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看不看-私人婚-
私人婚

第411章 看不看

    难怪她难受。

    顾澈伏在她脸颊旁轻轻吻了一口,他不怒反喜,这些足以说明他在她心里有着很深的地位。

    她这种反应,这很醋缸,也很乔依然。

    所以她吃醋,她难过。

    她对他的感情,未必就不能跟陆松仁去抗衡,他也不需要那么没信心不是吗?

    “小傻子,为夫……”他在她耳边呢喃了一句话,声音很小,小到他自己都听不见。

    可睡梦中的女人却勾起了嘴角,很满足的样子。

    顾澈把身上的衬衣脱下来给她抱着,又用枕头挡着她眼睛边的光亮,披着浴袍的时候,还一直看着她。

    朝着门外走着的时候,还三步一回头看她。

    “嘎吱”一声,蔡媛媛听到门被打开了,急忙朝着顾澈跑了去,她急切的声音喊着,“阿澈哥,你怎么可以……”

    “嘘”,顾澈把手指放在他薄唇边,又轻轻地把卧室门给关上了,才用着清冷又责怪的眸光睨了一眼蔡媛媛,他大步朝着楼上走着。

    跟在他身后的蔡媛媛白了他背影一眼,嘀咕着,“自己把乔依然气着了,你怪我干嘛,要不是我改劝她,指不定她就跑了。”

    适时,穿着睡袍的顾澈在前面顿了顿脚步,又用着可以吞噬人的眸光瞪了蔡媛媛一眼,她立马就闭上嘴,紧跟其后了。

    他们在顶楼的花园里坐下了,顾澈坐在室外沙发上,他看着楼下的花圃,那些花不知道乔依然看见没,她会不会喜欢。

    小跑才跟上来的蔡媛媛,踩着恨天高,在顾澈身边捂着胸口大口呼着气,又跺了跺脚,不满地抱怨着,“你明知道我穿这么高的谢,你干嘛还要走那么快,亏我昨晚还帮你陪着乔依然,生怕她想不开。”

    “说”,顾澈从睡袍里掏出了一根烟点燃了,他近段很少真的抽烟了,除非心情烦闷到不行的时候,但是点燃烟的动作却没有少。

    尤其是在担忧乔依然会跟陆松仁走的时候,他边抽烟会边看着那袅袅的烟雾发呆,会不自觉地想起他跟乔依然第一次在怡悦大酒店的时候,那个被烟灰呛得快要流泪的女人,梗着脖子跟他讲道理和讲价的傻样子。

    “那照片好像是一个什么叔叔发过来的”,蔡媛媛心虚地不敢看顾澈,她隐隐觉得事情太邪门了,如果照实说,顾澈会相信她吗。

    她昨天正跟乔依然聊起高雅澜的时候,就收到了那借位接吻的照片。

    顾澈看着那燃烧着的烟,冷冰冰问着,“你跟她说了什么?”什么叔叔,不就是那个不安好心的任叔叔吗?

    “我”,他这是在怪她吗,蔡媛媛可不乐意了,“是你自己在外不检点,跟高雅澜卿卿我我,气得乔依然发神经吃了两斤面,你要怪就怪你自己。”

    怪他自己有用,那又何妨,“然后。”

    “我真的没有胡说八道,站在你妹妹的立场,我当然是相信你不会跟高雅澜那个贱女人有来往了,可是站在女人的立场上,我就支持乔依然生气了。”蔡媛媛一本正经说着。

    呦呵,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顾澈眯着眼,看了看那太阳的方向,“转性了。”居然为乔依然说话,实在是令他想不到。

    “我是正义的化身,好不好?你们之间的问题还得你们去解决,我给她解释了很多,她就是不相信,就是很痛苦的样子,哎,看她吐的样子,怪可怜的。”

    蔡媛媛这是第一次在顾澈面前悲悯乔依然。

    “坏事少做点,心就不会那么虚了!”顾澈熄灭了烟,他慵懒地一再沙发上,也不看蔡媛媛而是看着楼下的花圃,任鹿颂果然接近乔依然是有目的的。

    他已经开始在破坏他们夫妻的感情了,这应该只是单纯离间而已,想要他失去心爱的女人罢了,他估量着陆松仁还不知道乔依然的身世。

    被人扣上帽子的滋味真的很难受,蔡媛媛急眼了,她怒了,“我做什么坏事了,我要是真做坏事,我就会指名道姓告诉乔依然,跟你同框的女人是高雅澜了,我提到你前女友的时候,我都没有指名道姓,好不好?你是我哥,又不是我仇人,我干嘛会破坏你的幸福!”

    “无关紧要的人,有什么值得提的”,顾澈闭了闭眼。

    “我不喜欢乔依然有什么用,能改变她是我大嫂的事情吗?”蔡媛媛此刻放下了名媛的派头,挽起袖子,愤恨地说,“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跟高雅澜算了,她的阴谋诡计不会得逞。”

    “跟你大嫂说了什么,你一五一十全部说一遍”,顾澈心里思考着,会不会真是高雅澜跟任鹿颂统一战线了。

    看样子,他把乔依然关在家里是对的,容她在外面来去自由,还不知道她会偷偷哭多少鼻子。

    那个蠢女人究竟懂不懂他的心,他有些头疼,揉了揉太阳穴。

    这个蔡媛媛说的一切,还真是越听越不敢相信了。

    如果没有蔡媛媛昨天那番跟乔依然的谈话,或许他的小妻子就不会那么胡思乱想了,但是既然有人动了坏心思,有些事外人说起来就不会有蔡媛媛这么客观了。

    这也算是蔡媛媛办了她生平第一件人事。

    “你脑袋没撞到哪里吧?”顾澈听着听着,有种蔡媛媛是乔依然闺蜜的感觉了,但蔡媛媛向来对人的喜恶都是放在面子上的,这个假不了。

    “你懂什么啊?女人们会为了同一个敌人而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知道吗?你要是不懂女人,以后有你苦头吃的”,蔡媛媛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就站起身了,朝着楼下走着,“以后有问题再来咨询姐吧。看在你是我表哥份上,我不收你钱。”

    这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还拽起来了,还自称姐,真是没大没小到了极点,“想住在这里,高跟鞋不许穿上楼。”他小妻子睡眠可浅了。

    蔡媛媛神气地回头看顾澈的时候,忍不住加大步伐往前跑着,顾澈瞟了一眼那小小的仙人掌,又看了她一眼,吓得蔡媛媛生怕那仙人掌朝她砸了去,“救命啊,我要被毁容啦。”

    楼下,乔依然摸不到那结实的身躯时,她的大脑条件反射着就强迫她醒了,她不要被顾澈抛弃。

    乔依然睡醒的时候,她嘴里反复喊着,“老公,老公。”

    她睁了睁她迷蒙的双眼,看着手上还紧握着顾澈的衬衣,房间里悄无声息的,不像是顾澈在这里的样子。

    果真梦醒了,就一切都没有了,也只有在她梦里顾澈才会说那样的话吧。

    她坐起身的时候,手碰到了一个手机,是顾澈的。

    她瞅了瞅卧室门,又看了看他手机,她犹豫着要不要偷看他手机。

    会不会有他出轨的证据在?

    会不会有她前女友的信息在?

    会不会有他们甜蜜的短信?

    会不会有顾澈承诺那个女人何时赶她走的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