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不愿意放手-私人婚-
私人婚

第410章 不愿意放手

    乔依然深深叹了一口气,他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怀疑她。

    他自己在外不检点,回到家居然误会她跟赖柏海有染,她吐了大半夜,本来就没有体力了,这下连眨下眼皮和呼吸都觉得累,两瓶点滴打完后,她才觉得呼吸顺畅了点。

    “如果这个时候我说我怀孕了,你是不是都要质问我孩子是谁的”,乔依然庆幸她自己没怀孕,就不用面对那么残忍的时刻。

    他对她,从来都没有信任。

    顾澈揉了揉太阳穴,他无法解释他刚才的行为,他太怕失去她了,怕她知道了真相,故意这样找别的男人来伤害他。

    很显然,她生气了,他看着她微微抖动的双肩,心里犹如被万剑穿刺那么地疼,“依然,对不起。”

    对不起,因为害怕失去你,所以太紧张你。

    对不起,因为害怕失去你,所以不愿意让你自己你亲生父亲是谁。

    对不起,因为害怕失去你,做了很多让你伤心的事。

    他侧着身子,躺在床上,手还没伸到乔依然腹部的时候,她就往床的另一边躲着他。

    两人的距离就是那么一点点变远了,顾澈眼睛发涩,会不会有一天她就这样和他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不要,不允许。

    就算前面有多少不可控的事情,她都只能是他的。

    她躲,他便追,直到她快摔下床的时候,顾澈把她牢牢实实抱在怀里,“依然生的孩子就是我的。”

    她的脸就那么紧紧贴着他的胸膛,她憋住眼泪,被他紧紧抱住的时候,她忍不住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

    只有淡淡的酒香味,还有他身上薄凉的薄荷味,没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

    那颗压在她心里的大石头就快落地的时候,乔依然又想着,会不会他前女友跟她一样,也是不喷香水的人。

    看着乔依然往他怀里靠近了点,顾澈这才敢抬手拍她背,他薄唇贴上她额头的时候,他发现怀里的人呜咽了起来。

    “是不是因为忘不了她,所以我们结婚的时候才不愿意领真的结婚证”,乔依然忍不住还是问了这句话,就算她知道这是在自取其辱。

    如他所料,高雅澜倒是动作很迅速。

    “依然,没有别人”,他这辈子就只爱过他一个女人,顾澈把她搂得紧紧的,生怕她从眼皮子地下跑掉了。

    全身无力的乔依然,心里很抗拒着他,他怎么可以晚上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之后,又回来骗她。

    很想揭穿他,可她又有什么立场去揭发他,揭发了会怎样,要么是被迫扫地出门,要么就是保持着表面的和平。

    她的未来在哪里。

    他明明是爱她的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乔依然想不通,她脑袋很涨,心里像是有很多小虫子在撕咬着她,让她全身都难受极了。

    是不是他愿意撒谎骗她,就足以证明他心里还是有她的。

    不知道,不想去想了。

    伴着顾澈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她心里满腹疑问,脑袋不停在想着很多事情,她都觉得要炸了,很疼。

    不知道想了多久,她渐渐睡着了。

    顾澈听到了她入睡后的声音,他把她脸颊乱糟糟的碎发全部整理顺了。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脸颊上方停住了,他像抱着一个瓷娃娃一样,很怕稍微用力就捏碎了她。

    她眼角红红的,很明显就是哭过,“依然,你是唯一,永远的唯一。”

    窗外的天空渐渐亮了起来,整个卧室也亮了起来,他用身子为她挡着那些光线。

    梦里的乔依然,紧紧拽着他的衣袖,她把头埋进了他的胸膛,顾澈害怕她呼吸受阻,就把她的头往外拉了点,哪知道梦中的乔依然皱着眉,握着拳头“砰”地很大一声,捶在了他胸口,“坏蛋,你敢抢我老公,就先尝尝我拳头的滋味。”

    “噗嗤”一声,乔依然傻乎乎的梦话使得顾澈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一些。

    “老婆,你老公永远都是你的”,他看着她舔了舔唇,他便低头轻轻吻着那惨白的唇。

    这一吻,她眼角里滑出了眼泪,随后,顾澈又把她眼角的泪吻干净之后,把她小巧的手放在他胸膛,她才止住了哭。

    她睡得不安稳,总是不是说上两句梦话,还偶尔掉着泪,顾澈眼皮虽然很累,但是他不敢睡,他不愿意她在梦里害怕哭泣。

    到了中午,乔依然还没睡醒,顾澈闭着眼浅眠着,蔡媛媛打他电话,被他调成了静音拒接,她想敲门进他们的卧室,却发现他们卧室压根就被反锁了。

    于是,蔡媛媛直接把昨晚乔依然收到的那张照片不停给顾澈发着信息,还发着威胁的短信,“赶紧出来商议对策,要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你昨天骂了她,又被她看见那样的照片,她早就恨死你了。”

    顾澈看着手机里每当有消息进来发亮的光,心里叹息着,这个蔡媛媛还真是烦人,一点也不如乔依然体贴。

    他并不打算看手机,毕竟蔡媛媛一直跟她小妻子不对付,他觉得她无非是想趁着这次机会再来挑拨他和乔依然的感情。

    “依然,我们一定会在一起一辈子的,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顾澈目光深邃地凝着她清瘦的脸颊,他握着她的手,在心里坚定着这个信念。

    门外,却响起了高跟鞋“咚咚咚”地声音,一直在他们卧室外来回走着,像是非要把乔依然吵醒不可。

    别墅房间的隔音效果是很好的,一般正常人走路的声音在房间里是听不见的,可是这个蔡媛媛哪里是在走路,分明就是像在钻洞。

    顾澈打算起身去让蔡媛媛老实点,可他才一动身,乔依然就抓着他胸口的衬衣,她呼吸急促了起来,还委屈地吸了吸鼻子,他连忙低头,吻着她额头,拍着她后背,轻声哄着,“老公一直都在。”

    她那用力的小手才松开了他的衬衣,呼吸均匀地继续睡着觉。

    顾澈随手拿起手机想发短信让蔡媛媛滚回西郊别墅,但是他划开手机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了他昨晚跟高雅澜说话的照片,那借位的角度是真的很巧妙。

    如果照片上的男人不是他,他也会怀疑照片上的男女正在接吻,尤其是男人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

    昨晚,他跟高雅澜说话的时候,突然就有个醉酒的男人冲到了高雅澜身后,原本两人有着很大的距离,却猛地缩小了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