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不许跟任叔叔来往-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0章 不许跟任叔叔来往

    郑彦这两个字,已经很久不在他们生活中出现了,提起他,乔依然心里还是有点虚。

    曾经以为他和她一样,都是怀着对童年单纯的美好延续,可他却当着顾澈的面那么赤一裸一裸的跟她表白过。

    她觉得这样的顾澈除了很不讲道理之外就是不相信她,她起身就不想在泡澡了,可她才弓起身子,就被顾澈给拉入怀中了。

    四目相对,他深邃的眸子里,写满了认真与理性,让乔依然一度觉得刚才说那么不讲道理话的人不是顾澈。

    “你说过要对我忠诚,为我养老送终,还算话吗?”他这辈子余下的几十年,真的很希望乔依然陪在他身边,他轻轻抚摸着她因为泡澡而变红的脸颊。

    乔依然心里有气,但还是点了点头,“算数。”

    “那就不要跟什么任叔叔来往,我……”很怕,怕你跟他们走,顾澈定定地看着乔依然,心里虽然很沉重,但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异样,“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第三者。”

    第三者?

    什么叫第三者?

    乔依然不乐意了,顾澈把她搂得很紧,她没法子逃离,就只好用脚在浴盆里溅出了水花,表达着她的抗议,“你嘴上说相信我,可是你说的话是相信我吗?难道我出轨了吗?我说过的我就会做到,倒是你,你敢跟我做这种保证吗?”

    “会。”顾澈斩钉截铁地说,他浩瀚无边的墨眸凝着乔依然气呼呼的脸颊,“在我还是鸭子先生的时候,你说过你会一辈子待在顾澈身边。”

    可不可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在他身边一辈子。

    听到鸭子先生四个字,乔依然感觉到气呼呼的心得到了片刻宁静,那时候的顾澈虽然可恶,可是总的来说还是对她不错的,毕竟她对他的爱意就是在那时候埋下的。

    她本来就不是喜欢吵架的人,她也相信顾澈也绝对不会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虽然他经常都很霸道,他的霸道在平时也是对她好的一种方式。

    她在心里劝她自己不要跟他吵架,要跟他讲道理,她放软了声音,“老公,你是除了我爸之外,我最在乎的人,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武断莫名其妙就说任叔叔不好,还不让我们见面。”

    尽管乔依然跟任叔叔还没达到经常见面的程度,但是以后做义工可能会避免不了会经常遇见,她不想暂时欺骗顾澈换取这刻的安宁。

    既然决定携手走一辈子,就要互相坦诚,这是婚姻的基本。

    听到乔依然说的“你是除了我爸,我最在乎的人”,顾澈心里有些吃味,为什么他不可以是她心里了的第一位,理智上他很清楚乔依然和乔志远是割舍不掉的亲情,可他就是忍不住心里有些失落。

    他不说话,渐渐松开了乔依然,起身,拿着厚厚的浴巾快速地擦干了身体。

    “你今天状态不对劲,这个话题我们改天谈,虽然我不会刻意去约任叔叔,但我也会照常见他,”乔依然的语气很生硬,她往浴缸里沉了沉,每次跟顾澈发生争执,她都觉得很累。

    为什么相爱的两人不能多点信任,她自认为在顾澈看不见的地方,她也是很注意跟别的男人保持着距离。

    “我说不让你见,就不让你见”,顾澈眼见着乔依然把头都埋进了水里,他紧张地把她从浴缸里给提溜了出来,裹上了浴巾,把人就往卧室床上奔了去。

    湿漉漉的乔依然叫嚣着,“把浴巾给我,要不然床单全会湿掉了。”

    顾澈仍旧是自顾自地把她扔进了被窝,给她把全身擦干净之后,他又用快干的毛巾给她包着头,“乔依然,你是我老婆,我说的,你就得听!”

    “不讲道理的话,我不听”,上次郑彦的事,跟这次任叔叔的事,压根就不是一样的,她和任叔叔可是中间整整隔了一辈,“只有心里憋着坏水的人,看别人才会觉得别人也憋着一肚子的坏水。”

    正从浴室里把吹风拿出来的顾澈,听到乔依然这样说后,二话不说,直接不悦地把吹风摆弄好后,给乔依然吹起了头发。

    他的动作没有以往温柔。

    乔依然耳边是吹风的“嗡嗡嗡”声,她就着这巨大的噪音继续跟顾澈理论着,那张小脸逐渐由很生气变得渐渐柔和了下来,甚至还带着求人的语气。

    他受不了她求人的语句,还有用她那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她,于是顾澈把吹风直接给调到了最大档,以至于能完全掩盖住她说话的声音。

    待她头发八成干之后,顾澈直接把吹风仍在了床头柜了,那甩吹风的巨大动静,惊得乔依然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她已经很久没看到他跟她发火了,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对她摔过东西,刚刚他分明就是在摔东西,她想说的话也忍住了。

    抬头就看见他冷着一张脸,他脸上的线条紧绷着,他正低眸看着她,那眸光中透着狠厉,还有杀人似的光,“你还想要你这双腿,就哪里都不许去。”

    他曾经对她再凶,也不会用这种眼神看她,乔依然觉得眼角热热的,她用着细小哽咽的声音说着,“我做错了什么,你就要这么对我。”明明是你不讲道理。

    这个房间再待下去,顾澈怕他自己会忍不住直接拿起领带绑着乔依然,他关上了房门,站在房门口给保镖打着电话,他还时不时听着房间里的动静,生怕乔依然在他眼皮子地下就跑了。

    “胜男,你过来把依然送去海边庄园。”

    他的声音不是很大,但足以让房间里的乔依然听见。

    胜男?

    是方胜男吗?

    她有些好奇着顾澈可是一向都不与除她以外的女人来往的,怎么跟胜男好像很熟的样子一样,她没多想这个,就赤着脚跑去打开门,质问着他,“为什么要把我送到庄园去,我要回我家照顾我爸爸。”

    听到开门声,顾澈回头看了乔依然一眼,他的眼眸虽没有之前那么恐惧,可看起来还是很阴鸷,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但还是瞪圆了杏眸。

    “我去接岳父岳母过去。”顾澈看着她光溜溜的脚往后倒退着,就意识到了刚才的他吓坏了她。

    他想给她一个拥抱,可她红着眼瞪着他,把他关在了门外。

    她坐在床上看着手上昨天才收到顾澈送的戒指,为什么那么花心思跟她求婚的男人,一夜之间就变得这么不讲道理了,为什么他就不能相信她。

    以前郑彦对她表白的时候,他就算很窝火,不也是还信誓旦旦地说过什么直接教训郑彦不是她要的浪漫,难道他忘记了吗?

    难道他爱她的方式,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不让她跟他所看不顺眼的人来往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