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她退后一步,他便神伤一次-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3章 她退后一步,他便神伤一次

    第393章

    当她身上那缕清香路过他的时候,顾澈在心里叹了口气,他宁愿她这辈子就这么跟他别扭,也不愿意她某天突然就跟陆松仁走了。

    他在车里跟方胜男简单交待着,“一定不能让依然私底下跟任鹿颂接触,她想出门,你就贴身跟着,去洗手间也要跟着。”

    他还想嘱咐什么的时候,就感受到了窗外一股幽怨的眼神正看着他。

    顾澈望过去,乔依然立刻又回头朝前小跑着,他蹙了蹙眉头,就着急地下车了。

    听着他在她身后沉稳的脚步声,乔依然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有点高兴,甚至是有点得意,她把脚步放慢了。

    “你干什么,松开。”顾澈只是迈大了几步,就追上了他的小妻子,捉住了她的手。

    他手心里温热的触觉正朝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传递着,让她心里酥酥麻麻的,她跟方胜男聊了那么多,心里对顾澈的不满其实也消失了一些,她想着只要有他态度好点跟她解释或是道歉,她就不去计较早上那些插曲了。

    可这个男人居然打开车门说了那么嫌弃她的话,顿时想原谅他的心也沉下去了。

    “岳父,岳母已经到了”,顾澈捏了捏她的手,想安抚一下她,早上他的反应太过激,想必是她心里还有气,他抬手想摸摸她头发,可她就是下意识地往后退。

    往后退。

    这是今天第二次往后退了。

    这样的场景每出现一次,他心里就不好受一次,他好担忧未来某天,她会不会就这样一步步退出了他的视线。

    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顾澈改为搂着她的腰,又回头对跟在他身后方胜男说,“我晚点找你们。”

    “好,我再去确认一下庄园里的安全系统。”方胜男回答完就上了车,乔依然很是好奇地为什么最近要加强安保,在她入目的视线里,庄园里的黑衣保镖随处可见。

    她用余光瞟了瞟顾澈,想问他是不是事业上出了什么事,可看到他眼眸里尽是算计着什么,他沉沉的声线此刻让乔依然只觉得头疼,“这里保安森严,不会再让你有机会像在西郊别墅一样跑掉的。”

    “哼”,乔依然冷嗤一声,停下了脚步,她眨了眨眼皮,亏她担心他是不是事业上遇上事了,却不料他满心在算计着如何不让她出门。

    不想理他,觉得他很讨厌,“顾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求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怎么可以有那么腐朽的思想,亏你还是在美国留过学的。”

    那倔强的小女人盯着花园路上的保镖,那愤怒的眼神,还有那握着拳头的手,这些他不是不懂,只是他现在需要时间去处理很多事情。

    在危机还没搞定的现在,他唯有这样把她保护起来,让她怨他,恨他好了,比起失去她,这些都不算事,“只是不让你见某些人而已。”

    某些人?

    乔依然叹了口气,她拽着顾澈的衣袖问着,“你说的不过就是任叔叔,他是怎么我了,还是怎么你了,你无缘无故就在背后怀疑人说人坏话,甚至污蔑别人的人品。顾澈,我真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男人,我对你好失望。”

    顾澈,顾澈,连老公也不叫了,突然就叫的那么生疏了,这还不知道任鹿颂是她表叔就开始维护了,以后要是知道了,还得了,还有她那个死而复生的亲生父亲陆松仁。

    那些血缘至亲关系,让他很不安。

    顾澈把领带松了松,也不看她,直接不管她情不情愿牵着她的手从庄园的大门朝着别墅主体走着。

    路过喷泉池的时候,顾澈故意放慢了脚步,乔依然这次完全没有上次那么有心情对着喷泉池许愿了。

    她甚至都没发现他们现在停在喷泉池边,她不耐烦地直勾勾看着别墅敞开的门说着,“我爸妈还等着呢。”

    只要她愿意往他们所在的路上往两边看看,就可以看到各种颜色的蔷薇花了,他甚至把中国蔷薇扶桑都给养在花园里了。

    乔依然余光瞟到了一簇簇的黄色,她没太留意,就直接朝着前面大步走着。

    别墅里,乔依然木木地踏进了这个犹如皇宫一样的家,她觉得这就像个牢笼一样,困住了她的自由。

    “依然,依然,”云姨听到保姆报告着太太来了,就立刻从厨房出来了。

    看到一向都是笑容满面的乔依然现在是闷闷不乐的样子,她朝着顾澈摇了摇头,眼里满是不满意,“依然,阿澈怎么欺负你了,你跟云姨说说,他不敢不听我的话。”

    云姨今天正在西郊别墅帮蔡媛媛裁布料的时候,接到了顾澈的电话,他在电话里也没说太多,只说要云姨暂时过来照顾一下乔依然,她心里就估计着八成是顾澈惹老婆生气了,要她这把老骨头来劝。

    看到云姨,乔依然自然是很高兴的,“哇,好香哦,云姨你煲汤还是这么香,会不会把邻居家的小狗给吸引过来?”

    “隔壁的房子也是我们家的,没养狗。”顾澈松开了乔依然,由着她围着云姨去转了。

    正挽着云姨胳膊的乔依然,小声嘀咕着,“好爱插话,又没有人理他。”这个败家男人,买那么多房子干嘛,住的过来吗?

    她马上又恢复了快乐的小脸看着云姨,又瞅了瞅四处,“咦,我爸妈呢?”

    “管家带他们在楼上参观去了”,云姨跟乔依然一起进了厨房,又对站在原地的顾澈说,“阿澈,你上去叫你岳父岳母,马上就要开饭了。”

    “好!”顾澈看着乔依然进了厨房,至始至终就背对着他。

    别墅里的保姆们把餐桌上的东西摆放好之后,就云姨和乔依然打了声招呼,然后退出了别墅,因为顾澈讨厌家里有外人。

    乔依然在料理台上尝着新鲜出锅的汤,在厨房的窗子里,她看到了那八个保姆的身影,她们穿着相同的制服正有说有笑地朝着不远处一栋楼走着。

    “云姨,你说他哪有那么多怪癖,既然不喜欢那么多外人在,那干嘛又要买这么大的房子,又要请那么多保姆啊,管家什么的。”

    至于顾澈为什么不喜欢家里有外人在,云姨觉得现在还不是时机告诉乔依然,她打趣着,“他是谁啊?是保镖阿壮,还是司机啊。”

    “是超级不讲道理的顾澈!”乔依然在心里咆哮着,她很想跟云姨吐槽一下顾澈,又觉得不妥,毕竟云姨的心态就跟婆婆们的心态一样,能承认顾澈的缺点吗?

    她傻笑着,“您说呢?还能有谁像他这样败家,把周围的房子全给买了,他是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啊。”

    “你说阿澈啊,估计是想着以后你们孩子长大了,想让他们住在附近,又怕打扰你们平时的生活吧。”云姨忍不住又瞅了瞅乔依然肚子,说着,“他从小就是这样未雨绸缪,你这还孩子都没怀上,他就为你日后母子,婆媳关系担忧了起来。”

    这话要是放在平时乔依然听,会觉得很幸福。

    可是现在他的未雨绸缪已经严重到干预了她的自由,她不悦地喝着汤,“那万一,我生的全是女儿呢,他是不是就要未雨绸缪去找会生儿子的女人了。他那腐朽的思想里肯定容不下不会生儿子的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