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不如人意的转折-私人婚-
私人婚

第389章 不如人意的转折

    当一阵异物感袭来,乔依然酒也醒了一半,她感觉到身后的人正在挥洒着他的汗水,她双手抓着阳台的扶手,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

    “你总要我穿裙子,是不是就为了方便你随时发情”,乔依然咬着牙低吼着,那不争气的身体总忍不住朝他靠近。

    顾澈咬着她脖颈,“老婆,不要把话说那么难听,这事最享受的还是你。”

    不想跟他在这话题上纠缠,她便由着他,可他还是不满意,一直到听到她发出声音的嘤咛声才满意。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依然只感觉她双腿都不能走路了,顾澈才放过她,他要抱她下楼,她不愿意,却发现她双腿走路都异常困难了。

    电梯里,乔依然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整个人红扑扑的看起来更加有女人味了,顾澈忍不住按着她肩膀又在电梯里吻了起来。

    见乔依然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顾澈不忍心继续折腾她了,“我们今晚回公寓,你好好泡个澡。”

    “我想回我家”,乔依然擦着满嘴的口水,顾澈瞥了瞥她双腿,“你爸妈看你走路困难的样子,指不定以为我欺负你要你下跪了,可是明明下跪的人是我。”

    心情极佳的顾澈权当乔依然的白眼是爱慕的眼神,她低吼着,“我要跟你回公寓,我明天早上还能下床吗?”

    “你本分点,少勾引我就好”,顾澈抱着她的腰,一副跟她讲大道理的样子。

    连抬眼皮都嫌累的乔依然,窝在他怀里,“随便了,我什么时候能拦得住你。”虽然累,但是跟相爱的人做亲密的事情,也是一种幸福。

    当电梯“噔”地一下打开的时候,顾澈喜上眉梢的表情就僵住了,任鹿颂正站在电梯门外,但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

    “依然?”此时的任鹿颂用着平时跟乔依然讲话时候的谦谦君子的模样。

    乔依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就强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任叔叔,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回家啊?”

    “哦,约了个老朋友。”任鹿颂看了一眼顾澈,主动朝他伸手,“你好,我是任鹿颂,经常听依然提起你,顾先生,久仰大名了。”

    装平和?

    既然要装,那就这辈子都装下去,顺带带着陆仁松一起装?

    最好是装着一起回去泰国,别在s市晃荡了。

    顾澈是一贯的从容自信,跟任鹿颂握了握手,“任先生,你好。这么晚还来光临我们美幕商场,实在感谢。”

    “哈哈,依然,顾先生,再见了”,任鹿颂走进电梯里,扬着手朝外对他们两人指了指。

    两个男人都暗自在各自心里估量着对方,一直到下了电梯的时候,顾澈都能感觉到任鹿颂用着一种仇恨的眼光看着他们。

    他微微侧头的的时候,余光却又看见任鹿颂那柔和的眼神看着他们,尤其是看着乔依然的时候,他故意用身体把乔依然给挡住了,“任先生,再见。”

    回家路上的乔依然没多久就昏昏欲睡了,顾澈一直在回想着刚才跟任鹿颂见面的场景,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要异常小心,何况他还是陆松仁的表弟。

    回到久违的公寓,顾澈的心情一点也不踏实,他把乔依然抱回房间的之后,就打开电脑看着最近一系列的股票动向和公司里最近出的大大小小的麻烦。

    有些事情,越来越明显了,看样子要适时做点反击才好。

    但是那些亏欠,那些不能让乔依然知道的事情,让他在书房里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着,他站在主卧门口看着睡熟的乔依然竟有些不知所措了。

    如果,被她知道了事情真相,他们是不是就无法挽回了,看样子一定要封住柳正荣的口才行。

    翌日,乔依然睡醒的时候,发现顾澈不在身边,她摸着被子又感觉不到他的温度,浴室里又没有洗澡的水声,她软软地叫了声,“老公,你在哪里?”

    听不到回响,乔依然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上,就小跑出了房间的门。

    正在书房里闭目养神的顾澈,听到乔依然把门甩的“哐哐”直响的声音,就跑出来了。

    “老公”,乔依然朝他跑去,“还以为你求了婚,就跑掉了,看不见你,真的吓死我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早上起来若是看不见顾澈,心里就会胡思乱想,总担心着他不要她了。

    或许还是她太不自信了吧,顾澈明明也是爱她的啊。

    “傻”,顾澈揽着她肩膀,“昨晚你睡着之后,我总是忍不住想碰你,就跑来书房了。”

    “讨厌,讨厌死啦,怎么一大早就开始耍流氓了”,乔依然真恨不得把他打老实点才好。

    昨晚两人都没有洗澡,于是两人在清晨一起泡在浴缸里,顾澈看着窝在他怀里像个乖巧家猫一样的女人,他缓缓地说,“以后不要在跟任叔叔来往了。他对你不单纯。”

    从柳正荣哪套说辞上来看,那个陆颂仁接近乔依然就是为了帮陆松仁报乔志远的夺妻之恨,陆仁松还不知道他是乔依然生父的情况下,想对乔依然不轨。

    从他的担忧上来看,他倒是不怕陆松仁报仇,他担心的是乔依然得知她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老公,怎么又扯到这个话题了,一个叔叔的醋,你又要吃吗?”乔依然觉得顾澈有些无聊,她捧起一手水,对着他脖子浇了去,“让你清醒清醒。”

    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简单女人,还当着这个任鹿颂是个好人,他倒是直截了当地说,“男人看男人,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他这种年纪的男人,正是爱勾搭小姑娘的时候。你都嫁给我了,就不允许跟这些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往。”

    “任叔叔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乔依然觉得顾澈多疑了,“难道你不相信我吗,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

    “我是不相信他”,顾澈拍着乔依然的脸说,“用你的话说就是,小狗看见了肉骨头,他能不想歪心思吗?你这种好骗的年轻女人,总在他身边晃悠,他能不起歹心吗?我让你以后别见,你就别见了。”

    乔依然对任叔叔的印象很好,所以就不乐意顾澈这样说,“他真的不是这样的人,我觉得我没看错。”

    “乔依然,你以前说郑彦不会喜欢你,后来呢,你那眼神,什么时候准过。”

    无端端地提起郑彦那事,乔依然还真没法反驳了,但她就是很反感顾澈说任叔叔对她不怀好意,“是不是以后你看谁不顺眼,就统统不让我见了,我还有没有自由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