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闷骚的男人哄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386章 闷骚的男人哄女人

    可是,他又抿了抿唇,没头没脑说了句,“免得你日后又要羡慕别人。”

    他按了按手机,又把手机收回了口袋,看这个小白眼狼到时候怎么评价他。

    “你是什么意思?我要羡慕别人什么啊?”乔依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想扔掉望远镜,回头好好问问顾澈。

    这次,顾澈直接把她双手扣在了那长筒的望远镜镜上,乔依然只觉得右手被顾澈拉扯了几下,随后他又晃动了几下望远镜,“第一站,市妇幼医院,22年前,乔依然出生的地方。”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是在妇幼出生的啊,我爸告诉你的吗?”乔依然好奇地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市妇幼医院的烫金字上面有个红色气球,“咦,现在的妇幼好可爱啊,还会挂个大写的m。

    听着自己小妻子银铃般的笑声,顾澈下巴抵在她头顶,“第二站,乔依然位于人民路的旧家。”

    “吼吼,这个可是我告诉你的哦,我旧家恰好就在那个摩天轮的地方。”乔依然用激动地用脚点了点地,“怎么会这么巧,这里也有个气球啊,这次是大写的a。”

    “老公,你是要考我英文吗?”乔依然有些紧张地想抠抠脸,但是手被顾澈给握住了,她朝顾澈扬起了脸,“帮我抠抠左脸,好痒。从小遇到考试,就左脸痒,我拼单词很差劲的,你要写在本子上我才认识哦。”

    顾澈并没有用手去扣乔依然的左脸,而是用薄唇吻了她的左脸,“还痒吗?”

    “嗯嗯,不痒了。顾老师出的题太难,小心晚上睡床底下哦”,乔依然威胁着,“好端端要考我干嘛,我又不上学了。”一听到考试两个字,她真的全身都很不自在了。

    感受到她的不自在,顾澈就把按着她的手给收回来了,单手搂着她的腰,“不难,今晚我们叠罗汉。”

    什么叠罗汉?

    他们又不去庙里。

    乔依然想了想,觉得所谓的叠罗汉,应该就是她被欺负了,又羞又气的女人,用重新得到自由的手捏了捏他紧实的腰,“你……继续考试好了,成天思想就只会不健康。”

    “你是我老婆,又不是我同学,我不要对你规规矩矩的”,这个什么时候都香喷喷的女人真好闻,顾澈的薄唇在她耳边缓缓说着,“第三站,美嘉幼儿园。”

    “哈哈,这个幼儿园居然还没有拆,这都多少年了啊,我来看看这里是什么字母,大写r。好好玩哦,下一站,会是什么字母呢?是大写字母o,还是什么大写字母k呢?还是?”乔依然已经很有兴趣往下猜了。

    看着她正在兴头上,顾澈正想着要不要换个方式,要不然太好猜了,这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就更加确定了要换个更好玩的方式,“依然,我们来填词玩吧,这样才有挑战性。最后一站,是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你的娘家。”

    “干嘛不一个个字母来,你明知道我笨,还要这样不按照顺序,顾澈你是不是故意的啊,一天不欺负我,你是不是就睡不着啊”,乔依然不乐意地跟着顾澈调整的方向看着。

    看着那红唇不情不愿说着,“我家那栋楼的楼顶帮着一个大写k的红色气球。哼,我待会要是猜不出来,顾澈,你今晚就去抱着那个大写字母k去睡天台。”

    不爽归不爽,乔依然还是很有兴趣进行下一个字母的游戏,“你别磨蹭啊,下一个。”

    还真是爱较真,换了别的女孩子,生气了,直接就会不干了走人吧,顾澈吻了吻她耳垂,“给个机会,你选,你想看第几站?”

    “第八站”,乔依然随口一说,顾澈就带她转了一圈之后,她才在望远镜里面看到了她之前工作的幼儿园,“哇哦,这次居然是个小朋友拿着红色的气球,还是个大写字母o,之前出现了那几个字母来着,第一个m,第二个a……”

    生怕她随口就给拼出来了,顾澈立马按着她的头说,“第六站,女子高中,乔依然读高中的地方。”

    “看样子我爸爸跟你把我以前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个遍啊,这一站是大写字母m,怎么又有m啊,究竟是几个单词啊?“乔依然抓狂了,“你考题出的一点都不严谨,都不说是几个单词的,我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

    “玩个游戏而已,要准备什么。”顾澈咬了她耳垂一口,“反正怎么着,都是你赢!”

    “那还差不多。”乔依然开心地忍不住扭了扭身体,又催促着,“赶紧带我看剩下的,我要让你知道乔老师也是有真才实料的。”

    “恩,料很足”,顾澈搂着她腰的手往上摸了摸,“隔着棉花都能感受到你的真材实料。”

    “还考不考啦,不考就揭晓答案啦”,乔依然吃笑着把他手给拍下去了,“每天都要碰,怎么还没烦。”

    这个还真不会烦,顾澈一边调着望远镜,一边在她额头便说着,“你吃饭都不会烦,我又怎么会烦。”

    “不要脸,不要脸,顾澈你大白天的时候比晚上还不要脸”,乔依然红着双颊,嘴上不停歇,“以后我要是看到有不要脸的比赛,我一定要给你去报名。”

    有些话说出了,就要负责任的,顾澈把望远镜从她面前推开了,他双手搂着她腰,使他们身体贴的紧紧的,“要不要在大白天一起做做不要脸的事!天台隔音好,你可以尽情叫。”

    他说话的时候,那双大手在她身上不老实地游走着,她耳边尽是他鼻息和嘴间温热的气息,而他还故意把她又抱紧了许多,乔依然不敢动弹,因为这个角度,正好碰到了他身上最爱逞凶作恶的东西了。

    她紧张地咬了咬唇,又用手推了推他胳膊,装着不懂他说的话,“我是个上进的乔老师,我要继续考试!”

    “交考试费了吗?”顾澈把她身子转了面,又指了指他薄唇,“一个吻,一个题。”

    “那好吧!”乔依然踮起脚,狐疑地看着他说,“究竟还有几个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