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如果当时没有就好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4章 如果当时没有就好了

    “睿霖,作为我的好兄弟,我再次重申一遍,不要怀疑我太太”,这是自方睿霖进顾澈办公室后看到他严肃的第一个表情。

    在dl发生这么大动荡的时候,公司的安慰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女人被怀疑的小事。

    “只能说这次与谁有关而已”,顾澈拿着红酒瓶,看着深红色的液体倒进杯子里,他的心情稳住了点,已经从严肃变得轻松了。

    就怕他们不出手,只要出手,一切就好办了。

    “谁”,方睿霖结果顾澈递过来的酒,抿了一大口。

    顾澈晃了晃酒杯,端着酒杯走向了沙发,一直到坐下他才缓缓出声,“多半与当年的事有关。”

    “你?”方睿霖没想到顾澈能这么平静的,他耸了耸肩,“难怪这时候还这么紧张着你老婆,原来如此。”

    “我们静观其变就好“,顾澈闻了闻酒香,当他想抿一口的时候,又想起了什么,就放下了酒杯,“股票也要盯紧了,dl出事,内鬼也要活动了。”

    方睿霖见顾澈如以往一般自信从容,他倒是没有先前那么担心了,但他隐隐觉得又是哪里不对劲,“当年的真相一旦被揭开,有想过会怎么样吗?倒不如现在就跟她分开。”

    “没有那个可能。”顾澈坚定的口气,使得方睿霖顿了顿才说,“希望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雅澜,她还在……”

    “方董,公司的临时股东大会,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召开了,难道不是应该回去准备一下资料吗。”顾澈下了逐客令,事情没想到来的会有这么快。

    乔依然,注定永远都只能是他的。

    在医院收拾着东西的乔依然,收床单的时候,鼻子一直痒痒的,害得她不停打着喷嚏。

    她行李才收到一半,云姨带着西郊别墅的司机就来了,说是顾澈让她把暂时不用的放回西郊别墅,她也没多想,以为是柳正荣背着她跟顾澈告状了。

    云姨一来,就不让乔依然干活了,“依然,你爸爸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啊,我改天空了去看看他,最近媛媛要参加什么比赛的,我每天在家给她帮忙做衣服,我出来一个小时就得回去了,要不然就煲点汤去看看你爸爸。”

    云姨一向待她都不错,她爸爸住院期间的营养餐也全是云姨做的,乔依然感激着说,“不用啦,我爸爸在您高超的烹饪煲汤技术之下,恢复得特别好,都出院了,我爸爸总惦记着要当面感谢您,等他腿好了,还说要去西郊别墅当门感谢呢。”

    “太客气了,过去家里玩就好了,”云姨看着乔依然心情很好的样子,就让司机先拿了一部分行李下楼了,然后神秘兮兮拉着乔依然问,“跟云姨说实话,有了没有。”

    乔依然转悠着黑兮兮的大眼睛,拍了拍肚子说,“您猜。”

    “这个傻孩子,肚子可不能这么拍”,云姨看着乔依然脸色像是不错的样子,“要是怀了,可得让我第一个知道。”

    “这个嘛”,乔依然摇了摇头,“得第一个告诉阿澈,嘻嘻。云姨,我也很急,感觉明明就那么努力了,怎么就还没怀上。”

    一边看着乔依然手上一边正在忙活的云姨,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不要有压力,你们俩才结婚多久呢?我不是催你,我是怕你怀了不会照顾自己。依然,你别急。”

    “是吗?”乔依然细细算了一下,跟顾澈是六月份真是认识的,但是发生关系的时候都八月了,现在也才十月,“算算日子,也就才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其中我还……”

    那该死的避一孕药,可真后悔吃,要不然现在早就怀上了。

    “你还怎么了?”云姨担忧地问着,乔依然知道云姨对她再好,也是基于顾澈身上的,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尤其是她吃过避孕药的事,于是她不好意思说着,“我们还避孕来着。”

    恍然大悟的云姨拍了拍头,“你那时候脚受伤回去西郊别墅住的时候,我看到你们那些东西了,我原本是想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学着电视上面给你们那东西多戳几个洞。后来忙糊涂了。”

    “这人年纪大了,不中用了”,云姨拍着脑门懊悔着,“要不然这孩子都该显怀了。”

    跟着一起笑的乔依然只遗憾了一秒,就释怀了,那时候若是怀上了宝宝,但是顾澈还不爱她呀,综合来看,还是现在最好。

    “我俩感情好,孩子也是迟早的事情”,说着这种不害臊的话,乔依然都不好意思抬头了,尤其是昨晚被顾澈折磨地那么惨。

    “我就说阿澈这孩子不错吧,把他的心给捂热了,照样会疼老婆”,云姨布满皱纹的眼睛欣慰地笑了起来,她这也算功德圆满了,总算看到顾澈对乔依然打开了心扉,再也不用担心那孩子以后会孤单了。

    等到行李收拾完之后,还没搬上车,蔡媛媛催云姨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哀嚎着,“云姨,云姨,你快回来,我剪刀不见了,我要疯了,我尺子也不见了,怎么办?您在哪里啊,赶紧回来啊。再不回来,我可就活不下去了。”

    “我马上回来,剪刀应该是你放在茶几上了,媛媛你先休息一会,我马上就回去。”云姨也不等司机搬东西了,她吃力地拿着行李箱打算往车里放。

    接过云姨手里的箱子,乔依然把那箱子塞在后座上,就催促着云姨,“赶紧上车回去吧,媛媛还等着您呢。”

    “我们送你回家后,再回去”,云姨这话还没说完,手机又响了,是蔡媛媛哽咽的声音,“云姨,怎么还没回来啊,我真的找不到剪刀了,现在连铅笔也找不到了,该怎么办啊,我不能认输,不能认输的,我不能输给那个该死的高雅澜。”

    着急地云姨好声好语劝慰着,“媛媛设计的东西那么好看,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厨房里有你爱吃的桂花糕,你吃完我就到了。”

    “依然……”云姨看着乔依然把车门给关上了,又对着司机说,“我家跟西郊别墅方向是反的,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了。”

    “云姨,赶紧回去吧,媛媛看样子压力很大”,乔依然跟着云姨挥着手,“反正我就一个小箱子,坐车很方便的。”

    想下车拉着乔依然一起走的云姨又被蔡媛媛哭哭啼啼的电话给牵绊住了,司机听乔依然的把车给开走了。

    站在路边等车的乔依然,心里还有点想念蔡媛媛了,她们好像很久没面了,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比赛。

    “滴滴”两声,感觉到身边有车子过来的乔依然往后退了两步,车窗降下来后,是一个下巴有着小胡子的男人,这个男人比顾澈要大几岁,整个人有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感觉,他用着一股像是从墓穴里的声音说着,“上车。”

    他是谁?为什么要她上车?她凭什么要听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