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归心似箭-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8章 归心似箭

    第398章

    顾澈权当刚才发生的事情没发生一样,又让唐浩宇下发了一份厚厚的资料。

    这次,在场的人又鸦雀无声了,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除了谢董以外。

    谢董激动地拍了拍手上的报表,捂着胸口站起来,指了一圈开会的人,不包括顾澈,“你们这些人,究竟把dl当什么了?”

    这份厚厚的资料正是他们每个人负责的领域在过去一年里的“丰功伟绩”,他们一个个把头都恨不得低到了桌子底下,顾澈慵懒地坐在老板椅上,想起了乔依然每次做错事也爱低着头。

    等这次任鹿颂的事情过去后,想必他也要跟她低头了。

    谢董点兵点将数落着在场开会的各位股东,顾澈认真听着谢董细数着那些人是如何不务正业在各自岗位上工作的。

    dl是当年顾澈靠在美国股市上的博弈才赢回来的公司,他收购了dl之后,就在dl原有的基础上又拓宽了很多领域的业务,但是旧有的那些行当却只是原地踏步。

    “谢董,您喝口茶再继续”,唐浩宇贴心地给顾澈送上了一杯上等的大红袍,这是顾澈在开会前就交待过的,说是谢董最爱这个茶。

    那些被骂成狗的股东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了,但是那些还没被骂到的人各个就胆战心惊的,他们不知道顾澈究竟是什么用意。

    有的人以为顾澈不会知道他们那些小动作,有的人觉得顾澈对他们那些小动作是默认状态,可是这一下子算总账,的确让他们吃不消了。

    没被骂的人,就好言相劝着,“谢董,您喝口茶,再慢慢说,您心脏可是一直不怎么好啊。”

    其他怕战火延续到他们身上的人也纷纷附和着,“谢董,要不要选择暂时休会啊!”

    “不用,我死不了”,谢董瞪了一眼唐浩宇,机灵的唐浩宇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速效救心丸,“谢董,您可能需要这个。”

    谢董不悦地上下扫视了一眼年纪轻轻的唐浩宇,他又蕴怒地看了看顾澈,指着唐浩宇说,“去给我倒杯白开水。”

    “好,马上就回来”,唐浩宇小声说着,被怒火烧得十分旺盛的谢董睨了一眼顾澈,“我自己带了,不劳顾总费心。别人的东西我不放心。”

    别人的东西!

    别人的东西!

    别人的东西!

    开会的人互相交递着眼神,他们预感马上会有血雨腥风了,可能需要明确站队了。

    众所周知,dl上一任老板就是谢董的亲哥哥,也就是dl以前是姓谢的,但无奈谢董的哥哥经营方向出了错误,最后整个dl当时被顾澈收购了。

    谢董的哥哥放弃了待在dl董事会把他所持有的股票全数转给了谢董,而陪着自己哥哥打出dl天下的谢董不甘心就这样走了,于是一直耗在dl与顾澈抗衡着。

    谢董说的“别人的东西我不放心”,实则上的意思让别人理解的是“你顾澈治理dl我不放心”。

    顾澈挑眉,耸了耸肩膀,淡淡地看着谢董说,“您健康就好。”

    接过唐浩宇的水,谢董头往后仰,一股脑就把药丸给吞下去了,他顺了顺一口气,又指了指坐在首位的顾澈,“顾总,公司现在乌烟瘴气的,全是拜你所赐,古人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

    天啦!

    两大股东是要开始正式撕破脸了吗?

    在场人,纷纷屏住了呼吸,一会看着顾澈,一会看着谢董,他们不知道待会万一要站队的时候要如何选择才不会出错。

    见战火并没有延续到自己身上的郭董,为了博得顾澈的好感,不想被顾澈揪住小辫子,就跟谢董叫板了,“谢董,我们dl在顾总的领导下,市值可是比以前你哥哥在的年代高了十倍以上。”

    “市值?”谢董不甘示弱,“就算是100倍以上那也是虚的,股票炒的那么高,一旦那天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股票被人大肆购买,还是会逃不过被收购的命运。”

    言至此,谢董也很痛心,他不服气地看着顾澈,“今天dl能姓顾,改天他就能姓王,在以后转几次手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平时顾总和谢董不对付的消息,也只存在于dl的坊间言传,两人表面上都是客客气气的,只是上次关于海边城全球招标的时候有过一点争执而已。

    现在的局面,几乎可以被认同为谢董跟顾总撕破了脸,谢董正指着顾总鼻子大骂。

    dl董事会还是保留了先前顾澈没收购之前的大部分股东,那批人是很支持谢董的,有人已经表明了态度,“我支持谢董在主持我们dl大局,顾总毕竟还太年轻了,不懂实体经济。”

    “我认同,建议重新选总裁,我们dl风风雨雨快走过了30年,不能就这么在外姓人手里毁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其他两大股东是有银行背景的,其中一人说,“谢董不懂股票经济,在现在全球化的商业环境下也是吃不开的。”

    这言外之意,就是支持了顾澈。

    会议室里又闹腾了起来,顾澈蹙了蹙眉头看着手表,这个会比他预期开的时间要长,他还想出差前回去看看乔依然,就算两人还是别别扭扭的,只要见上一面他再离开,也就不会有更多隔阂了。

    免得两人闹了别扭,他又去出差,那小女人在家又得瞎胡思乱想。

    他匆匆来手机里编辑着短信,思考着要如何说,才不会让她心里不那么生气又能乖乖在家。

    “乖,在家等我”,太柔和了,又怕她不怕他,不听他的话。

    “不想下辈子再轮椅上度过,就乖乖在家”,这种又太暴力了,指不定会把她越推越远了,不行。

    “乖乖在家,等我回家”,这句总该不暴力,但他又觉得如果用逗号又会太柔和了,就在脑海里思考着要不要换符号来强调一下,就能起到警示作用了。

    方睿霖看着顾澈不停地看着手表看着手机,又想起了明天凌晨要在d市举办的活动,他打着圆场,“现在不是站队的时刻,而是大家齐心协力振兴dl的时刻。”

    “睿霖,依我看,你比顾总更适合当dl总裁”,谢董直言不讳地指出,“你比顾总要圆滑,他为人过于清高,我相信你在总裁……”

    眼看着火把烧到了自己身上,方睿霖急忙撇清了关系,顾澈可是一向最反感身边人对他留有异心了。

    他阵脚大乱解释着,说话也有点结巴了,“谢……董,总,总裁还是该有高,高姿,高姿态的,圆滑的事,让我来做就好。”

    一想稳重的方睿霖很少有这候连话都说不利索的时刻了,顾澈抬起头,手在手机上编辑着感叹号表示着强调,他听了几句他们之间的对话,就瞬间明白了。

    他手指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就把手机放进了口袋,站起了身,绕着会议室边走边说,“我本人是打算把我持有dl的股票抛掉百分之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