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机灵应对-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5章 机灵应对

    第395章

    他们之间的距离也才300米,乔依然本想着,看着她提着饭盒来了,他怎么都会让司机等等的,哪知道他压根就不肯等她,她心里有点涩涩的。

    明明早上被凶的人是她,为什么他不仅不道歉,还这么横。

    “算了,不想吃饭,饿死你算了”,她死死地盯着汽车的车尾,想狠心不管他,又忍不住朝车子小跑着,她大声嚷着,又着急挥着手,“等等,等等我。”

    车速很慢,司机小黄始终是踩着刹车,刚才云姨对在车上坐着的顾澈说着,“阿澈,女人除了得哄,还得治,待会你让小黄故意开车做出马上就走的样子。”

    后座的顾澈一直死死盯着后视镜里乔依然的脚,生怕她摔跤了,她跑着跑着,就不跑了,抱着保温饭盒站在原地,用着委屈的眼神看着前面的车,她眼角泛红就转身了。

    “倒回去”,顾澈才说一个“倒”字,乔依然就又转身了,小黄机灵地把车子倒回去了乔依然所在的地方,又把顾澈那边的车窗给降下来了。

    乔依然往车里瞟了瞟,顾澈正看着手上的手机,压根就不当窗外的她存在着,看样子这是司机小黄卖给她面子了。

    她故意用保温盒撞了撞车门。

    哼,叫你装高冷,叫你看见她就走。

    乔依然嘴角上扬,又开心地把副驾驶的车门给打开了,她用着很软糯的声音,又用着很温柔的眼神看着小黄说,“小黄,这是为你准备的午餐,要好好工作哦!”

    言毕,她又轻轻柔柔关上了车门,绕到了小黄那边跟小黄开心挥着手,“记得吃午饭哦,路上开车小心点。”

    这样充满温情的对话,居然不是跟她老公顾澈说的,而是当着顾澈的面,乔依然的余光看着顾澈在顷刻间就抬起来扫视着她。

    这对话可是让小黄额头直冒冷汗,他心里默念着,太太,能不能放过小的。

    小黄简直想咬舌自尽算了,他瞬间就觉得车里的温度陡降,明明外面还是艳阳高照,为什么他有一种看冰展时的寒冷感。

    “开车”,顾澈冷冷地在后座发着话,小黄一时手抖,碰到了方向盘中间的喇叭,那突如其来的刺耳声,吓得乔依然不由得往后倒退了几步。

    她很快就恢复了笑脸,对着小黄喊着,“别紧张,加油!”

    顾澈蹙了蹙眉,盯着小黄的后脑勺,这个司机真是越看越讨厌,他的小妻子是什么时候跟他认识的,他是不是要考虑换个司机了。

    这下子,小黄觉得他后脑勺简直快要被顾澈那宛如利刃的眼神给刺破了,他紧张地把手上的汗水给擦干净之后,踩了好几下油门车子才启动。

    对着车子的尾气,乔依然捂着鼻子,站在原地,直到车子开出了庄园,顾澈在后视镜里看不见她了。

    “停车”,顾澈凝着副驾驶座上的保温盒,冷冷地说着。

    驾驶座上的小黄坐立不安地,担忧着顾澈该不会半路就把他给辞退了吧,他道歉解释的话脱口而出,“顾总,我跟太太平时很少见面的,我跟太太一点也不熟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给我饭盒,我……”

    小黄想说他是无辜的,可是他发觉车里的气压已经低到让他呼吸不畅了。

    “给我”,顾澈没看小黄,直接用手指了指那保温盒,而正低着头的小黄以为顾澈是要车钥匙给他,就畏畏缩缩地把钥匙给拿出来了。

    可过了好一会,顾澈不仅不拿钥匙,他修长的手指处在钥匙边停了一下,“小黄,自作多情是病,得治!”

    哈?

    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小黄一头雾水地,觉得此刻车里没有之前那么冰凉了,他才慢慢抬起头,就看着顾澈只是稍微前倾,就把副驾驶室座的保温饭盒给拿在手上了。

    “顾总,这……”小黄生怕被顾澈开掉,还被他浇的一身汤汤水水,他可是听说顾澈身手不在他们这群保镖之下,背叛他或是得罪他被开除的人,绝对不会让他们好手好脚的离开。

    在小黄看来,这个保温盒一定不会安稳地浇在他身上那么简单,他摸了摸头,该不会被顾澈直接砸到脑浆崩裂吧。

    “还愣着干嘛,开车”,顾澈用手帕擦了擦手,就打开了那保温饭盒。

    里面的菜和汤可都是他小妻子为他精心准备的,他抿了一口汤,只觉得这汤的味道也比之前云姨过去煲得甜了不少。

    “遵命!”小黄咽了咽口水,又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小心翼翼开着车,生怕那汤汤水水溅到了顾澈的身上。

    那混杂了中药材的骨头汤,闻起来也比一般的骨头汤要浓烈许多,小黄联想着顾澈和太太那一系列的反应,看着后视镜里的顾澈,恭维着说,“太太煲汤的手艺真不错,这汤闻起来就格外的鲜美。顾总,刚才太太肯定是要我转交给你的,我竟然会错意了。”

    说着拍马屁话的小黄,闻着鲜美可口的汤,咽了咽口水,“顾总,我改天问问太太是放了什么配料,感觉这汤可是我长这么大闻过最好喝的。”

    “啰嗦!”顾澈夹了一个龙虾放入口中,他眼角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可是看见乔依然抱着保温盒的手上沾了不少龙虾壳的碎片。

    这个小东西,生气归生气,还是不忘他爱吃的东西,还细心给她剥壳了,想到这里,顾澈又眯了眯眸子,这样对他死心塌地的乔依然,他是不会让任何事来改变她和现在这种局面的。

    在车里吃饱喝足的顾澈下了车连办公室也没回,就直接去了会议室,大大小小的股东悉数在场。

    他才踏进办公室的门,就有小股东按捺不住了,“顾总,为什么负面消息压下去之后,股票还在不停地往下跌。”

    “是不是我们公司内部的财务有问题,如果顾总你领导不利,我建议重新票选总裁。”

    “顾总,我们干脆选择停盘,躲过这次的风险算了。”

    “顾总,你可是深谙股市的门道,请带我们dl的股票重新走上新高。”

    会议室里叽叽喳喳个不停,顾澈丝毫不受他们影响,心里想着要如何哄住乔依然而又能让她心甘情愿不跟任叔叔见面。

    顾澈才坐在首席上,朝唐浩宇伸了伸手,一个显示着今天股市的走向图的平板电脑就在他手上了,他才瞟了一眼,就把平板电脑给仍在桌上了。

    “哐叽”一声,随着平板电脑被摔在桌上,会议室里的讨论声也戛然而止了。

    “没跌回成本价,有什么会好开的,没有其他事就散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