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谁跟他两口子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40章 谁跟他两口子了

    “你无耻。”乔依然突然觉得呼吸好困难,怎么鸭子先生会这样对她,为什么,为什么。

    她哪里是很享受,那个时候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暂时让她忘记她是已婚的女人了,更不知道要推开男人,她压根就不是自愿的,“不要。”

    惶恐的大眼睛里让男人觉得烦躁,“少装清纯了,把云姨叫上来给我擦背。”

    男人回房后,顺势用长腿关上了房门,他暴怒地扯掉了脖子上的领带,又脱掉了身上的衬衣,他需要一场冷水澡来降低他的怒火。

    “云姨……还没回来,我……给你擦背吧。”乔依然极不情愿又委屈地说着,她现在实在不知道要以何种心情来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鸭子先生。

    “脏。”男人拒绝地很是伤人,乔依然看着男人挑衅地把玩着手里的手机,男人还不忘挑衅她,“你说顾澈看到你跟我如此放得开,他会如何?”

    昨天的事情,对乔依然来说就像是大脑里缺失了某种记忆。她只记得她很怕,怕因为她的关系而给鸭子先生带来了无妄之灾。

    她记得她明明躲过男人的吻,后来她们怎么又……

    女人极力地回忆着,似乎是有那么几分钟,当男人靠近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忘记了呼吸,然后随着男人对她亲吻,她甚至内心里还不愿结束那个吻,直到进来了一通电话。

    脏,这点乔依然无法否认,毕竟她婚前的确跟鸭子先生过过一夜,她的确脏,甚至婚后还被迫跟鸭子先生接过几次吻,更让她无法为她自己解脱。

    “谁都可以说我脏,可鸭子先生你不可以”,乔依然忍住委屈的泪水,这个鸭子真是让她看不透了,他能救溺水的她,却又在背后录制了他们的那种视频。

    男人似有似无要把所谓的那条亲密视频发出的动作,让乔依然后背直冒冷汗。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男人看着惶恐不安的女人,冷冷说着。

    这个鸭子先生是不是老天爷故意来考验她的,乔依然不知道顾澈知道后的结果会是如何,但是她现在的心很疼很忐忑,鸭子先生上次在医院吓唬她的那次,如果再发生一次,她觉得她会受不了,一定会暴毙而死的。

    做错事的人,迟到都要承担责任的。

    乔依然咽了咽口水,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我自己跟他说清楚。如果他能原谅我,我会求他把我欠你的钱还你。如果他不能原谅我,这样你以后就没有能要挟我的事情了。”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刚落的乔依然,已经拿起手机按下了顾澈的号码,同时同个房间里男人其中一部手机震动了起来。

    这种场面,如果被女人识破了身份,那他这个老公的颜面还如何保存。

    任凭手机在口袋里震得他发麻,男人也不打算碰一下手机,乔依然等着那端电话被接通的时候,也听到了那越来越明显的震动声。

    她疑惑地搜寻着她视线内的一切,她有一种她像是在跟附近的人打电话的错觉。

    “滚出去。”顾澈双手插进口袋,其中一只手悄然关掉了手机,“我要工作了。”

    乔依然若有所思地出去了。

    在一楼客厅里犹豫好久,她就想这样走掉算了,反正鸭子先生不知不待见她,还恨不得她死的样子,让她觉得她待在这里是多余。

    可是一想到鸭子先生救过她,她又在厨房里鼓捣了一会等到云姨回来了,她才离开了。

    起床后的顾澈,吃着对伤口愈合极佳的清蒸鲈鱼,他视线范围内没看见那抹娇小的身影,云姨想说些什么,最终看着脸色不佳的顾澈便默不作声了。

    做错事还不认错的死女人,又耍小性子跑了。

    顾澈吃了一点早餐后,拎着公事包,对云姨淡淡说着,“跟她说一声,想过太平日子就滚回来。”

    “少爷,这小姑娘不是这么哄的……”容不得云姨说完,顾澈的车便消失在云姨的视线内。

    这块石头心的男人,还真是石头做的,这么温柔温暖的女人还是没能融化他的心,云姨只好给乔依然打着电话,“乔小姐,你还是回来西郊别墅吧,少爷他知道错了,两口子一人退一步,才能家和。”

    他那种人,会知道错吗?

    虽然错不全在他,但是他居然拍了他们那什么的视频,实在太不可忍了。

    那么恶劣的人,谁跟他一家人。乔依然生怕跟那个可恶的男人再次扯在一起,立刻生气地对着电话否认着,“谁跟他一家人,云姨,我最后跟您说一次,我结婚了,我有老公,我跟您家的少爷不是两口子。”

    “啪”,乔依然生气地挂完电话,谁跟那个丧心病狂还动不动翻脸的男人是一家人,谁跟他一家人谁倒霉。

    她站在金融街上,这条街上的写字楼全是世界级别的5a写字楼,每栋楼都修建得既现代又不失美感,尤其是气势磅礴的dl集团大厦,是这条街上最高的那栋,有种直冲云霄的感觉,让人不得不去注意它雄伟的气势。

    大厦漂亮是漂亮了,乔依然回想起婚礼前那晚那个神秘人跟他形容的顾澈,“顾澈既老,又丑,还秃顶,脾气暴戾,还没有生育能力。”

    “想不到那样的人,审美水平还是不错的。”乔依然发表完感叹,低着头沿着斑马线朝着dl走了去。

    等在红绿灯处的黑色宾利车里,唐浩宇惊喜地朝着后座上面容冷峻的顾澈说着,“顾总,太太来公司了。”

    顾澈以为唐浩宇看错了,却仍顺着唐浩宇指的方向望了去,是那抹单薄的身影,还是今天凌晨穿的那套衣服,简单的灰色t恤,浅蓝牛仔裤,沾着泥土的白色运动鞋,还有那个白色的手提包。

    那个她一生气害怕就拎着跑的包,那个昨天砸过他的包,再次见到这个又傻又笨的女人,他决心让这个死不知错的女人吃点教训。

    在马路对面的车里,他看到那抹娇小的身影问着一个小伙子什么,她朝那个人点头感激着说着什么。

    她笑起来的样子比六月和煦的阳光还要让人觉得温暖,原来她笑起来的时候,右脸颊还有小小的梨涡。

    :谢谢莹rain6莺公子td92227036三位的打赏,也谢谢大家的支持。感恩有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