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如果再晚一步-私人婚-
私人婚

第409章 如果再晚一步

    抛开他们过去究竟是什么一种关系,顾澈很是反感听到别人说他小妻子不好的地方。

    他的小妻子很懂男人,至少是很懂他,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就是开心的,顾澈当下就反击了回去,“既然你觉得她那么不好,干嘛要学她落泪的样子,她会让我心疼。”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是微勾的,他的小妻子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单纯没心机,更不会处心积虑去算计人。

    高雅澜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顾澈的这番话,让生性高傲的高雅澜,当下就止住了哭声,“那我呢?”

    这是她一直都很想问的,她跟乔依然在顾澈心里究竟是怎么的两个女人,她可是顾澈认识了十五年的女人,而乔依然和顾澈认识连十五个月都没有。

    “识趣点,别再依然身边晃悠。”顾澈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看着顾澈从他们身边走过,高雅澜心里格外不是滋味,在晚上的宴会厅角落,顾澈是那么不跟她留情面,现在又这样当她是空气。

    她不愿意相信,顾澈就真的一点都不念旧情了,她跟着顾澈身后走了去。

    他们的距离本来不算远,而她还一路小跑着,可是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高雅澜苦涩地笑了笑,又安慰着他自己,是不是他在躲她。

    他躲她,是不是就能说明他已经在动摇了。

    既然是这样,她就更需要加把劲了。

    “小姐,你不能进去”,顾澈和唐浩宇过了专门预留给他们的通道,高雅澜却被工作人员给拦住了。

    闻着那熏人的榴莲残余下来的味道,高雅澜双手握了握拳,曾经那么讨厌榴莲味的男人,竟然会为乔依然带榴莲回去。

    高雅澜完全就没有预估到顾澈竟然对乔依然到了这种会改变他自己的地步了,她更加恨了。

    凭什么,凭什么,她得不到的,乔依然居然全部都得到了。

    明明她才是最懂顾澈的那个人,只是她自作聪明做了些错事而已了,阿澈,她错了,你能原谅吗?

    注视着顾澈和唐浩宇上了摆渡车,高雅澜站在原地丝毫都没觉察到身后有人走近了。

    方睿霖抬起手想拍拍她肩膀,可最后看着顾澈所坐的车,他的手又放下了,“雅澜,你也看见了,你这样一点也不高雅澜的做法,只会让他反感。”

    久久,高雅澜都没有回答,直到看到顾澈的私人飞机飞上天之后,她才回头看身边的方睿霖,“我明白了,我以后一定会很高雅澜去面对阿澈,他迟早都会是我的,是不是?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是不是?他其实是爱我的。”

    执迷不悟的女人,太让人心疼了,方睿霖转移了视线,高雅澜眸底的渴望,让他没办法说出事情的真相,“雅澜,我们的飞机也安排好了。”

    为了帮她,方睿霖舔着脸对顾澈说,“我以后再也不怀疑你老婆了,我会把她当弟妹,好好尊敬,爱护,正常对待,只要你去跟雅澜说几句话,这些我都能做到。”

    就是这样,才给高雅澜换回跟顾澈独处的几分钟。

    他甚至不惜出动关系,取消了午夜所有回s市的飞机,就为了守株待兔等顾澈,蹭他飞机一起回s市,让高雅澜跟顾澈多点相处机会。

    他们上了飞机,方睿霖故意选择一个远离高雅澜的位置坐着,他独舔伤口的时候,不愿被她看见。

    当顾澈火急火燎拎着一箱榴莲到家的时候,已经早上五点半了,天色还有些灰暗,整个海边别墅里还是安静一片,黑乎乎的一片,只有几盏路灯亮着。

    他连鞋子也来不及换,就迈着长腿阔步走到了主卧门口。

    他上楼梯的声音有点大,到了二楼的走廊处的时候,才慢慢地减小了走路的声音,他看了一眼手上的榴莲,这个小东西跟他闹别扭了,居然找别人传话要他给买榴莲。

    味道虽然有点刺鼻,只要她喜欢就好,他吸了吸鼻子。

    当顾澈轻轻地又小心翼翼推开卧室门的时候,他心下一惊,手上拎着的那箱榴莲差点就掉在了地上,只是撞到了门框上,随之他隐忍着怒火,直接把整个房门都给踢开了。

    “滚!”兴致勃勃回到家的男人,看到了另一个男人正俯身摸着躺在床上的乔依然,他的嘴就那么近近地快要贴上她的手了。

    倘若他在晚回来一点,是不是就会看到更多不看入目的画面了。

    “啪嗒”一声,那箱榴莲被顾澈直接大力地砸在了地上,那塑料箱子里的榴莲就四散在房间里了。

    其中有一个最大的榴莲滚向了正在床边帮乔依然贴胶布的赖柏海脚上。

    “握,草,谋杀啊,”赖柏海鬼叫的声音,使得乔依然不再闭眼假寐了。

    从顾澈进门的声音,她就知道是他回来了,她还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的时候,就听到了他说“滚”。

    不知如何是好,她就继续维持着闭眼的状态。

    “我要加工资,你家童养媳又是大半夜生病了”,聪明的赖柏海,听这声音,感受到顾澈可以冻死人的气场,他要是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就是傻子了。

    一边说着话的赖柏海,还一边把刚才给乔依然打的点滴从地上捡起来说,“喏,都打了两瓶点滴了,刚才就是给她贴个胶布而已。”

    卧室里只有一盏微弱的床头灯亮着。

    “怎么生病了?”顾澈推开赖柏海,他只是瞪了赖柏海一眼,就让赖柏海有种“你给我等着,以后再慢慢跟你算账”。

    “吃太多了,急性肠胃炎,打完点滴,应该没事了。”赖柏海觉得以后给乔依然看病,他真要去考虑变个性了,要不然迟早有一天会被顾澈给弄死的。

    顾澈坐在床边,看着乔依然那张比白天小了一圈的脸,这才半天不到的时间没见,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他伸手去碰她那苍白的小脸时,她刚好转身,只留了个背影给他。

    她很明显的就是,还在生气。

    正在乔依然更衣间看着自己过去作品的蔡媛媛,听到房间里的喧闹声,立马跑了出来,“吵什么啊,赖柏海你看病要用嘴吗?”

    “还不是你这个刁蛮的大小姐,非得吝啬地只给我开一盏微弱的床头灯,我大半夜被你叫出来,忘记带隐形眼镜了,看不清楚你大嫂的手,就距离近了点去看,就被你阿澈哥差点当奸一夫给用榴莲砸死了”,赖柏海边说边往后退着,他躲在了蔡媛媛身后。

    昏暗的房间里,蔡媛媛看着乔依然背对着顾澈,“阿澈哥……”

    “都出去”,顾澈清冷如冰块的声音像西伯利亚的寒冰一样。

    蔡媛媛觉得很有必要把乔依然为什么难过的事情告诉顾澈,可是她才说了一个“你”字,就被赖柏海拖出去了,“大小姐,出去咱们好好算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