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给方董准备专机-私人婚-
私人婚

第408章 给方董准备专机

    “恶,恶,恶”,乔依然只觉得胃部像有着什么东西在翻腾,她肚子鼓鼓地很难受,她把刚刚吃的那些面条全吐在了床边的地毯上了。

    那酸臭味熏得蔡媛媛眉头紧皱,她用手捂着鼻子,跺着脚,“乔依然,你是不是想熏死我,你今天是不是弄不死我,你就不开心了啊。”

    心痛的乔依然,听到蔡媛媛的不满声,立马就警觉了起来,她想到了顾澈是又洁癖的,他要是回来了,闻到了家里这股怪味,会不会就彻底不再回来了。

    乔依然觉得她自己好可悲,他都在外面有女人,她竟然还期待着他会回来,她痛恨她自己竟然有着跟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想法。

    “抱歉,媛媛”,乔依然摇摇晃晃跑进洗手间,因为跑动,她的胃更加蠕动了起来,她觉得腹部好难受,那些被她硬塞进口里的面条,压根很多就没有煮熟,可是她就是那么忍住难受,把那些面条吞进了口里了。

    她抱着马桶在洗手间里一直“呕,呕,呕”地吐着,蔡媛媛站在原地抱怨着,“讨厌的阿澈哥,尽让我来收拾烂摊子,这次不送我个品牌,我就告诉乔依然谁是他前女友”,她说前女友的时候,声音压得很低,生怕乔依然会出来听到了。

    她勉为其难地用剪刀把那块脏兮兮的地毯剪破了,又用纸巾包着那脏兮兮的地毯,丢到了二楼走廊里的垃圾桶里了。

    楼下的云姨一直没睡,她好不容易才安抚好乔依然的父母回去睡觉,她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想了很多事情,她终于还是忍不住给顾澈打了电话。

    “阿澈,你要还想要这个家,要你老婆,你就给我马上回来。”电话还没接通的时候,云姨就对着电话吼了起来,当电话接通后,云姨听到了顾澈疲倦又喝了酒的声音,她心疼地不得了。

    “云姨,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是不是依然跑出去了,还是她出什么事了?”顾澈赶紧睁开了眼睛,他摸索着床头的开关时候,不小心把水杯给撞到了地上。

    那“吭哧”地玻璃碎片响声,惊得云姨心疼地不得了,“阿澈,你别捡,让清洁工去收拾,你小心手别被划伤了。”真是养儿100岁,愁到99岁。

    顾澈虽然不是从云姨肚子里出来的,一辈子未婚未育的云姨把她所有的母爱都给了顾澈,他在她心里是比亲生儿子还要亲的。

    那么有条理的一个男人,遇到什么事都不会慌乱的沉稳男青年,居然就毛毛躁躁地打碎了玻璃杯,听着顾澈掀被子,跳下床穿衣服的声音,云姨又不忍心让他回来了。

    这儿子跟媳妇,她当然是站在儿子这边的。

    “依然她没事,”云姨思虑再三,还是觉得有什么事就等顾澈回来再说吧,让他在外面担心也不好,她语气也是紧张还有点担忧,“就是媛媛来了,我就想着跟你说一声,我怕你明天回来的时候发现她了,又臭骂她,她最近压力也大,你少骂她一点吧。”

    灵机一动的云姨不想被顾澈看出破绽就只好扯这件事了,毕竟顾澈可是为了乔依然严令禁止过蔡媛媛来这里的。

    这样子他应该就不会再怀疑了吧。

    “知道了,依然她是不是还在生气”,她安安稳稳待在家里,顾澈也是不放心的,他怕她的心离他越来越远了。

    今晚的应酬实在是太多了,他微醺后就暂时回房休息了,没想到就睡着了,他可是打算连夜赶回s市的,“云姨,您放心,早点睡吧。”

    “那行,你也别急,休息好了再回来吧,依然这孩子这次看样子得好好哄哄”,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云姨挂完电话后,就上楼了。

    也不知道是主卧的隔音太好,还是乔依然和蔡媛媛已经睡下了,她听不见声响了,想推开门可是门又被反锁了。

    “哎,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云姨叹息了几声,就下楼回了房,只要人在家就好,顾澈明天回来,小两口迟早能和好的。

    从半梦半醒中逐渐清醒的顾澈,丝毫没有犹豫就让唐浩宇直接联系了机场,“一小时后起飞。”

    在来之前,顾澈有了上次来d市被他爷爷在飞机管控上作祟阻止他回s市的经验后,这次他是坐自己的私人飞机过来的,就是为了方便回去。

    新闻发布会完了之后,他原本是打算直接去机场回s市的,可又被拉着跟银行家应酬,跟几个相熟的股票专家聊了聊,毕竟dl的股价最近还会下跌,有些事情,他还是需要去善后的。

    酒喝太多了,他虽然大脑是清晰的,只是身体有些疲倦,他一身的酒味回去又怕惹得乔依然不高兴,也更担心他会借着酒劲又不受控制说些伤她的话,就想着在酒店散散酒气再回家。

    当顾澈和唐浩宇到了机场的时候,高雅澜和方睿霖也很凑巧地在机场。

    “阿澈,我们预定的航班取消了,我和雅澜一起坐你私人飞机回去吧。”方睿霖是早顾澈几个小时来到d市的。

    他来的时候还不知道顾澈这次来d市是专机过来的。

    半个小时前,当高雅澜和方睿霖那班飞机被取消之后,眼尖的高雅澜就指着在停机坪排队的某处说,“睿霖,你看那家白色的飞机,不就是阿澈的私人飞机吗?要不我们等会坐他的飞机回去。”

    方睿霖黯淡的眸子看了一眼高雅澜,有些事情已经了然在胸了,“是吗?”顾澈的私人飞机明明是前年才买,只有跟顾澈关系亲近的人才知道顾澈的专机是哪个?

    而高雅澜按照情理来说,本应该是不知道的。

    她竟然知道哪个是顾澈的飞机。

    “既然顾澈的专机都在排队等飞了,想必阿澈也是打算要回s市了。”当时高雅澜的喜出望外让方睿霖只觉得心里发疼。

    方睿霖思绪渐渐回拢了。

    “唐浩宇,你给方董准备专机”,顾澈路过他俩的时候,只是挑眉看了一眼方睿霖,他觉得方睿霖还真是有够可怜的,“我给我太太带榴莲了,睿霖你受不了那个味。”

    这次宴会,如果不是为了稳住dl的形象,他压根就不会来。但是来了也有来了的收获,至少足以证明,这个高雅澜已经按捺不住开始在明面上做动作了。

    这个女人甚至已经开始勾结任鹿颂了。

    顾澈一边朝着贵宾通道走着,一边回想着今晚被高雅澜拦住的那次谈话。

    一向高傲的高雅澜装起可怜的样子,让他一点也不想疼惜,只会觉得做作。

    她梨花带雨说着,“阿澈,我看你在依然身边过得一点也不开心,依然她还小,她压根就不懂男人,不懂你,更不会讨你欢心,你能不能原谅我,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我们之间毕竟有过最完美的十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