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不再反抗-私人婚-
私人婚

第38章 不再反抗

    “人家真的结婚了啦,别再误会啦。”乔依然无奈地对着关上的门解释着,若不是要照顾受伤的鸭子先生,乔依然一定会冲出去解释清楚的。

    解释以后都行,先照顾好她的救命恩人鸭子先生吧,继续坐在床边地板上的女人,也慢慢趴着床沿睡着了。

    感冒的人还真爱犯困,乔依然在心里发完这个感慨后就睡着了。

    睡梦中,乔依然那蜷缩的身子被一股强有力的力量抱起来,又钻进了某个舒适的怀抱。

    窗外的夜色更加深了,男人望着怀里娇小的女人,眼里是他少有的温情。

    “笨女人”,男人惩罚性地在女人圆润的臀部上拍了拍,心里感叹着:云姨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显了,你个笨女人难道就一点都没发现吗。

    怀里的女人往男人怀里蹭了蹭鼻子,极不情愿地“嗯”了一声,又用小手揉了揉刚刚被袭击过的屁股。

    这个有意思的小东西,男人吻了吻女人柔软的发丝,她身上的味道让他难以松手,吻了头发,他又恋恋不舍地吻起了她圆润的耳垂。

    女人感觉她皮肤上像是有小狗舔过一样,舔得她的心里痒痒的,乔依然在男人怀里伸展着四肢,也打断了男人对她的酣食,男人假寐着。

    “啊”,乔依然尖叫了一声,立马道着歉,“鸭子先生,实在对不起,一定是我发烧烧糊涂了,才跑到你的床上了。”

    睡醒的女人,声音更加软糯了,还有点可爱的童稚感,乔依然懊悔着她怎么可以这样照顾受伤的人,悔恨不已,在她下床之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你就是这样回报你的救命恩人的?”

    “不是的。”乔依然诡辩着,但是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就爬上了床,她埋怨着她自己:你怎么一点苦都吃不了,坐在地上不也挺好的。

    “我会好好照顾你,这样来回报你。”乔依然有点别扭地说着,这句话真是很难让人相信了,尤其是她刚刚的举动,“我是说真的。

    照顾?是怎样的照顾?全身心的照顾吗?男人坐起身,在女人斜后方望着女人不知所措的样子,故意说,“表现给我看。”

    “要表现?怎么表现?”女人歪着头,好奇地问着,在她的认知里,照顾一个人不就是无微不至地照顾吗。

    思考了片刻女人像是有主意了,起身在男人的衣橱里拿出一件黑色的居家服,给男人穿上了。

    穿上衣服的男人,双手环住女人的腰不让走,“你的回报没诚意。”

    “嗯。可是要怎么样才有诚意?”乔依然不解地问着,她是很有诚意来回报鸭子先生的,不管鸭子先生以前是怎么欺负她的。

    男人紧盯着女人,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他的薄唇,那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让乔依然去吻一个非她老公的人,这个很让她煎熬,她慌乱的眼神躲闪着男人炙热的眸光,樱桃般的小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被男人的手指堵住了。

    男人把她抱在腿上,攻城略地地侵占了她的唇。

    她挣扎,他把她抱得更紧。

    乔依然只觉得她被男人吻得透不过气了,大脑已经不会思考了,她整个人都是窒息的状态。

    当男人感受到单纯的吻满足不了他对她的渴望时,他粗粒的手指钻进女人单薄的衣物里摩挲着,他想更近一步来了解她的小妻子。

    女人早已被他吻得晕乎乎了,她双颊绯红的俏人模样,让男人的肾上激素飙升,只想尽快推倒这个软绵绵的女人。

    一阵铃声,他的手机这时候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男人并没有打算去接,他只想跟眼前的女人融为一体。

    失去意识的女人,被手机的震动唤回了心智,她想也没想挣扎着男人的侵占,一边阻挡着男人的进攻,一边接起电话。

    她的声音很飘,比以往更柔媚了,“喂,你好。”

    电话那端的夏管家对着手机确认她打的是大少爷的电话,而不是少奶奶的电话后,才接着说,“请少爷接电话。”

    那个声音听起来好耳熟,乔依然却想不起来在哪听到过,她起伏剧烈的心,随着男人离去的体温而逐渐平复了。

    原来不是她的手机,男人接过电话,神色凝重。

    “我马上出发。”男人低沉的嗓音说着。

    接完电话的男人,猛地起身换上衣服,像是要在着深夜出去一样,他换衣服的时候,背后那块明显的伤疤再次提醒着女人,男人救过她的事实。

    刚刚跟男人那羞人的一幕,让乔依然很羞怯,她丝毫不想说话,她很想赶快离开这里,但她又觉得身上很软,动弹不了。

    男人很快就收拾好他自己了。

    顾不上刚刚经历那一切的尴尬,女人焦急问着,“你可不可以不要出去?你后背还受伤了。”

    “别到处跑,嗯?”男人霸道地在女人那微肿的唇上盖了个印章。

    夜风习习,男人独自驾驶着宾利车消失在女人关切的视线里了。

    市中心环境静谧,装修典雅的花园别墅里,顾澈双腿交叠坐在偌大的客厅里,瞟了一眼顾海峰,然后注视着一身病号服的爷爷。

    凌晨两点的顾家,气氛尤其冷肃。

    顾海峰率先开口,“阿澈,你能让人先放了你阿姨吗?这样闹下去,对顾家的声誉不好。”

    “哼”,一个男人年轻时抛妻弃子,年老后为了那虚名,竟然把住院的父亲半夜闹回家,这种男人提到顾家的声誉,只是让顾澈觉得恶心。

    “我是个正当商人,更不会干那些妨碍施法公正的事情。”顾澈不以为意地说着。

    “阿澈,只要你跟依然不追究你阿姨的责任,她就会没事。依然那孩子,脾气温温柔柔的,她应该不会追究你阿姨的责任……”

    “看样子你的近视眼镜需要去换副老花镜了?”顾澈不屑地掠了一眼顾海峰,又用长指点了点他的脸颊,“依然打的。”

    他的右脸颊,依稀还可以见到五个细细的手指印。

    顾海峰和顾思楷面面相觑着,乔依然温和得跟个小绵羊一样,又怎么会出手打人。

    “依然打得对,一个男人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了,那的确该打。”顾澈意有所指地盯着顾海峰。

    过去那些事情,想必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任何改变了。顾海峰颓废地望了望大儿子,又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

    :请看书的各位美妞,把本书放进书架哦,方便以后找到我。

    可不可以给我点鼓励,认真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