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步步逼近的危险-私人婚-
私人婚

第380章 步步逼近的危险

    “岳母,你要是不想闹到家破人亡,那些不该说的,就烂在肚子里”,顾澈发觉他自己拿烟的手不由自主抖了一下。

    他怕了。

    怕乔依然有朝一日会离开他。

    怕她对他说,“顾澈,我恨你,我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

    他把烟头丢在脚上的废墟上,死劲踩着那烟头,犹如要一举打消所有他和乔依然身边不确定的因素。

    过了许久,柳正荣的哭声也渐渐小了,顾澈双手插在口袋,他双眸锁着浩瀚的天空,心里问着天上的妈妈,“妈,请保佑我,可以留住依然。我不能没有她。”

    一望无际的天空山闪烁着满天繁星,顾澈口袋里的手机一直在叫嚣着,他的思绪被打断了,电话接通后,方睿霖语气很疑惑地问,“你知道任鹿颂吗?”

    “嗯?”顾澈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无论是陆松仁也好,还是任鹿颂也罢,他都不会让他带走乔依然,更不会让他破坏他们的,他语气冰冷,“他怎么了?”

    “我们的负面消息爆出来后,在股票跌停的五分钟之后,那些趁低吸纳我们dl股份的大机构,我套了很多关系也没有套出来他们是帮谁在操作,他们现在手上保守估计已经有了dl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了。”方睿霖犹豫了一会才说,“你最近跟你老婆太黏糊,别怪我没提醒你,乔……”

    “我知道了,有什么事明天回公司再说。”顾澈不想听到方睿霖又老生长叹,说乔依然是别人的棋子。

    她不是他棋子,她是顾澈的老婆而已。

    当顾澈表情依旧坦然从容提着西米露回家的时候,乔依然正抱着笔记本电脑跟乔志远在挑着婚纱,“爸爸,你说我穿这个会不会太露了,胳膊上面都是光的,可是这个婚纱好漂亮啊,我好喜欢啊。”

    “也还好啊,现在婚纱不都是这样的吗,你喜欢就好,你问问阿澈。”乔志远看着自己大女儿看着婚纱就合不拢嘴了。

    他总算为他大女儿做了点事,没想到那么激一激婚礼就排上了日程,有哪个女人不希望有个难忘的婚礼呢。

    “哎呦,爸爸,这件也好漂亮啊,您看这裙摆像蛋糕似得一层层的,我真是挑花了眼睛啊,为什么漂亮的婚纱这么多,您帮我挑挑”,乔依然把电脑塞到乔志远怀里,又斜躺在沙发上了。

    “都买回来就行了,婚礼那天看哪个顺眼就穿哪个?”顾澈换完鞋子,把西米露放茶几上,就坐在乔依然身边,把她斜靠在沙发上的头放在了他膝盖上。

    把玩着顾澈的大手,乔依然撒娇地说,“买那么多婚纱干嘛,平时又不能穿出去,买一件最喜欢的就好了。你这次要再乱买一堆回来,我就真的生气了哦,我就不……”鉴于自己爸爸在场,顾澈也很反感她拿不结婚来要挟他,她立刻改口说,“小心婚礼那天我不出现。”

    明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可是顾澈心里就不由得往下沉了沉,他声音不带一丝温度,“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是再很浪费买一堆婚纱回来,我就在结婚那天不出现,让你丢人丢大发了,哈哈”,洋洋得意的乔依然觉得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顾澈的脸一定会被气成黑色的。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责问,“就那么想看我出丑,还是压根就不想跟我举行婚礼。”

    把老花镜推到鼻梁上的乔志远瞪了乔依然一眼,“不许说胡说,好好结婚,不许任性。阿澈还不是为了你好,好好说话,别动不动拿这种大事出来开玩笑。”

    乔依然讪讪一笑,对着她爸爸和顾澈做了做鬼脸,“我知道啦,爸爸你现在是完全都维护阿澈了,你又不是丈母娘,不用越看他越顺眼的。”

    “你这孩子……”乔志远看着顾澈不仅没生气还一脸宠溺看着自己大女儿,他心里虽然很高兴,但还是忍不住对女婿说,“阿澈,她以后再说这混蛋话,告诉我跟你岳母,我们来好好修理修理这丫头。

    见柳正荣对他们的话题还没有反应,乔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

    “我先去洗澡”,柳正荣自从进门后,就一直躲避着乔志远的眼神,她生怕被乔志远看出破绽来,这个男人虽说没给她几天好日子过过,但是从来都没有让她吃过苦头,比起当年那个畏罪自杀给她增添了不少麻烦的陆松仁要强了不少。

    乔志远看着柳正荣没精神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太累了,就关心着,“累就多泡会澡。”

    “阿澈,你们年轻人眼光接近点,我老喽,你们慢慢挑,我先回房了”,乔志远说完,也不让人扶,就杵着拐杖回了房。

    顾澈心里有事,眼睛虽然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婚纱,但是他大脑里还想着很多事情,想着这些年在他背后不断使坏的那些人,是不是也是陆松仁余党所为。

    “老公,你到时候婚礼上想穿白色西装还是黑色的西装啊”,乔依然发觉她只顾着为她自己挑着婚纱,却还没为顾澈看过什么礼服,“嗯,到时候婚礼上你是打领带了,还是戴领结呢?”

    “老公,阿澈,你到底是说话啊”,乔依然用着后脑勺撞着顾澈的胸膛,“顾澈,你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讲话啊。”

    随着顾澈眼前电脑屏幕的消失,他就看到了乔依然杏目圆瞪着他,“你干嘛不理我,你在想着什么?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婚礼。”婚礼可是女人一生中最期盼的事情之一了,她希望每个细节都可以跟他一起参与到其中。

    如果乔依然有胡子,她觉得此时的她,就可以用吹胡子瞪眼来形容了,他收回了思绪,“我在想,我要怎么压缩工作腾时间,然后带你去挑婚纱,拍结婚照。”

    原来是这样啊。

    她都还没想得这么细。

    结婚照?倒是也很值得期待的事情哦,她今晚上只沉静在要举行婚礼了的喜悦上,压根就忘记了还有结婚照这回事。

    他已经思考得那么仔细了,而她还以为她对婚礼一点都不上心呢,“老公,不要影响工作嘛,我们结婚日期也没定下来,还有的是时间慢慢准备。”

    “越快越好。”如果不是最近这些变故,他可以由着她无止境地往下拖,反正她也只能是他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没十足把握真相被揭穿后她还会愿意嫁给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