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花样求婚-私人婚-
私人婚

第387章 花样求婚

    话音刚落,她的下巴就被顾澈捏住了,他重重吻了一口,“这是回答你刚才的问题,还有三个题。”

    “三个题啊!”乔依然不自觉地就把脑袋往后移,抿着唇说,“那继续吧。”

    本来只是想逗她玩的索吻,她越抿唇,就越让顾澈想多吻她几口,于是顾澈抱着的头,啃噬了起来。

    “喂,你,你……呜呜,唔,你”,乔依然受不了他这动不动就发情乱吻人的样子,她越逃,他就越来劲。

    “这不……止……三……个……了”,乔依然握着拳捶着他后背,吻就吻好了,干嘛总是要咬她,她咬了他舌头一口,他才没那么激烈地吻她了,“你松开,让人看见了不好。”

    “你这耳朵又不好使了”,顾澈带着惩罚性质地咬了她耳朵一口,又轻轻吻着她耳垂和脸颊,“小东西,我再说一遍,我们在这里生宝宝,你可以尽情地叫,不用担心你爸妈会听见。”

    就不该跟他来天台的,乔依然反咬着他鼻子,“什么考试全是骗人的吧,你就是想来这里欺负我。”

    “又猜错了,我是来存心考你的,可是你总勾引我,屁股一直晃来晃去勾引我”,顾澈松开了乔依然,只见她羞得赶紧伸手向后捂住了屁股,“那是你误会了,我屁股本来就长得翘,我没有故意晃来晃去……”

    “继续考试,答不出来就打屁股”,顾澈又把乔依然的脑袋按在了望远镜上,“鉴于你考试费交的不全,因此三个问题会一晃而过。”

    以前只听说过不平等的条约,却从来么你听过还有这种不平等的考试,乔依然瘪了瘪嘴,又不想认输,她吐了吐舌头,“略略略,来就来呗。”

    “有骨气!”顾澈一只手调着望远镜,一只手故意把手垂在她身旁,装着不经意的样子碰了碰,“又大又圆,这得生儿子,可是我喜欢女儿。”

    “啊?怎么这么快,我就看到我小学,初中,高中,然后就看清楚其中一个大写的字母y”,乔依然望着顾澈把望远镜的距离调混乱了,她拿着望远镜东调西调,却看不到她的小学,初中和高中了。”

    双手插进口袋的顾澈,摸着口袋里的东西,修长的手指在口袋里得意地敲击着,宠溺的眼神看着眼睛又急又燥的女人,就这样陪在他身边就好了,他只要她在身边。

    无论是陆松仁还是别人,他不允许任何人来挑拨他们的幸福。

    而陆松仁是她亲生父亲的事,按照她对乔志远那么深的感情,想必她也是不想知道的。

    “依然,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害怕失去你,所以有些事实我不想告诉你”,顾澈看着她,在心里说着,他本来就不是个善良的人,至始至终都不善良,既然陆松仁去泰国投靠了任鹿颂,那么他就想办法让陆松仁和任鹿颂尽快回泰国。

    “我来拼拼,会是什么单词呢?”乔依然在她包里摸出了纸和笔,凭着记忆她写下了,mar,然后中间空间一些位置,又在很右边才写下一个k,又重起了两行在mar和k之间依次写下了,o和y。

    “平时傻傻笨笨的女人,做起学问来还一套套的”,顾澈拉着她的长发,又把下巴靠在她肩上看着她在纸上写写画画组合着单词。

    乔依然抬起胳膊,就想把他下巴赶走,“你很重耶,赶紧走开,让我好好思考这个单词,等我拼出来了,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跪下来喊我一声‘乔老师’。”

    沉浸在她小世界的女人咬着笔杆,紧张地画掉了错误的拼写单词,又重新拼写着,“还差几个字母也不知道,这拼写可真不容易啊。”

    “一共九个字母,剩下的两个字母能从其他七个字母中挑出来。”顾澈拍了拍膝盖,“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跪下来叫你一声‘乔老师’。”

    咬着笔杆的乔依然,回头看了看顾澈,又曲着腿指了指顾澈的膝盖,“小顾子,你把两边膝盖拍干净点,本宫马上就要猜出来,要你跪下来叫我‘乔老师’了。”

    “单膝就行了,又不是过年拜长辈”,顾澈看了看时间,“乔老师,考试可是有时间限制的哦,还有十分钟考试结束。”

    什么?

    还时间限制?

    “这考试又不正规,凭什么还要有时间限制”,乔依然把长发缕到了耳后,不停重新排列着字母,“算了,我把o跟k摆一起好了。”

    顾澈凝着她认真的模样,不时替她把垂下来的长发缕到了而后,她细软的头发摸起来真舒服。

    正认真拼写的乔依然,不时斜着眼睛,带着胜利的眼神看着他。

    直到她把那组字母整整齐齐写在纸上后,兴奋拍着手掌说,“小顾子,给本宫跪下!”

    她转头没看见顾澈,却听到地上有“砰”地声音,她低头就看见顾澈正拿着一个黑色的锦盒,单膝跪地,正含情脉脉看着她。

    乔依然咬唇笑了笑,又看了看天空,她捂着嘴笑了笑,看着手上她刚刚拼写出来的字母,marrymeok!

    “依然,嫁给我”,顾澈把黑色的锦盒打开了,那盒子里是蒂凡尼高级订制的钻石戒指,“你说过……”

    “我说过要你跪下来叫我乔老师”,乔依然朝着顾澈走进,看着盒子里那闪着耀眼光芒的戒指,她眼角泛着幸福的光芒,又盯着顾澈,“怎么我被求婚还要做题啊。”

    “因为你是‘乔老师’”,顾澈在网上可是搜寻了一大堆求婚的方式,发现每种求婚到最后都免不了要单膝下跪,于是他就想出了这招带乔依然回顾过去的求婚,“marryme,ok!”

    乔依然站在原地,感动的泪水模糊了她双眼,她觉得能跟顾澈在一起就是幸福了,他曾经说过他不相信爱情,不相信婚姻,只肯给她名分和钱,可是现在他也给了她爱情,还给她这么难忘一个求婚。

    她的手都已经伸向了他,却在他给她戴戒指的时候又缩回来了,顾澈急得站起来想强行给她戴上,乔依然双脚跺了跺,吸了吸鼻子,“我还没答应你,你给我跪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