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太监和太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414章 太监和太子

    休了他?

    这很顾太太。

    霸气十足,可以继续维持。

    顾澈单手插进口袋,权当没看见这些人和乔依然,而是继续朝前笔直地走着。

    “先生好帅啊,气场好强大啊,一身贵气的。”倩倩对着顾澈的背影感叹着。

    看到别的女人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她男人看,乔依然心里不由得就不爽了起来,“什么贵气,就是败家,很爱买了一堆死贵又意识半会用不上的东西。”她瞅了瞅两边的别墅,云姨说全是顾澈买给他们未来孩子住的。

    “太太,先生这样的男人放在古代他就是太子一样的男人。你就是传说中的太子妃了”,倩倩以前也在别家做过几年保姆,但是她还从来没遇见这么帅的男主人,“就算降我工资,我也觉得这份工作值。”

    “太监一样的男人吧,还太子”,乔依然脱口而出,并没有经过大脑。

    但是看到了倩倩那圆鼓鼓的眼睛差点凸出来了,只见倩倩把身边其他佣人给指使走了,才说,“太太,你是说先生那方面不行吗,所以你才说她是太监?”

    方才对顾澈崇拜花痴的倩倩,现在是带着遗憾又有些嫌弃的眼神,看着顾澈的背影上了车。

    这个男人看的再矜贵,再华丽,那方面有问题,就只是个花架子了。

    在倩倩眼里,男人好用远比得上好看实用多了。

    “这个嘛,不好说。”乔依然故作神秘,她觉得这样倩倩就不会那么花痴顾澈了。

    现在她觉得全世界未婚女人都是她的情敌,都会来跟她抢顾澈。

    倩倩乐观地说,“太太,没事,先生这么年轻,又这么有钱,肯定能治得好的,我跟你说,男女那事很能促进夫妻感情,我每次回家都缠着我老公,不让他下一床。等先生治好了,你就能感受那飘飘欲仙的感觉了。”

    乔依然觉得真是天旋地转了起来,她满脸黑线,那种感觉,她经常有,但是她不好意思说,也不能说,她可是故意让人误以为顾澈那方面不行。

    她就只好转移着话题,这个看起来胖胖的倩倩,看起来也就20出头的样子,“你结婚了?”

    “对啊,孩子都生了两个呢。要不是我有这个硬件条件,我都得不到这份工作呢”,倩倩拍了拍她肚皮,“我两个都是剖的,就是为了不影响夫妻夜生活。特别生完孩子后,我看见我老公就想扑倒。”

    这种话题好私密啊,怎么可以这么光明正大地讲,她压根也没注意到为什么应聘到她家的保姆非得生过孩子。

    从前,她觉得顾澈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喜欢把那亲密的事讲出来的人,没想到这个倩倩比顾澈还要大胆许多。

    脸皮薄的乔依然把脸埋进那湿湿的浴巾里,她才觉得脸没有那么灼热了,要不然她都能感觉到她的脸能烧起来了。

    倩倩一直跟在乔依然身边跟她说着加油打气的话,乔依然进了别墅,就避开着长辈们好奇的目光跑上楼。

    “依然这是怎么了?”云姨好奇看着乔依然上楼的背影问着跟乔依然一起进门的倩倩。

    一直坐在客厅里的乔志远也经不住好奇地望向了倩倩。

    “咳,先生晚上的生活不给力。”倩倩一点也不顾忌地说着,她看着诧异的云姨和乔志远又说,“这个没事,在我们乡下有土方子的,我每天给先生炖点中药补补。”

    这个男人之痛的问题,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讲出来之后,云姨面子上有点按捺不住怒气了,“瞎胡说什么呢,不想要这份工作啦。”

    管家给海边别墅里的人打过预防针,云姨是被顾澈当做长辈的,所有人都要尊敬她,倩倩生怕惹恼了云姨,立刻撇清了关系,“是太太说的,说先生……”如果照原话说,这工作会不会就保不住了。

    “说什么了?”云姨紧张地问着,她那恨不得吃人的眼神看得倩倩毛骨悚然的。

    “太太说先生……我这要说了,先生知道了,就会赶我走了”,倩倩缩着头看着云姨,还是太太人好,多温柔啊。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云姨也明白了这话还真是乔依然说的了。

    但她觉得顾澈自小身体健康,不像是那方面会出问题的样子,她紧张不安又怀疑地看着倩倩说,“依然怎么说的。你要是不说完整的,马上就可以走了。”

    “这可万万使不得,我说,我说,太太说先生是太监”,倩倩说话的声音很小,但足以让乔志远和云姨听得一清二楚了。

    这种粗俗的话,云姨不相信腼腆的乔依然说的出来,她指着倩倩的手都有些颤抖了,“你是不是听错了。”

    “绝对没有,而且先生可能是因为晚上不给力,所以听到太太跟我们说先生要是敢忤逆她,她就休他,先生路过一声都没吭,这要放我们村里,男人被女人这样说,早就抄家伙打过去了。先生肯定是因为晚上抬不起头,才……”

    倩倩越说越激动了,被云姨直接叫停,“你出去干你的活,我晚点找你。”

    待倩倩走了之后,云姨连忙安慰着神色担忧的乔志远,“依然爸爸妈妈,这种情况肯定只是最近才有的,你们别担心。阿澈他白天太忙了,估计是累的。”

    乔志远不语,只是叹了口气,他身旁的柳正荣一直没出声,这下子摸着下巴说,“难怪这么久,依然肚子还没反应的,我上次可是带她去做过孕前检查,人家医生除了说我们依然瘦点,其他都正常。”

    云姨急了,这是在间接说他们小两口生不孩子是因为顾澈有问题吗。

    “以前小两口可是很和谐的,我们以前住在西郊的时候,他们的床单需要每天都换。媛媛都撞见他们办事过。”

    这下子为了顾澈的清白,云姨硬是把正在补眠的蔡媛媛给拎下楼了,“媛媛,你跟你大嫂的爸爸妈妈说,你以前是不是看见过你阿澈哥和你大嫂……造娃娃。”

    上了年纪的人可以肆无忌惮地谈论那种大尺度的话题,可蔡媛媛一个黄花大闺女,云姨还是注意了措词。

    不停打着哈欠的蔡媛媛迷迷瞪瞪地看着乔依然的父母,又看着云姨不断跟她使着眼色,下楼的时候云姨可以没少嘱咐她要说她亲眼目睹过顾氏夫妻办事,要不然她阿澈哥以后会在乔家人面前抬不起头的。”

    她抱着抱枕说,“以前,我大嫂去我店里试衣服的时候,那前胸后背尽是吻痕,她说她跟阿澈哥每晚都做,还说他们很迷恋彼此的身体,不想突然跑个孩子出来提前结束他们的高质量夜生活。”

    对于专业的服装设计师来说,经常出没于各大是装秀的后台,经常见到不穿衣服的模特在后台晃动着,她对这种话题还是很开放的。

    可是这一切到了云姨眼里就是蔡媛媛为了捍卫自己表哥,不顾未出嫁女孩的矜持了。

    “这话是我们依然说的吗?”柳正荣倒是觉得乔依然说不出这样的话,她觉得就是顾家人不愿意承认顾澈身体有问题,想把生不孩子的责任推到乔依然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