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他派的定心丸-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4章 他派的定心丸

    第394章

    空旷的客厅和厨房之间的门压根就没关上,乔依然说的话回响在整个客厅了。

    这时,正从电梯里下来的一行人全部都听到了乔依然说的那些话,乔依然所说的这些话,也是乔志远所担心的,自古以来,嫁入豪门的女人都有着生儿子的要求。

    就算顾澈现在再疼再爱乔依然,万一到时候他女儿一直生不出儿子,那要怎么办?

    行动不便的乔志远抬眸望着顾澈,他压根就看不出顾澈有什么异常的情绪,只觉得客厅里的气压突然就低了好多。

    明明这件别墅的透气性和层间距离良好,可就是让人觉得有点压抑。

    柳正荣担忧局面会很难看,就立马朝着厨房走着,又喊着,“乔依然,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赶紧帮云姨开饭。”

    乔依然万万没有料到一句玩笑话会造成这么严肃的气氛,厨房里的云姨慈祥的脸也变得毫无表情了,她爸爸也是一脸愁容,她甚至都不敢去看顾澈,怕看到他任何不好的表情。

    见顾澈并没有发怒,柳正荣又转回声好言跟顾澈说着,“阿澈,别担心,我有秘方的,保证依然给你生个大胖小子出来,她年纪小不懂事爱乱说话,你别往心里去啊。”

    一言不发的乔依然在厨房里磨蹭着,曹管家把剩下的菜都给端出去之后,就离开了别墅。

    现在厨房就留乔依然一人在里面,她拿着筷子不停地在水龙头旁冲洗着,但是耳朵时刻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想听听顾澈有没有在说些什么,会有什么意见。

    “死丫头,赶紧来吃饭”,柳正荣跑进厨房,死劲地捏着乔依然的胳膊说,小声警告着,“是不是好日子过多了,皮开始痒了。就算生不出儿子,你也给我把这种话吞进肚子里。”

    柳正荣把水龙头给关了,乔依然又给打开,她歪着头瞟了一眼客厅里,顾澈正正襟危坐在餐桌的首位,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看的非常入神,他脸部神经绷得很紧。

    “我洗筷子,你先出去吃。”乔依然心里着实有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顾澈了,这种生不出儿子的事情,她还真没跟顾澈聊过。

    云姨在饭桌上跟乔志远聊着无关痛痒的家常,她始终注意着乔志远都是在观察着顾澈的表情。

    作为从小看着顾澈长大的云姨,心里还是希望顾澈至少能有一个儿子来继承他的事业,她知道乔志远是想要顾澈表个态度。

    可是这个态度表了之后,就怕万一……

    顾澈看完手机上的文件之后,又看了看厨房里正和柳正荣进行着推搡运动的乔依然,他挑了挑眉,爱胡说八道的小东西还知道怕了。

    他转头便碰上了乔志远疑惑的眼神,他指了指云姨专门给乔志远熬得汤,“岳父,这是云姨专门找老中医要的食疗方子炖的汤,对您的腿有好处的。”

    乔志远早在遇见云姨的那时就感谢过云姨了,这时他再次感激着,“有劳云姨了,以后还要云姨帮忙多照顾照顾我们依然了。”

    话虽然是对云姨说的,可是乔志远时不时就看着顾澈,云姨爽朗回答着,“都是一家人,别见外。”

    一家人!

    对,一家人,既然是家人,也就没有会分开离开的忧患了。

    顾澈抿了抿唇,他深邃的鹰眸又扫了一眼厨房里正抓着料理台不让柳正荣拉她的乔依然,又用着真诚的眸光看着乔志远说,“岳父,您放心,无论依然,她想不想生孩子,生男孩还是女孩,她这辈子都是我顾澈唯一的太太。”

    这,云姨听到不生孩子,紧张地就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顾澈示意挡住让她别说话。

    “我们依然很喜欢孩子的,不会不生的,毕竟生男生女这种事也不是女人决定的”,乔志远极力为自己女儿占着理。

    云姨对他们再好,毕竟是顾澈那边的人,他理解他们想要男孙的心,也更在乎他女儿以后的幸福。

    听到这里,云姨心里总算轻松了点,只要生孩子就好,只要愿意生,那就有生男孩的希望,她死了也有脸去见顾澈的妈妈了。

    “这个您放心,不是依然生的孩子,那一定也不是我顾澈的孩子”,这个定心丸顾澈给的起,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分量虽重,可是声音很轻,厨房里正跟柳正荣拔河的乔依然应该听不见。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依然从小就胆小,很多事情还没去做,就开始去想,万一是最差的结果,该怎么办?”乔志远提到乔依然,那掩饰不住的爱意,倒是让顾澈开始觉得乔依然被绑架的那件事或许应该是与他无关的。

    这段时间跟乔志远的接触,顾澈发觉乔依然那一股子的傻气,善良,率真和执著完全就是受乔志远的耳濡目染。

    “岳父,您慢慢吃,我公司有点事,就先回去了”,顾澈回头看乔依然的时候,发现她正看着他,但她意识到他也在看她的时候,又不悦地低下了头。

    今天,还真不是个好日子。

    “阿澈,你不吃点东西吗?”乔志远站起身,拄着拐杖推开了椅子朝着厨房喊着,“依然,你给阿澈打包一下饭菜,让他带去公司吃。”

    “对对,依然啊,这天气越来越冷了,胃病可是很容易就发了,保温盒就在厨房里放着,你赶紧给阿澈打包啊。”云姨也推开了椅子,挽着顾澈的手给他使着眼色,“赶紧走。”

    这画风有点诡异,顾澈明显感觉到云姨是用力带着他大步朝前走着,嘴上虽然在说,“阿澈,你慢点,等等依然。”

    别墅的门很快就被云姨给打开了,她把顾澈往外推,又朝着厨房方向喊着,“阿澈,你放心去上班,家里有我在,别担心。”

    顾澈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家里的安全,就只是担心他小妻子会闷闷不乐而已,隔着门缝,他朝厨房望了望,乔依然正火急火燎地把保温盒给洗干净了,朝着客厅里快步走着,“爸爸,你帮我用干净筷子夹点菜。”

    “妈,饭还没盛好吗?”乔依然正低着头往保温盒里倒着汤。

    本来肚子不饿的顾澈,倒是觉得有点饿了,他颇为配合地跟云姨说着,“云姨,您赶紧去吃饭,我先走了。”

    “我不急,我送你上车吧”,云姨故意把门关得很大声,她挽着顾澈的胳膊往庄园的大门外走着,又给司机打着电话,让司机把车开进庄园里。

    听到汽车的响动声,乔依然顾不上其他的了,直接把饭盒给装好,连鞋子也来不及换就跑出去了,只见顾澈坐在车里,正跟云姨说着话。

    她又不想让顾澈觉察到她的关心,就又故意很慢走着,像是在表达着,“我压根就不想给你送饭,是我爸妈要求的。”

    司机在后视镜看到乔依然以后,就把汽车启动了,乔依然慌了,朝着汽车跑着,“喂,干嘛不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