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当危险靠近的时候-私人婚-
私人婚

第382章 当危险靠近的时候

    “依然,你那么喜欢做蛋糕,不如你去法国好好学学做蛋糕。”陆松仁回来就是为了报仇,而目标之一就是他,还有顾家,只是现在陆松仁还把乔依然给牵连进来了。

    他不愿意让陆松仁知道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更不愿意看到乔依然成了陆松仁报复的目标。

    “是我们一起去吗?”乔依然开心地问着,去法国学习做蛋糕可是所有蛋糕爱好者的梦想,这可是乔依然从小的愿望之一。

    “我们干脆搬过去法国住,让岳父岳母也一起搬过去。”只有离开s市,那些仇恨和纷争就会离乔依然远点,那么他还能继续跟她厮守在一起。

    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有些秘密机会会像沉到海底的船骸一样了,尸骨无存。

    高兴了一小会的乔依然,等头脑逐渐清醒之后才细细思考着,“我们去法国旅游还行,我们都搬过去,我怕我爸爸不适应,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语言又要重新学,我怕他融入不了。还是不要了,老公你的事业也都在s市。”

    “你不是也喜欢法国吗?你听顾海峰提起葡萄园的时候,眼睛可是在发亮。”他真恨不得马上把她打包丢去法国,这个陆松仁,他又不能像对付敌人一样去对付他,却又不的不防着他。

    按照乔依然对顾澈的理解,她半眯着眼,搂着他脖子问,“连你自己爸爸的醋也要吃吗?我就是好奇一下法国而已,你就要搬家去法国,那我要是对月球好奇,你是不是也要搬家去月球啊?”

    “如果有需要就搬。”顾澈一心只想带她离开s市,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想要跟她白头到老。

    “洗洗睡吧,你呀,比我还爱吃醋”,乔依然戳了戳顾澈的胸口,“我们在法国旅游的时候,我也可以短暂报班学习嘛!我知道你对我好,只要我想要的,你都想给我。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其他的,我不想再去要求了,太幸福,我怕被老天爷妒忌。”

    一心想劝乔依然去法国的顾澈,不得不冷静思考着乔依然如果不去法国,他要如何避免。

    事实上,只要陆松仁活着,无论他们去哪里,都会有无穷无尽的后顾之忧,这件事让他很棘手。

    纵使他能自信从容面对任何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可是他发现他无法面对乔依然知道真相后会离开他的可能性。

    憧憬于未来婚礼的乔依然,连睡觉都是噙着笑,顾澈看着她开心的模样,一直无法入睡。

    他在脑海里飞速地过了一圈这几年的事情,处在他身后,不断想要他命,破坏他生意的人,他渐渐推断出这与陆松仁有着不可脱卸的关系。

    既然不打算让陆松仁知道乔依然是他亲生女儿的事,顾澈便又在乔依然身边加派了保镖,也让人时刻盯着任鹿颂,以防出差池,但至始至终就没有在任鹿颂的身边在看到一个中年男人了。

    那个陆松仁藏得还真够深的!

    …………

    乔志远的腿也渐渐好了不少,出门可以不需要用拐杖了,但是还是没有恢复到车祸前的状态。

    为了不让乔志远觉得待在家里无聊,这天乔依然带着父母在美幕商场逛着街。

    美幕商场是一个大型的综合娱乐中心,除了一般的百货类,还有着很多有个性的小店,还有一些工艺品和画的展览。

    而乔志远年轻的时候经常在家里画些画,后来家里经济压力大了,他也没闲心画画了,改为喜欢看画展了。

    “依然,这莫奈的画还挺不错的,这幅临摹作品相当不错”,乔志远站在画展中心最中心的地方说着,“我来带带我老花镜看看这是哪个画家的作品,这没有十年八年的练习,是画不出这么好的作品的。”

    乔依然勾着身子瞟了瞟说,“就是莫奈的画啊,上面介绍说这是真品,不是临摹的。爸,你眼睛好厉害。”

    “这,怎么可能,这幅画不是一直都在国外的博物馆里吗?怎么会在一个商场里面小小的展览馆里”,乔志远震惊不已,他虽然喜欢画,但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大师级别的真迹。

    耸了耸肩的乔依然,说,“我也不知道,晚上回家问问阿澈。问问他一个小商场里怎么有这么名贵的画。”

    乔依然是一点也不懂画,但是也知道莫奈不是个一般画家,她仔仔细细把这画打量了一番,在画的最下方看到了一个这次画展的介绍,“爸,这上面解释说着是为了感谢顾澈先生对什么项目的支持,那几个字母一看就不是英文,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心里不由得雀跃着,她老公就是有本事,都能把博物馆的画借出来展览了。

    乔志远也很欣慰,女婿有本事,他这个当岳父的也跟着开心,虽然女婿不是亲生儿子,但是那感觉就跟自己儿子出息了一般,很值得高兴。

    而在一旁坐着的柳正荣毫无兴趣欣赏画,但是她却是把两父女有说有笑的谈话入了耳,“依然,你是说着美幕商场是阿澈的,那我们买东西岂不是不要钱了,我们家正有好多东西需要买的呢。”

    一想到可以逛街不花钱,柳正荣就开心不已了,有个有钱女婿就是好啊,除了能让她长面子之外,买东西也可以无所忌惮了。

    懒得搭理柳正荣,乔依然对她这种不占便宜就是吃亏的性格很是不齿,“他只是股东之一,这商场不是完全都是他的。”虽然他是最大的股东。

    “那这公司也有我们阿澈的份,我待会去买东西,就说阿澈的名字,服务员应该就不好意思收我钱了。”柳正荣原本是打算花花顾海峰给的聘礼钱的,现在看来可以一分钱都不花她自己兜里的了。

    深深叹了一口气的乔依然不想再跟她起冲突,犹豫了一会,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无上限的购物卡,“你去买吧,别咋咋呼呼的,缝人就说顾澈是你女婿,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你这死丫头,有什么丢人的,我又没撒谎,我又不像那个王大妈,她女婿只是一个小主管她缝人就吹成了高管,我女婿是总裁,我………”

    “你要这么爱嘚瑟,卡给我,你就用你自己的钱。”乔依然说完,就要去夺卡。

    柳正荣识趣地说,“我不说,我不说。”

    人有钱之后,底气也是格外的足,柳正荣从前买不起的店,她统统进去看了看,尤其是那琳琅满目的珠宝店,她坐下就不想走了。

    “把你们店好看的项链和手镯,都拿给我看看”,柳正荣像个财大气粗的暴发户一样坐在珠宝店里指使着服务她的店员,“把最大的红宝石拿过来,给我看看。”

    店员客气又礼貌地问着,“请问你的预算是什么范围,我们再为您挑选几款红宝石。”

    “喏,看着挑吧,无上限的购物卡”,她还故意用那肉肉的手夹着那张无上限的购物卡放在了桌面上。

    店员一看这卡,态度立刻就殷勤了更多,这卡是不对外发售的,整个s市都只有二十张,“夫人,您慢慢坐,我去给您拿红宝石。”这可是位大客户,想必出手也会很阔绰的,说不准以后还会有很多贵妇人的客户。

    “等等,”一个温厚的声音响起,柳正荣感觉到身边的沙发逐渐下陷了不少。

    陆松仁对店员说着,“顺便再拿金戒指过来”,他又摘掉眼镜,眯着眼看着柳正荣说,“正荣,我们那个年代都是流行带金戒指的吧?”

    :因为周末,我这边houtai出了点问题,这章按道理是周日显示的,可是估计得周一才出来了,希望大家不要丢弃果汁,爱你们,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