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狗咬狗-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7章 狗咬狗

    第397章

    听到顾澈不回来,乔依然心里猛地就揪起来了。

    受气被限制自由的她,还没发脾气呢,他倒好,直接耍性子连家也不回了。

    她踏楼梯的声音更大了,恨不得穿透电话直接让顾澈知道她的不满。

    “不回就不回,有本事这辈子都不要回来。”乔依然咬着唇在心里嘀咕着,又跑回房,死劲地把房门关得很响,震得整个别墅都能听到回响。

    不知道实情的乔志远有些难为情,对这个女婿,他是觉得无可挑剔了,倒是她自己女儿有点过分了。

    云姨朝乔氏夫妻笑了笑,指了指点电话,“是阿澈打电话来的,他要去出差,要我好好招待你们。”

    她收敛起笑容,又对电话说,带着训人的口气说,“阿澈,你结婚了,以后去哪里首先得跟你老婆交待一下。什么事都得有个度。”臭小子,治老婆也要有个度,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把握好。

    顾澈是趁着会议中途休息时间出来给云姨打电话的,他本来是给乔依然打电话的,可惜她手机没电,他就想着给客厅的座机打电话,哪知道她又起身离开了,以至于他索性拜托云姨照顾好乔家人了。

    她愤怒上楼关门的举动,顾澈可是在手机监控里看的一清二楚,他看着她回了房就给他们卧室的座机打了电话过去。

    这种特殊时刻他还是要格外上心,在她心里就算他已经被打上了不讲道理的印记也好,他不希望他们冷战,更担心他们会随着每次不愉快把彼此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远了。

    电话无人接听,乔依然像是料到了那电话是顾澈打来的一样,她直接把电话线都给拔了,还格外神气地对着座机说了几句,又趴在床上玩起了笔记本电脑。

    顾澈在qq对话框里编辑好了简短的信息,“出差两天去d市,勿念。”

    他还没留意信息发出去没有,唐浩宇催促他回去开会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哼,臭顾澈,我才不要理你,太不讲道理了,太讨厌了”,乔依然心里不痛快,今天敲键盘的时候是格外的用力,仿佛是笔记本电脑的键盘惹了她一样。

    重新回到会议室的顾澈,他环顾着一圈参加会议的人,刚才发言的人基本是小股东,也翻不起太大的浪。

    但他也知道,那群人都是见风使舵的家伙,在他们背后给他们出主意的人才是真正翻浪的人。

    “唐浩宇,把资料给在座的发下去”,顾澈看着那至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的几位大股东,他们沉默得有些虚伪了。

    待所有人都拿到资料后,顾澈望着头发花白的谢董,他修长的手指,一下下很有节奏地在桌上敲击着,“谢董,您是制造业的老前辈了,您觉得我们dl在制造业的前景如何?”

    谢董心里一直对顾澈为了海边城全球招标而得罪了老朋友郑强的事情耿耿于怀着,但他还是凭着良心说着,“全球制造业的盈利状况都在大幅度下滑,而我们dl的制造业因为过硬的口碑而在这种恶劣的大环境下稳住了,还略有盈利,我认为前景还是不错的。”

    “听听,这就叫做专业人士”,顾澈拍了拍掌,睨了一眼谢董身边的秦董,又扫了一眼在座的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们,“我们dl是上市公司,不是专业的投行。各位是不是该检讨一下,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你们关心各自行业的发展有没有超过对股票的关心。”

    就在同时,顾澈朝唐浩宇打了个响指,会议室里的灯全部熄灭了,有的人害怕地叫着,“这是要干什么?”

    顾澈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比他胆小的小妻子还怕黑。

    也对,乔依然做人坦坦荡荡的,为了不撒谎,甚至不惜跟他冷战,早上他不让她见任鹿颂,若是她阳奉阴违撒个谎说好,或许他们也不至于会闹到如此地步。

    但转念一想,就算她是真心诚意地答应说不再跟任鹿颂见面,他也是会选择现在的方式限制乔依然的自由,杜绝她所有能跟任鹿颂见面的机会。

    “怎么会这样,这是什么意思”,有好几个小股东看着投影仪上的表格打断了顾澈的思绪,有几个人着急地站起了身,他们想狡辩着什么,可是证据如山的情况下,他们又有口难言。

    那些没做声的大股东,开始了先发制人,反倒是谢董保持缄默看着那投影仪上的资料没做声。

    在最激动的大股东中属带着一定假发的郭董最沉不住气,他直接嚷嚷着要报警,“这完全就是破坏股市,已经犯法了,赶紧来把这群乌合之众给抓起来。”

    听到要找警察,那投影仪上被挂出来有大幅度股票变动的小股东们就开始了不淡定,其中一个年纪看起来跟顾澈差不多的小伙子直接就急眼了,“郭董,你可不能……”

    “范威,亏我念在你父亲是我老部下,我好心带你,还忍痛割爱把dl的股份买了百分之八给你,没想到你居然背着公司做这种事情,你对得起我吗?”郭董急的摇头晃脑,连平时最紧张的假发此刻也忘了小心护住。

    那假发随着他燥怒的身躯一直在他光秃秃的头顶上盘旋着,待恼羞成怒的郭董朝着范威跑了去。

    范威自以为他那些小动作分散了做事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没想到被人直接收集了证据,甚至连他家里人的股票户头都被查的一清二楚,他恐惧地看着顾澈,“顾总,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不要……”

    在主位上的顾澈双手合十坐着看他们这出狗咬狗的戏码,他示意唐浩宇把投影仪收起来了,整个办公室里就突然亮了起来。

    随着灯亮的同时,一记“啪啪”的耳光声也响了起来,众人朝那声音发生的地方忘了去,只见头顶光秃秃的郭董举着向上扬起的手,而在他旁边的正是被扇了巴掌倒在了会议室桌上的范威。

    会议桌上是郭董平时最宝贵的假发。

    这种局面,众人也不知道是该劝好,还是不该劝的好,毕竟在这种证据确凿的现在,那个范威几乎可以被认定为内鬼或是存心做垮公司股票的人。

    范威的嘴角沁出了一口血,可见郭董是花了多大力气打下去的,打了人的郭董还带着一抹嗜血的狠厉,不明就里的外人生怕被波及,就冷眼旁观着。

    不死心的范威不甘愿就这么被郭董当了弃卒,他艰难地想起身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又被郭董甩了一巴掌,但是他这个巴掌还没落在范威身上的时候就被唐浩宇接住了,“郭董,现在是开会时间,私人恩怨还请私下解决。”

    所有人都拭目以待看着顾澈,等着他如何定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