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曾经的爱护-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2章 曾经的爱护

    第392章

    臭顾澈,原来早就不相信她了,应该说他从来都没相信过她。

    坏男人,凭什么要找人监视她,乔依然有种被脱光了被人丢在大街上的感觉。

    还好她从来没有对不起他,就算在他用鸭子先生身份骗她的时候,还好她跟郑彦是清白的。

    尽管她没有什么需要隐藏他的,可被她得知了他找人监视过她,她心里还是很难受,她可是从始至终都是那么相信他,无论他是鸭子先生,还是顾澈。

    瞬间,她发现,他们之间是不是压根就没有信任存在。

    “是顾总要我去保护你”,方胜男也觉察到了乔依然的不高兴,简单解释着。

    保护,多么光面堂皇的理由啊。

    乔依然吸了吸鼻子,冷笑了一声,看着方胜男说,“在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我好蠢,他分明就是怕我给他戴绿帽子,才要你去监视我的。”

    “这个理由不排除有,但是我当时得到任务的指令是保护你,毕竟你嫁给顾总以后,又莫名其妙被绑架过。”方胜男可真不喜欢跟女人打交道,为了一点小事就这么爱计较。

    “呵呵”,乔依然无力地笑着,“是打着保护的名号监视我有没有背叛他吧。”就算那时候的顾澈还不爱她,做这种事也情有可原,但乔依然心里的这道坎就很难过去。

    被心爱的人曾经不止怀疑过,甚至还被监视过,她想想心里都觉得寒心。

    曾经在她那么相信他的时候,他却是那么怀疑她的。

    作为从小跟在顾澈屁股后头长大的孩子,方胜男也希望顾澈好,“毕竟顾总身份显赫,有很多人会暗算他,你身为他的妻子,也会成为那些有心人的目标,保护你是他的责任。”

    像是怕越解释越乱,方胜男毫不犹豫说着,“你那次跟你闺蜜喝醉酒,是顾总在公寓里照顾了你一晚,你嘴里口口声声叫着鸭子先生,顾总怕我误会你,还刻意跟我解释他是你的鸭子先生,他从来都不会跟人解释什么,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他跟我解释。”

    “是吗?”乔依然的手渐渐松开了座椅,她把手放在了大腿上,心里浮现了一丝甜蜜,难怪那晚她感觉到了鸭子先生来过,原来不是她的幻觉,而是真的。

    是不是从那时候开始,顾澈就开始对她上了心。

    “真不懂你们这些女人,哭着吵着要解释,说了又不信”,方胜男不悦地看着乔依然。

    额,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乔依然偷偷瞄了一眼方胜男,“你好像也是女人哦,头发再短你也是女人啊!这样说我们女同胞,好吗?胜男,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啊?”

    前座的司机是保镖阿壮,他憋不住笑,频频回头看着后座的两人,“太太,胜男看见男人都是肝胆相照,直接拜把子,男性朋友估计都能绕着地球转一圈了,男朋友还在遥远的星球上。”

    “哈哈!”乔依然想不到平时那些看起来硬邦邦的保镖说话还这么搞笑,她把视线停在方胜男身上,“胜男,你一个女孩家家怎么会喜欢当保镖啊。”

    对于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方胜男直接选择忽视掉。

    “平时你再怎么任性瞎胡闹都行,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要稍微出点差池,对顾总来说就是致命打击了。”方胜男不知道乔依然究竟有没有如她哥哥所说的那样受人摆布才待在顾澈身边,但她就凭乔依然这个顾太太的身份,无论被谁抓住了,都会成为顾澈的软肋。

    乔依然想争辩一下她平时最多就是任性,并没有达到瞎胡闹的境地。

    但是她更在意的是方胜男所说的,现在是非常时期?

    莫非……

    “胜男,是不是dl最近出了什么事,所以阿澈他……”乔依然小心翼翼注视着方胜男,只见方胜男刻意避开了她视线,“具体我不知道,但是你现在不再是以前的乔依然了,你顾太太的身份足以吸引很多心怀叵测的人。”

    心怀叵测的人?

    这是在说谁?

    她最近认识的人只有高雅澜和任叔叔,而方胜男在拳馆的时候和高雅澜又是很熟悉的样子,那么她的意思应该就是任叔叔吧。

    为什么都要对一个中年丧女的男人有着那么深的怨念,乔依然叹了一口气,“任叔叔,他人很和善的,应该不会是居心叵测的人。他从来都没跟我打听过任何dl的消息。都是顾澈他小肚鸡肠,乱吃飞醋。”

    她心里也暗暗猜度着,是不是最近dl有危机了,还是有人想加害顾澈,所以他才紧张过度误会了任叔叔,干脆不让她出门了。

    “人心隔肚皮,你又怎么知道他不是坏人。”方胜男不想跟乔依然透漏太多,但又不愿意听到乔依然说顾澈的不是。

    顾澈从小跟方睿霖一起长大,方胜男也一直都是把顾澈当亲哥哥看待的,所以特别不愿意听到乔依然说顾澈的不是。

    乔依然讪讪一笑,心里暗想着,果真是顾澈的人,明明是他小气,方胜男也要维护着他,“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曾经真心对待过的同事是来监视你的人。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五尺男儿的顾澈,心眼比针眼还要小。”

    这,方胜男把视线转到了窗外了,真是古话说得对,唯有小人与女人难养也,她选择沉默。

    车里恢复了平静,一直到了海边的庄园,远远的乔依然就看见了顾澈那抹熟悉的身影站在路边等着他们。

    不得不承认,身材颀长的顾澈有着得天独厚的外在优势,乔依然目不转睛看着他,她的男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风致绰越。

    看着他在路边等她,她心里觉得没有早上那么大火气了,甚至心里也在为他辩护,他就是太在乎你的安危了。

    车子在顾澈身边停下来了,他所站的地方正是乔依然所在的车门地方,乔依然故意把头别到了一边去了,“胜男,我在你这边下车吧。”

    窗外的顾澈像一只守候猎物多时的豹子,伺机就等着猎物上门了,方胜男把伏在车门上的手给拿下来了,“太太,车门坏了,我需要从你那边下车,去跟顾总汇报工作。”

    站在车外的顾澈,把乔依然那不愿意搭理他的小举动尽收眼底。

    顾澈把车门打开后,一手扶着车框,一手朝乔依然伸了过去。

    这幅当早上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真让乔依然糟心,她心里有点别扭,但不想让外人看出他们之间在闹别扭。

    她动了动身子,正打算把手递给顾澈的时候,就听到了他清冷不带一丝温度的声音,“不要妨碍了胜男他们工作。”

    他说的这话无非就是乔依然,你别闹了,别给别人工作添乱了,好像所有的错都是她一样。

    就像早上在公寓发生的一样,明明是他小心眼误会了任叔叔,可他最后弄得就是她乔依然不讲道理一样了。

    她把手缩了回去,起身推开了他的手,从他身边快速走过,她想着就算他追上来,她也不要理他了。

    她故意走很快,听到一声车门被关上的声音时候,她回头就看见顾澈上了车。

    :回答td94789859,离结束,还有一段距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