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浮出台面-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3章 浮出台面

    新第373章浮出台面

    “阿澈又不差这点钱,你不用给他节约”,柳正荣只有觉得乔依然待在家里才是最安全的。

    毕竟楼下有着顾澈派来的保镖,这要出去了,人多混杂,是不是安全的,就难说了。

    乔志远则是同意乔依然去的,“依然,那就早去早回吧,毕竟花那个冤枉钱也划不来。”

    “不能去”,柳正荣急了,“老乔,你还是病人呢,还不得依然照顾着你,我去给他们退房去。”

    “那不行”,乔依然马上拒绝着,顾澈那么爱瞎讲究的人,“你做事毛毛躁躁的,到时候把阿澈什么重要资料给弄不见了,那要怎么办?”

    这话在乔志远听来就很有道理,他支持乔依然去,让柳正荣别打岔。

    可心里有事的柳正荣,压根就不想乔依然单独出门,她退而求其次,“我陪你去,我们快去快回。”

    “你安心在家照顾爸爸,我不要你陪”,乔依然是把柳正荣拒绝地透透的,“你去了,指不定就瞎添乱。没事都被你弄出事来了。”

    这抵触的话语,让乔志远觉得这大女儿跟老婆的别扭还在继续着,他拉着柳正荣不让她走,又对着乔依然说,“依然,你赶紧去退房。”

    这两母女要是单独在一起,万一又吵起来,或是打起来了,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乔志远,你拉着我干嘛,那死丫头就那么跑了,你知不知道……”柳正荣暴怒到鼻梁上都有冒着汗了。

    最近着柳正荣的情绪也不对劲,乔志远指了指顾澈昨天送的礼品,“正荣,你更年期综合征就喝点那个静心口服液,不要成天逮着依然掐架。尤其是现在女婿还在这里住,你总这样对依然大呼小叫的,女婿要有样学样对依然,该怎么办。”

    “跟你这个老糊涂说不清楚”,柳正荣恶狠狠地瞪了乔志远几眼,他才松手。

    乔志远就是个胆小的男人,柳正荣也不打算把陆松仁死而复生的事情告诉他,就算跟他说了也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她只希望家里在顾澈的保护下平安就好,她躲到洗手间跟顾澈打电话,把乔依然单独出去的事情紧张地告诉了他。

    “放心,有人会跟着她”,顾澈一边签着名,一边回答着。

    昨天在会所的监控查不到,他为了保险起见,打了电话给跟着乔依然的保镖,“从今以后,继续拍太太每天见过谁。”

    他桌上了摆着一个平板电脑,那天是乔依然在孤儿院做蛋糕的照片,那个任叔叔跟他小妻子可是说了不少话。

    这个任叔叔,很有可疑。

    任叔叔会不会跟陆松仁有关,会不会柳正荣就是受他威胁了。

    会所那些没坏的监控上,明确显示着任叔叔至始至终都没有去公用的洗手间,那就说明任叔叔应该没跟柳正荣见过。

    顾澈总觉得任叔叔跟陆松仁应该是存在某种关系的,要不然怎么那么巧,那天都出现在会所。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或许是听乔依然嘴里总提起别的男人名字,他就不乐意了。

    “叮叮叮”,内线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顾澈的思绪,他把平板电脑反扣在桌面。

    “顾总,税务局的人来很多人,请问要不要去打声招呼”,唐浩宇在电话里焦急地说着,他听保安说,来者不善,而且是来了好几车工作人员。

    顾澈勾了勾唇角,起身站在落地窗户旁俯瞰着楼下那些执法车辆,还有不远处停着几辆车,“不用,你安心做你自己的工作。告诉保安,不要挡住待会的记者朋友,给他们买点咖啡点心。”

    想整垮他,再修行几十年吧!

    税务只是按照有人检举,他们就循例查账,本来只是一般的工作程序,却在税务执法车还没开走之前,楼下就来了大批的记者,使得他们的工作显得有些被动了。

    大批的记者,长枪短炮地对着抱着账本和机箱的执法人员拍着照,还不停问着,“是不是dl涉嫌做假账,请您估计一下他们漏税的金额有多少?”

    “无可奉告!请不要妨碍我们的正常办公。”执法的车辆一溜烟就开走了。

    顾澈慢悠悠打开了dl的股票,如他所预料一样,已经跌了十个百分点,今天跌停了。

    办公室里的电话不时地响起来,他只是拿起那个平板电脑,把任叔叔的照片放大在放大之后,才给方胜男打了电话,“查清楚那个人的前世今生,照片已经发你邮箱了。”

    “好”,方胜男也被手机推送消息告知了dl出事了,她咬牙问,“是查那个匿名检举人的信息吗?”

    “不是,那是实名举报”,顾澈修长的手指按开了电视机的屏幕。

    那新闻上正在播放着,“dl涉嫌偷税金额逾十亿,如果罪名属实,dl将面临几十亿的处罚,dl的股票在丑闻爆出后,在五分钟之内就跌停了。如果偷税属实,他们讲面临股市的处罚,甚至会被强行退市。保守估计dl这次损失会过百亿。”

    方胜男透着电话听再次清楚地重听了这个消息,她不懂商业,但也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很严重的局面了,“顾总,那现在要怎么办?”

    “保护好我太太和她家人,dl的事你不需要操心”,顾澈电话还没挂掉,方睿霖直接不顾唐浩宇的阻拦破门而入,“阿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还不召开股东会议。”

    顾澈指了指他手机,方睿霖以为他在打电话处理危机,就自顾自坐在了他对面,顾澈白了他一眼,“胜男,你哥哥不如你这么沉稳。”

    “最后一件事,把太太的手机信号干扰掉,你去忙吧”,顾澈挂上电话之后,很轻松地问,“你喝点什么?”

    已经被各路人马快要烦死了的方睿霖,直接扯掉了领带,“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那点儿女私情,这次很明显就是有人要整死你。”

    一心担忧着dl安危的方睿霖想起了什么,又说,“该不会是……”

    “82年的拉菲据说没有一家法果酒庄产的红酒好喝,你先将就点”,顾澈想起昨天乔依然兴奋地听着顾海峰吹嘘着他法国酒庄的景色,“错,他们现在是想整死dl,至于想整死我,这个计划可能也在他们计划范围内。”

    “看样子,你是知道了”,方睿霖看着顾澈优雅地打开红酒,他解开了西装外套,插着腰站在了顾澈面前,“听你这口气,像是知道幕后那群人是谁了。”

    “你老婆那边有什么异常吗?”都这时候了,方睿霖也不藏着掖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