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黑白无常一样的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5章 黑白无常一样的人

    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乔依然觉得这个小胡子给人的感觉完全就像黑白无常一样,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是认错人了。

    她提着小行李箱,往后倒退了几步,就听到了车子的开门声。

    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乔依然不敢往后看,这路上隔着很远才有人,她心里后悔着,刚才真应该跟云姨他们一起走的,哪怕先回西郊别墅看一眼,她再回家也行。

    “依然,你跑什么啊,是我,任叔叔”,任叔叔快步朝乔依然走着。

    听着熟悉的声音,乔依然脚上还是不由自主地朝前走着,但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

    的确是熟悉的任叔叔,她松了一口气之后,才转过身,带着一点恐惧,看着那个小胡子也从车里下来了,“任叔叔,您出院了啊。”

    “你是在怕白海吗?”任叔叔并没有回答乔依然的问题,而是转头指了指正站在驾驶室外的男人,“那是我下属,他长得很凶是不是,我公司的小姑娘经常被他吓哭,他人不坏的。”

    “哦”,乔依然又瞟了瞟他,那个叫白海的男人,正在一步步朝他们走进,而不远处的黑色奔驰里,里面的人商议着,“我们要不要下车把太太带走?”

    “暂时不要”,方胜男觉得这个任鹿颂有点奇怪,虽然行家给了任鹿颂很多资料,知道他是泰国华侨,去年回国开了一家公司。

    查他的资料很简单,简单到方胜男都产生了怀疑,对于泰国身份资料的问题,她始终是有所保留,毕竟泰国的身份资料,真真假假太多了,她便跟顾澈商量着让人去泰国实地调查一下任鹿颂。

    而现在出现的这个小胡子又是谁?看样子,这条大鱼,还需要慢慢吊。

    方胜男看着乔依然跟那个任鹿颂有说有笑的,后来又一起上了车,“让另一辆车跟上,我们垫后。”

    跟任叔叔坐在后座的乔依然总觉得车里的气压很低,刚开始顾澈也给她气压很低的感觉,但是并没有这个叫白海的这种让人难受的感觉,顾澈是一种很独霸的气质,让人不由得就去顺从他了。

    而这个白海如果舌头长一点,就是鬼片里的白无常了,总而言之就是一种让人反感不舒服的感觉。

    “依然,你爸爸还好吗?你这拿着行李箱是拿衣服回去洗吗?”任叔叔把乔依然对白海的不适看在眼底了,“白海这孩子就是不善言辞,加上长得又凶,以后多接触接触你就能发觉他是个很不错的人了。”

    “我爸出院了,我今天过来休息室整理我东西退房的”,乔依然总感觉那个白海盯着车里的后视镜在看她,“任叔叔,您是不是也出院了,我昨天在会所里看见你了。”

    这个叫白海的,给人感觉真是糟糕透了,刚才任叔叔要送她回家,她还没答应了,他就把她行李箱一把给夺过去了,实在是太没礼貌了。

    乔依然想不通如此儒雅又绅士的任叔叔,他的下属怎么就这么原始人的感觉。

    “还没正式出院,还得等一份检查报告呢”,任叔叔双手交叉在胸前,又把车窗按下去了一点,他看着驾驶室外的后视镜里有辆黑色车总在锲而不舍地跟着他们,“医院待得太无聊了,就让白海接我回去公司看看。”

    “那您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可以帮您的”,乔依然觉得这个白海毕竟只是任叔叔的下属,而且还长得一副让人不舒服的脸,想必任叔叔也不怎么喜欢见到他吧。

    “好啊,那我们随时电话联系。”任叔叔摘掉了金丝边框的眼睛,又揉了揉眼睛,感叹着说,“还是生女儿好啊,可以陪老人家聊聊天。像白海这样的小伙子,除了工作能跟他聊聊之外,其他的事,聊不到一起。”

    那个白海,是个人估计都跟他聊不到一起吧,除了墓地的鬼之外,乔依然想想都觉得全身鸡皮疙瘩的。

    把乔依然送到她家楼下之后,白海才把车子停稳,任叔叔就拍了拍驾驶座的椅背,“你坐着,别把依然给吓坏了,我去给她拿行李。”

    乔依然尴尬地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匆匆跟白海说了声,“谢谢你送我回家”,就飞快地跑下了车,从任叔叔手里接过行李箱又跟他寒暄了起来。

    在没有那个白无常白海在的地方,乔依然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跟任叔叔也闲聊了很多。

    一直掐着时间等着乔依然回来的柳正荣在家坐不住了,她跑下楼看到大树下的那辆保镖车还在,又急急忙忙走到了马路上。

    于是,她就看到乔依然跟一个头发花白佝偻着腰的老奶奶正在开心地聊着,她甚至还给那人指着她家所在的地方。

    那人柳正荣不认识。

    看面孔也不是住在他们小区的人,柳正荣心里慌张地不得了,该不会是陆松仁故意找个老人家来套乔依然的话吧。

    柳正荣满脸冷汗地握拳站在原地,她大脑里闪过很多念头,她很恐慌,小跑上前,拉着乔依然就开始紧张又担心地数落着,“还在外面野个什么劲,赶紧回家。”

    “怎么这么没礼貌啊,我还没跟老奶奶说再见呢?”乔依然被柳正荣拉的整个人的重心都不稳了,她尽量使她自己站稳,跟老奶奶挥着手,“奶奶,我先回家了,您搬过来我们就是邻居了,以后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依然,再见”,柳正荣听到老奶奶沧桑的声音,她整个人都在发抖,这个陆松仁太卑鄙了,居然利用乔依然的同情心,找个老奶奶来盯梢。

    她头也不回地拉着乔依然就上了楼梯间,“刚才那人你干嘛要把电话给她,你知道她是好人还是坏人吗?”柳正荣只觉得是陆松仁在搞鬼。

    乔依然并不是很想搭理柳正荣,但是还忍不住说,“一个刚搬过来住的老奶奶不熟悉附近的路而已,我把电话告诉她,能怎么了。一个老奶奶能把我给吃了吗。”

    “现在社会这么乱,你知道她是人还是贵,以后不许跟她来往。”柳正荣头大的不得了,如果陆松仁没有死而复生,她倒是无所谓乔依然这些热心肠。

    可是陆松仁看样子早已经是下了很多功夫来调查了他们家,他还故意提到了乔依然,这些想起来就让柳正荣觉得恐怖。

    拎着行李箱的乔依然,白了她一眼,“莫名其妙的,你认识老奶奶吗?你又不认识人家,就说人家不是好人,你是有透视眼吗?”

    “我是你妈,你就得听我的。”这个死丫头,真是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要自保,柳正荣直接把乔依然堵在楼梯上,“什么老奶奶,鬼奶奶的,指不定专门骗你这种痴傻女人卖去山区给人生孩子当媳妇去。”

    “哼,我不是小孩了,那种拐卖的事,并不是每个人都做的出来。”她居然还有脸说别人拐卖,她自己的爸爸都能拐卖亲外孙女。

    乔依然懒得去想那些伤心事了,她一把没推开挡住路的柳正荣,又用力扯了扯柳正荣,才让她挡不了路了,她从鼻子冷哼了一声,又说,“你怎么可以把我一个病人单独放在家里。”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要这个所谓的亲生妈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