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不再隐瞒-私人婚-
私人婚

第415章 不再隐瞒

    云姨揪了揪蔡媛媛的胳膊,亏她还担心蔡媛媛说不好,没想到这丫头说的好过头了。

    揉着自己被云姨揪疼的地方,蔡媛媛不乐意地发出了抱怨的声音,她长这么大,无论多任性,云姨都是待她超级好的,连说话都不大声的,更别提动手动脚揪她了。

    这些,她一个个记着,以后找阿澈哥算总账。

    “阿姨,我当时可是受了云姨的指派,住在公寓的,我每天都是等他们去上班之后,就悄悄潜进他们的房间,数着那套套的个数,然后再汇报给云姨,我每天都有记录呢,要不要我回西郊别墅把本子拿过来大家看看”,蔡媛媛眨着真诚的眼睛看着云姨和乔氏夫妻。

    柳正荣对这个事情仍持怀疑态度,“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瞎编的。”

    一向最反感别人质疑的蔡媛媛,云姨担心蔡媛媛会发脾气,会把气氛弄得太僵。

    而蔡媛媛笑了出来,“阿姨,要不让我大嫂带你回公寓去看看她那个专门装套的盒子有多壮观。难不成您觉得我大嫂是跟别人用的吗,她那么爱我阿澈哥,又怎么可能会有别的男人。”

    被将了一军的柳正荣彻底的哑口无言了,她再要是说点什么,就像是默认了乔依然跟别的男人乱来了。

    蔡媛媛眯着眼望着云姨得意地笑着,她这算是半真半假的话,“我大嫂肯定是说不出她跟阿澈哥每晚都做的事,那是我每天数出来的结果,反正每晚都是三个以上。”

    这个解释倒是让乔氏夫妻更能信服许多。

    “看样子,小两口最近闹别扭,还是因为”,云姨说到这里故意干咳了两下,“我就说依然怎么会那么生气。依然爸爸妈妈,我们得想法子帮小两口恢复正常。”

    同为男人的乔志远点了点头,“我们依然从小就懂事,看样子这是事出有因。”

    客厅里的人商量着对策,决定都假装不知道这一切好好帮助小两口和好。

    而正在dl顶楼办公室忙活的顾澈一直打着喷嚏,唐浩宇不断地给他递着抽纸。

    才得到的消息,安葬陆松仁的那个墓地在昨日半夜被撬开了,里面的骨灰被偷走,墓碑被砸坏了。

    顾澈看着陆松仁墓地那边的监控,这次不同于在美幕商场监控被破坏,这次的监控是好的,而且那个摧毁陆松仁墓地的人还挑衅地对着高清摄像头比划着大拇指向下的手势。

    “顾总,这是个小混混,据警察给他做的口供是,他纯属只想撬开墓地去看看里面有没有钱财。”

    唐浩宇不知道这个陆松仁是顾澈的谁?

    只是他跟在顾澈身边这些年,每个月唐浩宇都被顾澈要求去墓地检查一下陆松仁墓地的卫生状况。

    每次逢年过节,顾澈还会要他准备足贡品,然后顾澈一个人上山去祭拜。

    又不是古代皇帝的墓穴,去墓地偷钱财,这个理由傻子都不会信,顾澈把那小混混的头像点大了,“去查查他,看他有没有什么案底,最近跟谁来往过。”

    “是”,唐浩宇回答着,究竟这个陆松仁是谁,顾总放着刚刚传真来的消息不看,而专门研究着这监控。

    “咚咚”,顾澈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了一会,又注视着唐浩宇说,“去墓地管理处,把所有出现在陆松仁墓地的人出现的监控给我找过来。”

    “所有的吗?不知道管理处的计算机有没有保存那么久?”唐浩宇本着不敢出错的原则问着。

    这个问题,倒是值得深究,顾澈朝他打了个响指,“小子,越来越聪明了,你带个公司里的高级计算机工程师去,就算删掉了,也要给我想办法恢复出所有。”

    这个陆松仁,回了s市竟然就只有柳正荣见过他,顾澈不知道陆松仁长什么样子,陆松仁墓碑上没有照片,而柳正荣也没保留陆松仁的任何照片了。

    而曾经陆松仁在s市的家人也早就不在s市了,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走的,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去哪了,他查不到陆松仁曾经在s市的任何信息。

    这些都足以说明是有人故意阻挡着他查陆松仁。

    传真机“滴”了一声之后,又在不停吐着资料,唐浩宇跑去接收资料的时候,他紧紧攥着那文件,他也不管顾澈想不想听,直接说着,“顾总,有人在大量购进我们dl的股票。”

    “终于露出尾巴了”,顾澈扯了扯唇,“任鹿颂现在已经有了多少股份。”

    任鹿颂?

    唐浩宇愕然,他还没看清楚是谁大肆收购dl的股份,顾总怎么就知道了。

    难道这中间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吗?

    “多少?”顾澈丢给唐浩宇一记锋利的刀光。

    “百分之十二了!”唐浩宇震惊地回答着,顾澈倘若真的抛掉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也只剩百分之三十了,“顾总,听说任鹿颂还在私下游说公司里的董事把股份高价卖给他,您看?”

    高价卖给他?

    难道不是他跟有人合谋内外勾结吗,要钱就好说,“让你办的事,办好没?”

    “好了,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吗?”唐浩宇耐心劝慰着顾澈,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

    “拿来”,顾澈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下有节奏的敲击着,他随手接过那份股权转让书,看了看里面的内容,这才满意地放进了公事包里,“还有事就赶紧说。”

    “没有了,只是,只是顾总,您真的就放任dl的股票一直这样往下跌吗,照这个势头,任鹿颂指不定就会花很少的钱购买了我们公司大量的股票了,万一到时候他成了大股东,该怎么办?”按照唐浩宇对骄傲的顾澈了解,顾澈绝不会是个留在别人手下打工的人。

    他们要钱,他给钱就好了,但是他们要乔依然,就谈都不要谈,顾澈眯了眯鹰眸,“我是你的谁。”

    “顾总英明,我先出去了。”唐浩宇实在是猜测不透顾澈心里的算盘,他觉得这时候顾澈是假装不急,还是真的不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