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为夫出气-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7章 为夫出气

    乔依然把王阿姨的手机握在手里,站起来问,“你说dl要破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识字吗?dl集团漏税几十个亿,这可是要砍脑袋的罪名。”王阿姨得意地转着身体对着乔家的人坐着被勒脖子吐舌头的动作。

    哼,穷人就是穷人,才嚣张了一个晚上就被打回原形了,得意洋洋的王阿姨觉得这是老天开眼,“我女婿啊,以后还有大把的前程,不像你女婿,还不知是不是女婿的人,是个阶下囚呢。”

    “王阿姨,你是不是看错新闻了,我老公的公司运作的很好啊”,乔依然把王阿姨手机上那个显示404的页面递给她,“您是不是生病了,忘记吃药啊。”

    她还指了指她的头在暗示着王阿姨是不是脑子不清醒。

    “切,装傻”,王阿姨瞟了一眼那网页,“又不是只有这家网站,刚才一大堆的推送消息呢,我给你找找。”

    “仔细看看,搜索dl集团,你看看会有什么消息”,待会看你们一家人怎么哭,王阿姨看着瞪圆双眼的柳正荣还有恨不得拿拐杖打她的乔志远,她捂嘴笑了笑,“有的人,天生命该如此。”

    对于王阿姨的这种论调,乔家的人不会陌生,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她不止多少次这样挤兑着乔家人。

    “王阿姨,您看,新闻说dl的股票不受负面消息的影响,不跌反涨啊”,乔依然把手机又给她爸爸看了看,“这个发言人就是阿澈的律师沈博文啊。”

    “听听,是怎么说的。”乔志远被这个王阿姨一惊一乍地吓得心里很烦躁了,他让乔依然把手机的声音键调大了最大。

    等声音调大最大后,乔依然目不转睛盯着沈博文的画面,他左下角的介绍是mz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兼dl集团的律师顾问。

    小小的手机里,沈博文是坐在主席台上,他不接受任何提问,只是简短阐述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他说的那些专业术语,乔依然不懂,最后,沈博文对着镜头像是在警告谁一样,“我代表dl集团正式起诉恶意乱传虚假新闻的媒体和,索赔金额一定会是s市的历史新高。”

    言毕,沈博文起身傲慢地扫了一圈底下的媒体,又扣好西装外套,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潇洒地退席了。

    “听见没,听见没,再胡说八道,我要这个沈律师告死你,索赔金额,我看就一个亿就好了。”柳正荣拍了拍胸口,弯腰抓起茶几上的水,直接就喝了一大口,那滚烫的水烫的她连连对着王阿姨“呸,呸,呸”了好几下。

    王阿姨只是弹了弹身上的热水,不乐意地蹙了蹙眉,她现在有更要紧的事要做,就懒得跟柳正荣理论了。

    “这,这怎么可能,我再换个网站看看,我可是在楼下跟邻居研究过很久呢,我又不是空穴来风的。”王阿姨玩玩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在瞬息之间就发生了变化,她真不该在张大妈家里跟她一起数落着柳正荣的嚣张,应该早点来乔家的。

    她换了好几个网站,发现她刚才给其他人看的dl集团的负面全都没有了,她震惊不已拿着手机,“一定是有人删帖了。不可能的,dl集团明明就要垮了,怎么就突然好了。”

    见王阿姨恨不得把她自己的手机快戳破的样子,又听着柳正荣骂骂咧咧的声音,她总算厘清了。

    “王阿姨,我老公是怎么得罪你了?你为什么就这么盼着他垮?”乔依然就不理解这个王阿姨了,“我老公贫穷和富贵,管你我一毛钱的屁事啊,你刚刚怎么说我来着,你再说一遍。”

    担忧dl和顾澈的警报解除之后,乔依然心里顿时豁然开朗了,但是刚才这王阿姨埋汰她老公和她的话,她可是一个字没落地听见了,她挽起袖子擦了擦汗。

    “你想怎么样?想打我?”王阿姨见大形势对她一点上风都占不了,现在她又是在乔家,这万一被打,她绝对会吃亏,“我就是好心来告诉你们,毕竟邻居一场。”

    好心?

    邻居一场?

    好一个好心的邻居,乔依然想朝王阿姨走近点,可是她碰到了桌角,她不悦地踢了踢,又蹙着眉看着王阿姨说,“说我是小三是情人,还要我去嫁给瞎眼的男人,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你……我……”,王阿姨吱吱呜呜就是说不出话来,柳正荣卷起袖子,朝着这王阿姨嘴巴就是两个响亮的耳光,“看你这破嘴以后还敢不敢再乱嚼舌根,我女儿是光明正大嫁过去顾家的。”

    “救命啊,要出人命了,乔家要打死我了”,王阿姨推了柳正荣一把,就往门口方向边跑边嚷着。

    “老娘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想着你没当我面说这些天杀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你居然跑我们家来嚼舌根了,再有教养的人都忍不住要抽死你。”总算扬眉吐气的柳正荣还想再抽王阿姨几嘴巴,“你跑什么,你送我家里来挨揍,我不把你嘴巴打烂,你出去还要胡说八道。”

    乔志远气归气,但是他还不想惹出更大的事,就用拐杖戳了戳地板,“正荣,让她给我们依然道歉就行。”

    “道歉,必须给我女儿道歉,要不然我把你揍进医院”,柳正荣自从昨天被陆松仁威胁后,她整个人的弦绷得紧紧的,压力也很大,此刻她就把王阿姨当成了陆松仁,恨不得把她往死里打。

    柳正荣跟王阿姨互相厮打着,乔依然表面上在说,“不能再打,要不然人家说我们仗着阿澈有钱欺负人”,实际上是拉着王阿姨的手不让她打柳正荣。

    “我就欺负她了,老娘现在有钱,把她揍伤了,大不了赔钱,呸,”柳正荣又忍不住甩了王阿姨一耳光,“你要不给我女儿道歉,信不信我掐死你。”

    此时,王阿姨的脸已经红肿了一片,她脸上分不清是鼻水还是眼泪,挂在她脸上,格外的恶心,她张嘴的时候,那些东西还不停往她嘴里进去,乔依然看了只想作呕。

    “对,对不起”,带着痛苦的声音,王阿姨求饶着道歉,“别打了,我道歉,我再也不胡说八道了,依然,对不起。”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你跟谁说过我是小三和情人的,你就给我再去解释一遍,是你胡说八道的,你不要脸,我爸妈在这里还要做人的。”乔依然自己她可以无所谓,但是她受不了有人在她爸爸后面戳他脊梁骨笑话他。

    王阿姨写了保证书之后,乔依然母女才让她走。

    “当时要是正常举行婚礼了,就不会有这么多闲话了”,乔志远感慨着,以前他不敢提婚礼的事情,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顾澈也喜欢他女儿了,“依然啦,这双方家长都见面了,阿澈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时候举行婚礼。要不然这闲话迟早还会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