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撕破-私人婚-
私人婚

第400章 撕破

    他“咻”地一下就起了身,他周身带着一股肃杀之气,他语气冰冷,眸光寒如冰霜,整个会议室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十几度。

    “各位有空看看dl的股东要求无论是国内还是美股,一旦再被我发现有人扰乱正常股市,那……那就不只是坐牢变成穷光蛋那么简单了。”

    他本来不想这么早撕破脸,想着随着负面消息的余温,股价慢慢下跌恢复到市价算了。

    哪知道这些不安好心的人就一晚的功夫,又私下联系了庄,打算今天做高dl股价。

    他懒得跟他们耗神了,直接提早抛售股票计划,只是他小妻子一定会担心。

    那结果是什么,会议室的人惶恐不安地看着身边的人,有人小声说了句,“以后要小心,小心惹上杀身之祸。”

    出了会议室,顾澈就开始给乔依然打电话,现在她手机已经充上电了,电话却一直被她按断,顾澈右眼皮一直又在跳,他给家里座机打着电话,乔依然不肯接。

    “死丫头脾气又倔了”,顾澈再次拨不通电话,就直接给乔志远打了电话过去,他恢复了平静的语气,“岳父,是这样的,我晚上要去d市参加一个重要的宴会,需要携眷去参加,我想带着依然一起去,您看依然能方便跟我一起去d市吗,我们明天就回来。”

    “方便,方便,怎么不方便,家里这多人在呢,是不是依然不放心我不肯去啊,我去劝劝她,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啊?”乔志远正闲着无聊在房间里看着书,听到顾澈这样说,连忙起身拿起拐杖。

    听到乔志远拐杖在地上发出“笃笃”的声音,顾澈的心才宁静了下来,只要乔志远开口,她就不会拒绝的,只要她在身边,他才能安心,“岳父,您慢点坐电梯去楼上,我现在还有一点工作做完就回家接依然。”

    这个倔女人,指不定跟他去d市还要怎么闹别扭,恨他也罢了,只要她待在他身边,他就能感觉安宁了。

    他一边在文件上签着名,一边看着手机上乔依然噘嘴很不情愿,又不得不当着她爸爸面收拾着行李的别扭模样。

    她不高兴归不高兴,还是认认真真给他收拾着西装,衬衣,还随身装了一个便携式的熨斗。

    顾澈握着笔的手顿时就挺住了,他好看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摸着乔依然脸颊的位置,心里更加坚定,“这份幸福,谁也不能来打破。”

    他毛躁的心情看着她忙忙碌碌的身影就平静下来了。

    而正在家收拾着衣服的乔依然显然就平静不下来了,她不想让她爸爸失望,就在心里把顾澈骂了个透,还下定决心,今晚顾澈就算跪地求饶也不让他睡床,一定要他深刻承认错误。”

    当乔依然收拾好行李后,拖着行李箱坐在客厅里等的时候,云姨打趣着,“听说d市附近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有那些古色古香的房子啊,还有影视城,你们在那里多玩几天,就当补渡一下蜜月。”

    “对对,依然,争气点,争取怀个蜜月宝宝回来”,柳正荣现在是满心只想抱个外孙,来稳住顾澈,稳住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毕竟她和乔志远不是陆松仁的对手。

    “我陪他参加完宴会,我就回来。”她才不跟他在外面玩呢,那个死不讲道理的男人,要不是害怕她那个混账亲爹回来乔志远可能不认她,她现在真要暂缓跟顾澈生孩子的打算了。

    这个男人,她觉得越来越难相处了,比以前那个口口声声说不谈爱的时候,更讨厌了。

    明明好不容易盼望着他爱上她了,可他不讲道理的霸道也达到了顶峰,直接按照他个人喜好限制她人生自由了。

    就算难受的时候动过离开他的念头,但也只是转瞬一下的想法。

    在感情这端,她舍不得他;在人情方面,她更不能离开他,毕竟是他带她全家摆脱了困境。

    “依然啦,我们阿澈从小就不会哄女孩子,性子也冷,他要是哪里做的不好,云姨替他给你道歉,你可千万别不要他了。”云姨想着小两口磕磕巴巴的事情不会少,但她又出于私心,不想让顾澈低头,她就做着和事佬。

    云姨觉得她这种心态就是典型的婆婆心态,媳妇和儿子闹别扭了,明面上是在帮媳妇,暗地里确是在帮儿子,生怕儿子吃了什么亏。

    就像是中午她推着顾澈走,就是为了让乔依然自己主动化解别扭。

    可这种婆婆心里又怕掌握不好让媳妇心里难受了,生出了不好的想法,云姨就采取了反面激将法。

    乔依然觉察到她父母听到云姨的这番话,就带着质问的眼神看着她了,云姨这话也是侧面展示了在乔依然和顾澈的婚姻关系里,乔依然是占有很大主动权的。

    “依然,当人老婆了,就把小性子收收,以前没结婚的时候不是很乖吗?”乔志远心里也放下了一块石头,看样子他大女儿在顾澈也是很有地位的嘛,他以前可是很担心乔依然在顾家没地位。

    又得到了婆家表面上的承认,又在顾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对乔志远来说就很够了,至少他对乔依然当时被迫嫁给顾澈的愧疚也减少了点。

    “我,我就是跟他闹着玩玩,你们别担心啦,我要是真跟他生气,我就不会陪他去d市了。”虽然她是很生气,不是她爸爸苦口婆心劝她去,她才不去呢,“云姨,爸爸,我跟阿澈,我俩……我俩感情很好,我们都离不开彼此,所以你们把心放进肚子里吧。”

    这种话说出来好尴尬啊,但看着在场的大人们满意的样子,乔依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其实仔细想想她自己何尝又不是个醋包子呢,每次顾澈身边只要有女人出现,她就浑身不自在,恨不得把顾澈关在家里好了。

    她决定,只要待会顾澈态度不像早上那么恐怖也不像中午那么差劲,她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跟他继续甜甜美美的。

    其实他除了不讲道理这点以外还是不错的,她摸了摸昨晚顾澈送她的戒指,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其实今早她也不对,应该跟他好好解释一下,或是等他没那么激动之后再讨论的。

    柳正荣跟云姨一边闲聊着,一边开着电视机,电视机一打开就是新闻频道,乔依然朝着突如其来的声音望了过去,就看到了那滚动的新闻“dl大股东顾澈已出公告出售百分之十股份,今天dl股票再次走低,专家预测dl股价还会继续走低。”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危机已经解除了吗?”乔依然指着电视滚动的即时新闻说着,她心里越发后悔今天跟顾澈闹别扭了,他今天那么反常不讲道理,她怎么就没有想到他是公司出了事还没搞定啊,她很后悔早上非要跟他争出个胜负来的愚蠢举动。

    门外响起了一阵轰鸣的引擎声,乔依然想也没想就从客厅跑到了门口,她一边开门,一边叫着,“老公,你……”

    但是当门打开后,她看的人却不是顾澈,她心里很不踏实,拉着门的手也没放开,苦着一张脸,望着庄园大门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