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通风报信-私人婚-
私人婚

第405章 通风报信

    蔡媛媛差点口无遮拦把“高雅澜”这三个字讲出来了。

    在上次她跟郑子珺合起伙来挑拨顾澈和乔依然之后,顾澈可是好好地教训了她一顿,她要是敢再轻举妄动胡说八道就要把她丢回美国,并协助她爸妈让她完成联姻。

    她那个未婚夫可是在上层圈子里出了名的烂,听说还得了不少暗病,她想想都毛骨悚然。

    眼前乔依然一脸好奇地望着她,她白了乔依然一眼,“总之,你别跟阿澈哥对着干,你前面那个……那个女人之所以成不了顾太太,不听话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最大的原因是顾澈当时的态度是不婚主义。

    这还是乔依然第一次听到正面听到关于顾澈前任的消息,她心里很不舒服,但还是很好奇,“他前女友是不是好能干,比我好很多。”

    蔡媛媛心里想着,高雅澜能干吗,虽然她经纪人总把高雅澜拿来跟她比较,但是她是不会承认高雅澜能干的,“爱瞎出风头,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男朋友是顾澈,特爱装,装大度,装能干,你虽然也讨厌,但是她比你更讨厌。”

    特别是在最近票选最受欢迎**设计师的时候,高雅澜早就上蹿下跳地做慈善上节目拉票了,她的粉丝可是没少在网上挤兑蔡媛媛毫无爱心。

    她们这种名媛做慈善捐钱不就好了。

    看着蔡媛媛将顾澈前任贬得一文不值了,乔依然心里禁不住有点开心,她又问,“那她花……花你阿澈哥的钱吗?”她好怕这个问题问出来,会有点自取其辱啊。

    终究是顾澈以前的女人,她觉得心里了长了一根刺。

    顾澈有多好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么优秀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在过去没有女人,虽然她很弱,可是她希望她比顾澈前任要好很多,这样顾澈才不会心里还惦记着前任。

    “花,怎么不花,她读大学的钱可是我阿澈哥给的呢,还有学服装设计的钱,那些看秀的门票,那样不是我阿澈哥的钱,她后妈对她可不好了,留学就只给了她去美国的机票钱,其他的就不再给了。她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三番五次找阿澈哥要了很多东西,结果她还跟阿澈哥来那么一出损人的戏码,简直白眼狼一个。”

    那年顾澈和高雅澜决裂的时候,她还历历在目,不过那些导火索到了乔依然这里却压根就不是事了。

    蔡媛媛看了一眼神色紧张的乔依然,她觉得在顾澈心里,乔依然应该还是比高雅澜位置高许多的,要不然按照顾澈和高雅澜在一起的心态,这个乔依然早就被甩500遍了。

    眼见着蔡媛媛眼里对顾澈前女友的抱怨到了一种恨不得手撕那个女人的地步,乔依然好奇问着,“她做什么了,怎么个损人法,出轨吗?还是怀了别人的孩子?”是不是因为顾澈受过这种伤害所以才格外对她要求严格了。

    那么骄傲的男人遭遇过背叛?

    难怪他曾经那么厌恶也不相信爱情,她只以为那是顾澈受他父母不成功的婚姻导致的,却万万没想到……

    所以他才那么紧张她跟任叔叔来往了,是不是她无意之中又挑起了他的伤心事,乔依然顿时就忘记了顾澈今天两次在电话里说的伤她的话,她想告诉顾澈,她听他的,她要给他十足的安全感。

    蔡媛媛义愤填膺地继续说着,“她特别作的一点就是……”

    听得入神的乔依然丝毫都没注意到她口袋里那正在响起来的手机铃声,还是蔡媛媛指了指她口袋,“你先接电话吧,你老公要是找不着你,又要来折磨我了。”

    “对不起,媛媛,我回头跟你阿澈哥说,让他不要再那样了”,乔依然火速地划开了手机,“老公,我听你的,我答应你,以后不再见任叔叔了……”

    电话那端沉吟了几秒,一个有些沧桑的声音带着些许忧伤说,“依然,为什么不再见我?是因为我总麻烦你吗?”

    哈?

    这声音很明显不是顾澈的,比顾澈的声音要雄厚许多,一听就是上了年纪的。

    乔依然把手机拿到眼底下看了看,才看清楚正在通话的人不是顾澈而是任叔叔。

    她顿时看着脚尖有点难为情了。

    在她记忆里任叔叔还从来都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他是有什么事吗。

    她咬了咬下嘴唇,茫然无措地看了看手机。

    任叔叔的声音很快恢复了正常,“你在哪里?”

    “家里,”乔依然如实回答。

    电话两端沉吟一会,任叔叔惆怅地说,“既然你在家,看样子有些事,我觉得作为长辈,我还是需要告诉你,就算你已经很讨厌我了。”

    “我,我没有”,这下子乔依然可真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了。

    “怎么都行,任叔叔还是很感谢你对我在住院期间的照顾”,任鹿颂很是可惜地说,“依然,其实我心里真的把你当女儿看,以后我们见不上了,我的确还有点遗憾,遇见你之后,我总在想,你是不是老天爷对我的补偿,老天把我女儿的生命夺走了,就把你送到我身边了。”

    手机这端的乔依然被这肺腑之间触动了,“任叔叔,您误会了,我们以后还是可以正常见面的。

    “没事,没事,既然顾先生不同意我们再见面,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好”,任鹿颂的声音让乔依然听起来有些颤抖,她很是后悔干嘛要那么毛躁不去看是谁打来的电话。

    “依然,你总是喊我叔叔,我今天看到的这一切我还是跟你说说比较好,我看到顾先生跟一个女人在角落里聊了很久,他们好像是很熟悉的样子,又很亲密,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你来着,但是后来又在宴会厅里找不到你,然后你现在说你又在家里,是s市的家里吗?”

    乔依然预感着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嗯。”

    长叹了一口气的任叔叔说,“我怀疑顾总八成是遇上旧情人了。”

    旧情人?

    乔依然手上一顿,怎么她才听蔡媛媛提到顾澈的前女友,他就在d市跟旧情人会面了。

    愤怒,委屈,不甘全部涌上了乔依然的心头,她劝她自己要冷静,要相信顾澈,可是她就是很怕顾澈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您会不会认错人了,我老公他不是那种在外面乱来的男人。”

    “依然,我怕你觉得我在挑拨你们夫妻之间的时,我特意还拍了张照片,他俩看起来很是亲密,我就是给你提个醒而已,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毕竟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任鹿颂循循诱导着。

    “照片?您是说你拍了顾澈和别的女人的亲密照片?”乔依然感觉胸口被千金大石头在碾压,她鼻子酸酸的。

    “你……还是自己看看吧”,任鹿颂挂完电话,就给乔依然把刚才顾澈和高雅澜的照片发过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