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那个男人出现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384章 那个男人出现了

    当年陆松仁畏罪自杀后的第三天,柳正荣就发现她自己怀孕了,当时陆松仁留下的那堆烂摊子,柳正荣一个人负担不了,就只好委屈她自己,嫁给了爱慕她许久的乔志远。

    就算嫁给乔志远这么多年,乔志远也尽量像以前陆松仁一样对她呵护备至,可是柳正荣对他压根就没有爱,她心里还惦记着死去的陆松仁。

    另一方面她也恨他恨得不得了,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做生意,非要做违法的事,最后出事了就只能畏罪自杀,所以这么多年来,她对乔依然的感情是很复杂的,很想对乔依然好,又忍不住想起陆松仁的不负责任,于是把当年的委屈全发泄在乔依然身上。

    柳正荣跑出了商场,在商场后的小巷子蹲在墙角哭了起来。

    好不容易过上了风平浪静的日子,为什么这个陆松仁又要杀回来,明明当初是他不负责任在先,为什么要找他们报仇,还要报复到乔依然身上。

    正在画室的乔依然,看着她爸爸时不时就往门外边看,还不时说着,“你妈妈怎么接个电话人就不见了。”

    “那我给她打给电话让她回来”,乔依然电话拨过去,是一个陌生女人接的,乔依然纳闷了,“我妈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

    年轻的店员笑着说,“小姐,刚才你爸妈来我们店里买东西,他们忘记带走了,你爸妈看起来好恩爱啊,你爸妈虽然不是年轻人了,但还是很浪漫的嘛,试衣服的时候两人还接吻了,看起来好有爱啊。”

    她爸妈好恩爱?

    接吻?

    很有爱?

    她爸爸明明就跟她在一起,那么跟柳正荣接吻的男人一定不是他爸爸。

    乔依然整个人都僵住了,柳正荣刚才慌慌张张跑出去的那副鬼样子,原来是去跟男人私会了,她恨不得把柳正荣给碎尸万段。

    “依然,你妈妈手机是不见了吗?还是怎么回事?”乔志远有些急了,紧紧盯着乔依然。

    乔依然的脸色很难看,这让乔志远更加着急了,“是不是你妈妈出了什么事啊,依然,你把电话给我听听。”

    “谢谢,我待会过去拿”,望着乔志远的担忧,乔依然打从心里替他难过,柳正荣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又出轨了。

    “爸,没事,就是她买衣服的时候忘记把旧衣服拿走了,手机还在口袋里”,乔依然心里早就波涛汹涌了,但是为了不让善良的爸爸担心,她就尽量忍着心里的怒气。

    听到柳正荣没事,乔志远轻松地笑了,“还是跟年轻的时候一样,爱丢三落四的!依然,你可不能像你妈那样。”

    “我肯定不会像她那样。”出轨,而且还是惯性出轨。

    若不是担心身体还没康复的乔志远一个人待着会出什么事,乔依然真想立刻去掘地三尺把柳正荣和那个奸夫找到,把他们统统丢去公海喂鲨鱼。

    “依然,我们一起去把你妈妈的手机给拿回来吧”,乔志远才说完,乔依然就赶紧拒绝着,“不要,我们不能一起去。”万一店员到时候再乱说话,该怎么办。

    “是的,是的,你看我这是急糊涂了,你妈妈手机又不在身上,我们又离开画室了,她就没办法找到我们了。”乔志远恍然大悟活过来,“依然,你去给你妈妈拿手机,我坐在这里等她。”

    乔依然马不停蹄地跑到那专柜去把柳正荣的手机和外套给拿回来了。

    帮柳正荣保管东西的店员忍不住跟乔依然感叹着,“你居然已经这么大啦,叔叔阿姨看起来还好年轻哦,尤其是叔叔,温柔体贴地不得了,有个那么脾气好的老爸,是不是很幸福啊。”

    “谢谢,作为乔志远的女儿肯定很幸福”,她不想让外人知道她妈妈刚才是跟奸一夫在一起,所以才直接说出了她爸爸的名字。

    “哦,你爸爸姓乔吗?”店员疑惑了,她怎么记得那信用卡上刻的姓不是乔啊。

    乔依然双眼扫视着这层楼,没看到柳正荣的身影,也没听到这店员说的话。

    她双眸快要喷火了,她紧紧握着柳正荣的衣服,恨不得把柳正荣和她衣服统统撕碎了。

    可视线范围内压根就没有柳正荣的身影,她又跑上跑下去找,也没找到柳正荣和男人的身影。

    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美幕商场的保安队长站在她身后问着,“顾太太,你找什么呢?要不要我帮忙?”对于这个大老板的妻子,保安队长一直都很有印象。

    上次把她误认为小偷的事情还没当面道歉呢。

    “我,我……”乔依然紧张愤怒的心绪在看到保安队长的时候放缓了,她挤出了一丝微笑给他,“您好。好久不见。”

    “顾太太还记得我,上次珠宝店那事真的很过意不去,也没机会跟你当面道歉呢?”耿直的保安队长,双手合十对乔依然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上次的事情,因为他的耿直,差点害他丢了工作,也正是因为他的耿直,没有接受郑彦的私了提议,所以又得到了顾总的欣赏,还给他加了薪水。

    “上次的事不怪您。”乔依然说话的同事还在四处搜寻着柳正荣的身影。

    “顾太太,是和朋友走散了吗?要不要我找广播帮您找一下?”保安队长总希望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乔依然。

    找?

    广播找?

    这样岂不是就会惊动了柳正荣吗?

    她冷静地想了想,又看了看保安队长,“我能不能看看某个专柜的监控视频?”

    她想把柳正荣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证据甩在她脸上,让她以后端正做人,不是全世界都是傻子,别人不说,不代表就没人知道。

    “这个嘛。”保安队长摘了摘他头顶上的保安帽说,“按照公司规定,没有高层和警察的介入,我们是无权向非商场工作人员调出来的。要不,你直接找顾总,就可以省掉中间的审批程序了,毕竟我只是一个保安队长,没有太大的权利。”

    难得遇上顾太太,又难得遇上顾太太需要帮忙,保安队长帮不上,觉得很是愧疚,“对不起,顾太太,要不您给顾总打个电话,一旦他同意,过了公司的程序,我就马上带你去看。”

    “这样啊,那您先去忙,我不看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是我钥匙扣丢了。”乔依然故作庆松说着。

    那只保安队长,立刻就拿出了纸笔记录着,“顾太太,您说是什么样子的,我让同事们帮您一定去找到。”

    “不用了,我再去买个,又不是什么值钱东西,好好工作哦”,乔依然可不希望家丑外扬,她快步离开了保安队长,就打了电话给顾澈,“老公,可不可以帮我删掉美幕商场的一段视频?删之前,我先要看清楚哪个男人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