我去退了就回来”,乔依然不想跟她父母靠的太近,总觉得她自己身上还有着顾澈留下来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