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要如何开口跟他谈婚礼-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8章 要如何开口跟他谈婚礼

    婚礼?

    这个问题,她和顾澈还真是没讨论过。

    见乔依然摇了摇头,乔志远安慰她说,“晚上等阿澈回来,我跟他提提,我们又不是要什么世纪婚礼,我们要的只是他把你从这个房子里娶走的形式。”

    “爸,还是我跟他提吧”,毕竟结婚证是她一直别扭着没去领,而其她也不知道顾澈对婚礼的想法,还有顾澈他爷爷的态度。

    想起来,乔依然就觉得头大,她反问着,“爸,一定要举行婚礼吗?不举行婚礼我也是他老婆啊?”

    说着说着,乔志远言语里对顾澈也有点微词了,“我跟你妈不是非要他那些给我们买的房子,钱,那些我们都可以退给他的。我们要他对你好,给你应有的名分。不办婚礼,王阿姨这种嚼舌根的只会越来越多。”

    这一向脾气好的爸爸都开始介意了,她就放在心上了。

    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是太久,但是她和顾澈还真的就没有谈过以后要不要再举行婚礼的事情,万一被她爸爸知道顾澈爷爷又是那种不喜欢的态度了,她爸爸一定会难过的。

    好复杂啊!

    “依然,你要是觉得为难,我这个当岳父跟他提,当时拿他们家钱的人是我,这种低头的事,我来做,你不欠他们家什么”,乔志远看着还这么年轻的大女儿,这要不举行婚礼,以后几十年指不定还会有多少闲话等着她,“这要不举行婚礼,难不成以后谁嚼舌根,你妈就上去呼人家嘴巴吧。你妈又不是每时每刻都跟着你。”

    一直坐在一旁没做声的柳正荣,也跟着说了起来,“就该大操大办,气死王阿姨这种人”,但被乔依然给瞪得不说话了。

    “爸,你别生气,我跟他说就是了”,乔依然给乔志远不停地顺着气,“今天他公司不是出了负面新闻吗,他肯定也忙,我过几天再跟他提好不好?”

    “好。”乔志远心里替自己大女儿委屈了很久,他索性说出来了,“依然,你就当我这个当爸爸的自私好了,你正儿八经举行婚礼,我这心里才踏实,要不然我总担心他们欺负你,毕竟你当时是为了还债嫁过去的,说到底还是我没本事。”

    背过身,摸了摸泪,乔志远继续说着,“虽然我们穷,但是爸爸还是希望你过得好,你嫁过去之后,我怕阿澈对你不好,我都想过很多次让你们离婚,你还这么年轻,我们还不起债,我们就去住破房子好了。都怪爸爸没本事,害得你连婚礼都不敢张口提。”

    “爸,不是你的错,这是我跟阿澈的缘分哦!”乔依然明明是笑着的,可是眼泪却还是忍不住掉下来。

    从以前她还不知道她身世的时候,她就没怪过她爸爸,尤其是现在知道了身世,她更加不不会怪她爸爸。

    爸爸受不了女儿哭,女儿也受不了爸爸难过得掉泪。

    于是,乔志远从手背抹了抹泪,又用抽纸轻轻给乔依然擦着眼泪,“小姑娘家家的,多笑笑才好看。”

    “嗯,爸爸也要多笑笑。”乔依然忍不住抱着她爸爸哭了起来,“爸爸,谢谢你。”

    一向受不了自己老公跟女儿这种煽情的柳正荣,不悦地敲着桌子,“哭哭啼啼算什么,把家运都给哭没了。别哭了,那王阿姨指不定又多想看我们哭的笑话呢。”

    “不哭了,不哭了,你妈妈说的对,别把家运哭差了。”乔志远轻轻哄着乔依然,刚出生那么一丁点大的孩子,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乔依然红着眼把午饭做好后,她觉得眼睛很累,随便吃了几口就回房睡觉了,可心里还是惦记着顾澈现在会不会忙到连饭也没吃。

    她清了清嗓子,才给顾澈打电话,接通后,顾澈并没有马上讲话,而是用着熟练的英文讲着话,又给乔依然发着信息,“顾老师免费教你学英语。”

    “死不要脸的”,还能开玩笑,想必问题应该能够解决吧,乔依然细细聆听着他讲英文的声音。

    那声音比他说中文的时候要更低沉,也要更有魅力,甚至更磁性,听着他的声音,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他喉结微动的帅气模样。

    嘴唇不知怎么地就贴上了手机,还发出了“啵”地声音,乔依然被她自己吓得把电话给挂上了。

    “刚才那个发花痴的女人不是我,不是我。”她像个鸵鸟一样缩进了被窝,心里想着就算他打来电话也不要接。

    他一定会取笑死她的。

    听不见手机响,她还是忍不住看着手机有没有他的来电,可惜没有。

    “开完会总该会打过来吧”,乔依然眯一会,就会抬头看一下手机,这样反复了好几十次,她就直接睡着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天黑了,而她腰间还被人紧紧搂着,虽然是被人从背后往前抱着的,但是他身上的薄荷味,还是那么明显。

    她还没扭过头的时候,头顶就响起他醇厚宛如大提琴般的声音,“顾老师讲的课居然好到你献吻了。”

    “讨厌,干嘛要记性那么好,你那时候可是在上班哦,你干嘛那么不用心工作?”教训的话还没说完,她就被顾澈挠着腰,憋不住笑的女人,就往他怀里直钻。

    听着她开心地在他怀里笑得清脆声音,顾澈吻了吻她细软的头发,从始至终,她都只能在他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事。

    笑够了的女人,仰起头,关心地问着,“听说,早上公司出了负面新闻,究竟是什么啊,我后来又搜不到新闻了。”她也只是听那个王阿姨嚼过舌根,也不知道可信度能有多少。

    “一点小事,顾太太不用担心。”望着自信的顾澈,乔依然半信半疑地看了看他,忍不住问,“别人谣传公司偷税,然后还说你会被判刑。”

    “所以怕的哭过了。”顾澈轻抚着她红肿的眼皮,疼惜地吻了吻她双眼,“别瞎担心!”

    这个嘛?反倒是让乔依然有些难为情了,哭是哭过,但只能勉为其难算是与顾澈有关,事实上她是在得知dl没事之后才知道dl出了丑闻。

    照实说,肯定会让他不开心地,乔依然叹了口气才说,“自己的老公能不担心吗?你要出事了,我怎么办?”

    “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我们还没领结婚证,我们还没举行婚礼,还没生宝宝,还没……”顾澈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乔依然捂着嘴,趴在床上,眨着一双泛着泪光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