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亲密视频-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章 亲密视频

    “海峰,你看施艳尽干了些什么事?把依然往用泳池里推……阿澈,依然现在怎么样了?”顾思楷半夜被儿子在医院闹得不可开交,索性一气之下回了家。

    听到孙媳妇被施艳推下水差点溺水,急得他血压都飙升了不少,可孙媳妇的电话始终还无人接听。

    “依然她很好,在……”顾澈斜睨了一眼顾海峰,他并没有把乔依然在西郊别墅的事情说出来,而是说着,“她跟我住一起,很安全。”

    “安全就好。”顾思楷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了点,看着孙子脸上那若隐若现的手指印,虽然心疼着孙子被人打了,但转念一想孙子既然被打了还能维护孙媳妇,两人感情应该不错,他也老怀安慰了。

    “依然没事就好。”顾海峰也跟着附和着,他试探性地望着顾澈问,“那我去看看依然,给她道个歉。”

    “不必了。”清冷的声音回响在诺大的客厅里。

    既然乔依然没事了,顾海峰再次向顾澈提及道,“依然也没事了,阿澈你就放过你阿姨吧,她胆小,半夜在看守所吓得哇哇直哭?”

    “该。”顾澈硬生生吐出这个字,那个女人就这么值得你心疼吗?

    当年那么严重的事,你维护着施艳,施艳一点都不知错,甚至越演越烈,还……

    现如今又欺负着他的小妻子,施艳在看守所吓得哇哇直哭,你有想过乔依然溺水的时候,喊道没力气时的无助吗?

    “爷爷,我扶您回房休息。明天早上再回医院吧。”

    顾思楷摆摆手,示意他自己能走,又抖了抖拐棍,“让人把依然溺水的消息捂好,这孩子还小,她经不住那些流言蜚语的。”

    “知道了。”顾澈应声着,“执法部门也只是按规章制度办事,我会提醒他们别泄露了犯罪嫌疑人的信息。”

    未防止顾海峰留在顾家大宅骚扰顾思楷,顾澈一直守在顾思楷房间里,直到顾海峰离去他才往西郊别墅赶。

    快到西郊别墅的时候,都已经凌晨四点了,天色还灰蒙蒙的一片,路上就只有顾澈所开的那辆黑色宾利车,他脑海里浮现了乔依然那又笨又蠢的样子,嘴角不由得上扬。

    在一个上山的拐弯处,一辆同样急速的的士朝宾利车疾驰过来,汇车的那瞬间,顾澈余光瞥到了那的士车后座的单薄女人。

    那女人看起来跟乔依然一样单薄,以后得多喂点东西给乔依然吃,抱她跟抱着纸娃娃一样轻。

    顾澈瞟着后视镜里那辆越走越远的的士,扯了扯唇,他的小妻子应该还在熟睡中。

    回到西郊别墅后,顾澈直奔乔依然的房间,他估计着那薄脸皮的女人是不好意思在他房间睡觉的。

    可,她的房间却没有她,床上的温度也是冰冰的,整整齐齐的。他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迈着长腿朝二楼他的房间走了去,依旧没有那抹单薄的倩影。

    他急忙给乔依然打了通电话,正在通话中。

    这个死女人,一大早跑去哪里了,不是要她乖乖在家等着吗?

    男人不平静地拨通了平时跟着乔依然的保镖,听到保镖带着睡意的嗓音,“喂,顾总,有事吗。”

    “打错了。”男人冷漠地挂掉了电话,他才想起昨晚他让跟着乔依然的保镖回去休息了。

    再打,却是用户不在服务区了。

    男人慵懒地倚在沙发上,当后背上的伤口被他重重撞击在沙发靠背上的时候,他冷笑了两声,回了房。

    房间里的男人伫立在房间的窗前,他从天蒙蒙亮等到天亮,依旧没有见到女人回来的身影,他疲倦地掐掉了烟,在书房工作了起来。

    一直到早上七点半,乔依然才拎着几袋子东西才回来,这时候的云姨去了菜市场,乔依然把东西放在厨房后,就坐在客厅里了的沙发上休息着。

    玄关处男人的鞋子还在,乔依然瞟了瞟楼上,蹑手蹑脚地想去确认一下鸭子先生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当她站在男人卧室门口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怕吵醒房间里男人的睡眠,乔依然立刻接上了电话,退回了楼梯上。

    书房里的门并没有合上,男人听到了女人手机响,也听到了女人上楼后又下楼的声音,他放下手里的文件,站在二楼楼梯口,望着在楼梯上背着他接电话的女人。

    女人正一脸微笑地对着电话说,“你真是坏人,差点吓死我了。”

    “以前只觉得你像王子……”

    话说到这里,乔依然发觉背后有一道凌厉的眸光,当她转过身的时候,看到了男人那张黑沉的脸,她下意识地按掉了电话。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鸭子先生莫名对郑彦有一种敌意感,又或是其他。

    女人这个躲闪的举动,让男人心里不爽快了,“谁?”

    “朋……友。”女人躲避着男人质问的眸光。

    “男的?”

    乔依然握紧了手上的手机,她不停眨着眼睛,“不是,是女的。”

    男人不由分说地抢过女人的手机,瞟了瞟上面的名字,又是那个郑彦,而且又好几通通话记录,他没有细看具体通话时间,“你凌晨出去就是见他?”

    沉默片刻,女人没有否认。

    大半夜,孤男寡女,暧昧的通话时间,让人浮想联翩的对话内容。

    男人把手机塞回女人手里,冷冷丢出一句,“果真是个不检点的女人,天还没亮就去跟小白脸幽会。”

    “你……你胡说八道。”乔依然着急地澄清着,可男人压根就不听她的解释,她跟在他身后,“你干嘛把人总想的那么肮脏。”

    “郑彦他才不会像你说的这样,我不允许你这么说他。他还……”乔依然固执地维护着郑彦,她觉得眼前的鸭子先生实在太不可理喻了,对她讥笑怒骂就算了,居然还侮辱郑彦。

    “急了?”看样子那个小白脸在她心里很有地位,男人手上的青筋凸起,但极力地在克制着什么。

    “我没有。”乔依然小跑到男人的面前,她仰着脖子生气地看着男人,“你道歉。”

    “你给郑彦道歉。”

    仿佛是听到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了,男人冷嗤一声,“乔依然,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

    听不懂男人说的什么,乔依然疑惑地问着,“什么?”

    “你觉得你老公若是看到你半夜跟我接吻很享受的视频,你猜会怎样?”男人的脸上浮现一丝狠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