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扰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399章 扰人

    第399章

    “并且还会登报宣告”,顾澈宣布完之后,就继续绕着会议室走着,全然不顾会议室里的躁动。

    他每路过一个人后面,那个人就冷汗涔涔的。

    “在过去时间里,我每次看到分公司交上来的报表,我都有种我们dl是投行的感觉,服装公司的大笔资金也拿出去炒股了。”

    “玩具厂最大项目不是订单赚了多少,而是在股市上赚了多少。”

    顾澈停在郭董身后,“郭董,以后不需要那么为dl谋福利了,公司新聘请的财务官,他会负责整个集团的投资,您以后还是好好管理好稀有金属的生意。”

    “这是自然的”,郭董掏出手帕摸了摸汗,又把假发给扶住了,“但是顾总您也不需要把抛售股票的信息登报吧,毕竟证监会对大股东超过百分之五的减持规定取消了,不如分个三次去抛售股票……”

    “您在教我如何欺骗信赖我们dl的股民”,顾澈冷嗤着。

    绕着会议室走了一遍的顾澈,又停在了与郭董面对面的谢董身后,“谢董说的对,dl是专门做实业的,主要精力要放在实业上,实业才是基础。”

    谢董搞不清楚顾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他仍旧坚持要把dl主要精力放在实业上,才能稳固整个dl,“顾总想法是好的,只是可惜你压根就没有秉持着实业是基础的原则。”

    被当面反驳,顾澈也不恼火,他缓缓走到他位置上坐了下来,“当国际大环境在倒退的时候,我们dl的实业还能迎刃而上,就该继续做大做强,趁着国际大环境不好的时候,就该把对我们有竞争威胁的公司吞并,谢董,您说我这个提议如何?”

    “提议是好的,就看做不做得到”,谢董一生都是脚踏实地做实业,对股票市场没有太多了解,只是觉得股票不是好东西,害的dl改名改姓,改朝换代了。

    “欢迎谢董监督”,会议室里不同意顾澈公开减持股票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我是在给各位擦屁股,一个个背对我,公然跟证监会叫板,白纸黑字的调令不允许在去年那段时间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公司的股份,你们一个个踩着线犯法。”

    “我,我,我没有,我只是减持了百分之四点三八,离证监会要求的百分之五……”

    顾澈冷若冰霜的眸光像一道冷箭迸发了出去,“股市不好就抛售,你们一个两个地抛,我便一个接一个地接,要不然dl的股价早就跌回了成本价。现在股价还没有跌到去年你们抛售的时候,大家有什么好急的。”

    “这,这危机都解除了,不如就算了,我们谈现在,谈以后”,郭董手心里尽是汗,他可是害怕被追责。

    “很好”,顾澈也不废话了,“从即日起,所有分公司不得进行单独投资,踏踏实实做实业,若是看中了竞争对手或是想要别人公司某种专利等等,跟集团申请收购投资计划,大笔资金审核手续必须复杂严格化。”

    既然没有一个个深究责任,那些投机倒把的人倒是暂时选择了闭嘴。

    郭董去年股票抛晚了,损失了一大笔钱,好不容易上个月股市回暖又大量购入了dl股票,最近dl又受负面新闻影响,那价钱已经比他买的时候还低了,这节骨眼上,顾澈又要大肆抛售dl股票,简直就是要了他老命。

    “顾总,您要是公开抛售股票,就会让投资者对我们dl没有信心的,他们一定会大幅度抛售dl股票,更会造成我们dl股票大跌”,郭董冠冕堂皇说着。

    “看着股市回暖,有人找庄抬高了股价,普通股民看不出来,专业的投资者已经三个月没买dl的股票了”,顾澈在电脑上又播放着最近dl股票的走势,他看着众人把视线聚在了投影仪上。他不疾不徐说着,“dl上市不是为了骗散户的钱,而是为了公司发展而面前全社会接受投资的。”

    这是dl最开始上市的初衷,谢董有些不可思议看着顾澈,他万万想不到一个靠玩投机取巧股票上位的人会懂得这种初衷,他洗耳恭听着。

    “现在股价都已经与集团实际有的价值完全不匹配,这个泡沫迟早会破,倒不如我们自己来戳破”,顾澈又打开了电视,电视上面已经在播放他抛售百分之十的股票消息了。

    激动的小股东们整个就傻眼了,“顾总,您怎么不早点跟我们商量一下,我们现在卖股票那价钱还能捞回成本价吗?”

    “这不纯属欺负人吗?”

    “顾总您是要逼死我们这种小股东啊。”

    郭董整张脸都白了,他可是把全副身家都压在股市了,他万万没想到顾澈会走这种险棋,他以为身为大股东的顾澈会想办法保住这个高价位的。

    反倒是谢董整个人轻轻松松地,他眯着眼看着那些不安的人,笑着说,“没事,股市亏得钱,我们实业上来赚。股票炒得虚高,大家都把实业给荒废了,尤其是米董,不打算帮把我们dl的水果生意扩张版图吗,泰国的水果供应商还能继续稳住吗?不行就找顾总申请去泰国买几个农场,我们自产自销,提高利润。”

    “是,是,谢董说的对”,米董放在桌下的手都握成了拳,这个不会享福的谢董活该是个劳碌命,股市上赚钱多容易啊,何必跑去泰国晒太阳协调农场。

    干实事的股东此刻是心里大快,总算能遏制住集团里那股歪风邪气了,做实业收益短期始终是没有股市快,但是从公司长远来说是有利的。

    他们经常被郭董这样投机倒把的人抢了原本该属于做实业的资金,此刻看着投资倒把者一个个像被大风吹央了的稻子,干实事的股东意气风发着跟顾澈聊着那些错过的项目了。

    事情朝着顾澈想要的方向发展着,他心里对“泰国”两个字有着很深的介怀,陆松仁就是藏在泰国二十几年了,他的依然会不会有朝一日也被带去泰国。

    只要想到乔依然会离开他,他心就开始乱了,手慌忙地在口袋里找寻着手机,直到看到了手机监控上的她正聚精会神在电脑前打着字,他才安心,他扶了扶额,发现竟然有汗,右眼皮也开始跳了起来。

    他有着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个会不能再这样开下去了,他要尽快结束,赶紧回家带上乔依然跟他一起出差,他不希望这次出差她在家又遇上什么事。

    他怕趁着他不在的时候,陆松仁冲到家里把乔依然带走了,带去泰国藏起来,让他这辈子都找不到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