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梦想照进现实的欣喜-私人婚-
私人婚

第379章 梦想照进现实的欣喜

    “怎么了?”顾澈看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

    乔依然用手背抹了抹眼泪,又眨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可是泪水还是毫无征兆地掉下来了,她笑着问,“你说要跟我举行婚礼,是吗?”

    婚礼,这可真是她现在所犹豫要如何跟他开口的事情,没想到他竟然主动提出来了。

    “我没有娶别人的打算”,顾澈看她哭着笑,笑着哭的样子,他用着手帕给她擦着眼泪,“别人结婚有的婚礼,你不可能少,等你爸爸腿好了,我们就举行婚礼,再往后推,你估计都怀上孩子了。”

    “谢谢你,老公,谢谢你”,乔依然开心地捧着顾澈的头,吻了起来,“老公,你怎么什么时候都这么帅啊,我发现我越来越爱你了。”

    但她又想了想,一抹愁云浮现在她脸上了,他摸着顾澈的下巴问,“爷爷呢,他那么不喜欢我,会来参加我们婚礼吗?”

    “我会有办法的。”只要她开心,他都会想办法解决的。

    对于他小妻子的投怀送抱,顾澈当然就照单全收了,不一会,那趴在他身上造次的女人就被他抱着放平在床上,他吻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会控制不住又要了她。

    毕竟昨晚,他的确过量了,可唇齿间的热情逐渐往全身扩散着,今天的乔依然很热情,她极其配合地任由他在她身上造次,还主动地往他身上靠。

    大手覆上她那对柔软时,她在他耳边耳语着,“老公,我好爱你”,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脱着他的衬衣,又在他精装的肌肉上画着圈。

    顾澈意识到再吻下去,一定会走火的,他转身躺在床上,只是抱着她的头,吻了吻,她便翻身而上,他把她按在怀里,“今天不能再动你了。”再动,一定会受伤的。

    可他身上某处正在不断地膨胀着,还是那么的滚烫,乔依然把房间里的灯关上,吻着他脖颈,胸膛,一直在往下的时候,顾澈把她给拉起来了,“我舍不得。”

    “可你……”明明反应那么大了,乔依然的腿能完全感受到那灼热,月色下,他眉头紧蹙着,“老公,你轻点,我还是能忍一下的。”她也舍不得看他这么辛苦。

    他闭眼摇头,搂着她入怀,就那么静静地躺在一起就好了,闻着她身上的清香,这一切就够了,“依然。”

    “老公。”乔依然枕着他胳膊的感觉很有安全感。

    两人就这样互相依偎着,直到乔志远敲门,“吃饭了,阿澈,依然。”

    “好。”乔依然生怕乔志远会推开门进来,连忙把被子盖得更紧了,她上半身可是衣衫不整的。

    两人换了整洁的衣服才出去,餐桌上,乔依然低头吃饭的时候,看着这种一家四口温馨吃饭的画面,心里很开心,都忘记要往口里送菜了,一会看看顾澈,一会又看看乔志远,一直咧着嘴笑着。

    顾澈余光瞟着她高兴的模样,心里很是柔软,真希望她这辈子都能笑得这么开心。

    “口水都掉碗里了,傻笑个什么劲,跟大街上的二傻子似得”,柳正荣不知道乔依然在乐什么,但是看着自己女儿这幅傻乎乎的模样,她就心里不痛快。

    明明就长得很标志的一个女孩,非要像个傻姑傻笑,这让她心里很挫败,觉得她一世英名都没得到真传。

    尤其是还被那个可恶的陆松仁知道她傻乎乎了,真是后患无穷。

    “嘻嘻,爸爸,你喜欢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啊,阿澈说等您腿好了,就举行婚礼。”这个好消息一定要跟最爱的爸爸分享,同时乔依然调皮地用筷子在顾澈手背上摩擦着。

    乔志远倒是没想到婚礼的事情这么快就定下来,这个女婿看样子对他大女儿是很用心的,“你们喜欢就好,都行。”

    激动地乔志远不停地顾澈夹着菜,“阿澈多吃点,每天都那么辛苦”这个女婿真是完美得没话说了,“阿澈,今天公司的事严重吗?听人说闹得很大啊。”

    “小事一桩。”顾澈轻描淡写说着,这时候谁急谁就输了,要不是怕舆论吓到了乔依然,他还真的不打算这么早有所反击。

    所谓乐极生悲是不是就是这样了,乔依然生怕顾澈不吃她爸爸夹的菜,毕竟在西郊别墅的时候蔡媛媛可是专门发火地提醒过夹菜要用公筷的。

    而她跟顾澈一起吃饭的时候,顾澈没那么讲究,但是对她爸爸,她就不知道了,她爸爸是好心,她老公又是洁癖。

    于是,乔依然就把她爸爸夹给顾澈的菜全部夹回了她自己碗里。

    不知道为什么的乔志远只好又给顾澈夹菜,又给乔依然也夹了不少菜,“跟阿澈,你也吃醋啊”,结果乔依然还是直往顾澈碗里夹菜。

    乔志远抱怨着,“依然,你干嘛非要夹阿澈碗里的菜。”

    “可能是他碗里的好吃点。”乔依然像是在思考一个大命题一般。

    “这孩子,就爱跟阿澈撒娇,我们依然迟早要被阿澈宠到天上去。”乔志远满足地笑着。

    凝了凝乔依然仍在他碗里造次,顾澈直接用筷子夹住了乔依然的筷子,“吃你碗里去,我要吃饭了。”

    讪讪地收回了筷子,乔依然很怕顾澈把她爸爸夹的菜扔掉,她打算趁着顾澈有仍菜的举动时,她就用碗去接着。

    她死盯着他,并没有看到他把她爸爸夹的菜扔掉,而是夹起一块红烧肉津津有味吃了起来,“岳父,这肉吃在嘴里一点都不腻,挺好吃的。”

    “喜欢吃就好,你岳父拿手的菜可有不少呢,喜欢吃什么,尽管点菜。”柳正荣比以前更喜欢顾澈了,要不是因为有顾澈当靠山,她今天也不会有那么大底气去扇王阿姨耳光。

    人啦,还是有钱就更好了。

    以前没钱的时候,没做错什么都会被人无缘无故瞧不起或是背在他们身后骂。那像现在有钱了,打了王阿姨,邻居们竟然上门跟她说打得好。

    饭后,乔依然陪着乔志远在厨房洗碗,顾澈则和柳正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岳母,陆松仁跟任鹿颂是什么关系?”顾澈直接开门见山问着,“还是他们压根就是同一个人。”

    正看电视看得津津有味的柳正荣,听到顾澈说的话,她脸色瞬间就变得很精彩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顾澈怎么知道陆松仁的名字?他怎么又知道任鹿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