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也可以不跪-私人婚-
私人婚

第388章 也可以不跪

    新第388章

    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谁让他小妻子在他心里比黄金还值钱呢。

    男子汉大丈夫,跪就跪,但是顾大总裁的脾气就没有先前那么温柔了。

    乔依然看他蹙了蹙眉,她心情很好地用脚尖在地上画着圈,“你要不想娶我,也可以不跪的嘛!”

    “乔!依!然!”顾澈一字一句咬着牙喊着她,那架势恨不得吃了她。

    他越是生气,她就越是开心,“谁让你以前仗着我喜欢你,专门欺负我。尤其是一开始的鸭子先生,真是把我骗得苦死了,你个坏胚子!”

    这个嘛,当时的确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顾澈不得不承认,他自己也很怀念那段日子,那个小心翼翼控制着她自己不要喜欢鸭子先生的女人,“那不是挺有情趣的吗,如果没有鸭子先生的存在,你还会喜欢我吗?”

    “不知道,”毕竟当时是以那种还债心态嫁过去的,估计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时间培养感情。

    “那你平时干嘛总要欺负我,你的坏历史太多了,我要在今天跟你算清楚”,乔依然双手抱着肩,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看着顾澈,但在顾澈身子又略微抬高的时候,她就急眼了,生怕他耐心耗尽,不好好求婚了。

    “你是打算以后不过了吗?你现在要我跪这么久,就不怕以后每晚都跪吗?”顾澈倒也不恼,自己女人嘛,随着她性子宠宠也不会少块肉。

    方才自信满满的女人,看看她双腿,又扶了扶她腰,这个男人可在那种事上,从来就不要脸。

    “哼,你态度太差了!我不想答应。我也要你尝尝求而不得的痛苦,哼,我告诉你,我追你追的可辛苦了,我不能就这么便宜地答应嫁给你。”

    这个小东西犯倔的样子实在是太没有情调了,顾澈风淡云轻地笑了笑,他深邃的鹰眸锁着她双眸,用着低沉醇厚又蛊惑人的声音说,“依然,嫁给我,好吗?”

    看着她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时候,他又用英语说着,“marryme,ok?”

    “好,ok”,乔依然想笑着对他说,可是激动的眼泪就是忍不住跑了出来,“求婚就该是这样嘛,你刚刚求婚是什么态度,压根就是命令我嫁给你,你早这样,我就不让你跪这么久了,戒指给我戴上,赶紧起来吧。”

    看着戒指缓缓带进了自己的无名指,顾澈深情地吻着她无名指,这一刻乔依然才发现她手上的异常,“我以前的戒指呢,什么时候不见的?”

    慌慌张张的情绪取代了她原本应该有的喜悦,乔依然着急地在地上寻找着。

    “喏。”顾澈看着乔依然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无奈地把戒指给掏出来了,她这才不急了。

    “你什么时候把我戒指弄过去的。”乔依然不悦地质问着,心里甜丝丝的,觉得顾澈为了求婚真是花费了很多心血。

    富可敌国的顾澈买得起天价的戒指,却也愿意花心思哄她,给她这么难忘的求婚,乔依然用另一只手背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她用带着无名指的手,拉着顾澈,“还跪着干嘛,起来!”

    “顾太太你太好哄了”,顾澈拉着她带着无名指的手,站起了身,捧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和她鼻子碰着鼻子,额头对着额头,“我知道这都是因为你爱我。”可不可以无论发生什么变故,都爱他,都能让他哄好。

    “嗯嗯”,乔依然抱着她,哭了又哭,“老公,谢谢你,我从来都没想过你会跟我求婚的,我觉得你能爱我,就是老天爷给我最大的恩赐了。”在遇见顾澈以前,她幻想过无数次被求婚的场景,爱上顾澈以后,她就只期待这个男人能爱她就够了。

    “傻!”顾澈叹了口气又说,“本来是打算找个晚上跟你求婚,求完婚,还会有烟花出来的,我看你今天气得脸都绿了,才想做点事情让你开心。”

    感动的女人,暂停了哭泣,捶了他一拳,“你怎么这么没原则。”

    “那戒指还我,下次再跟你求婚,放烟火。”

    “不要”,乔依然带着无名指的右手藏起来不让他碰,“送出去的东西,不许拿回去。”

    两人在天台一直拥抱着,亲吻着,到了天黑也不想离去,顾澈索性让美幕商场的西餐厅给他们在天台布置了一场烛光晚餐。

    迎着月亮和天台浪漫的灯光,还有这烛光,乔依然傻傻愣愣看着顾澈,“老公,你说这桌子为什么要做这么长,以至于我看你,都要伸长了脖子去看你。”

    心情很好的乔依然端着一杯红酒,学着好莱坞大片上的女主角们,风情万种地朝着顾澈抛着眉眼,又故意把手指放在嘟起来的红唇上,还故意甩着那柔顺的长发。

    顾澈抿了一口酒,那口感极佳的液体,滑过他喉结的时候,让他觉得浑身灼热,他扯了扯领带。

    这时,乔依然也走到他身边了,攀着他脖子,她弯腰举着酒杯,顾澈把她拉到大腿上坐下,乔依然把酒杯放在他嘴边,“这样看,脖子就不累了,老公,我喂你喝酒。”

    言毕,只见乔依然端起酒杯往嘴里倒了一大口酒,她捧起顾澈的头,想用亲吻的方式喂他喝酒。

    锐利的鹰眸眯了眯,迎合着她,他只浅酌了她香甜口中的一滴酒,就使计谋让她把酒全数给喝进去了,“老婆,我还想喝。”

    酒量不佳的女人,头已经开始觉得昏昏沉沉了,她纳闷着,“怎么我喂你喝酒,全变成我喝酒了。”

    “多练几次就好了”,顾澈勾了勾唇角,眸底闪过一缕精光。

    单纯无心机的乔依然又怎么是腹黑顾澈的对手呢,如此反复,半瓶红酒都喝进了乔依然的肚子里,“好热,真的好热。”

    乔依然把身上的外套给脱掉了,要不是顾澈拦着她都要把打底的长袖衣服都给脱掉了,“老公,我好热,头好晕啊,我可能是喝醉了。”

    “宝贝,你没喝醉”,顾澈的手在她长袖打底衫外面摩挲着,浑身滚烫的乔依然很享受那温柔的抚摸,她不停往他怀里靠着,她还轻轻舔了舔唇说着,“真,舒服。”

    “想不想更舒服?”在黑夜里化身为一头饿狼的顾澈,肆无忌惮地探进了乔依然衣服的下摆,他熟练地解开了她贴身的小衣,又把她拦腰抱起到了栏杆边。

    他把她放在那大理石的护栏上,趴在她身上啃咬着她身上的清香,“别,别……”

    半晕半醒的乔依然,侧头就看见了底下的车辆,她想起身,无奈身子早已软成了一滩泥。

    “老婆,你为什么这么爱勾引我”,顾澈在她耳边哈着热气,她的双腿被他完全抵住了,乔依然摇头,“我,我没有,我……”

    “可是我被你点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