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奉送大补汤-私人婚-
私人婚

第418章 奉送大补汤

    既然他主动要喝,那她就勉为其难地给他送进去吧。

    乔依然抿着嘴,心里自然是高兴地,既然进来了,她可是有话要说的,“你现在喝吧,待会冷了,就没那么补了。”

    她的声音很清脆,也很好听,顾澈听着她声音里竟然还有点期盼。

    他闻了闻那补品的味道,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修长好看的手把盖子又给盖上了,他手摸着那碗的边缘,直勾勾看着乔依然,“你炖的?”

    这个嘛?

    乔依然对着那盛着补品的碗,眨了眨眼睛,没做声,朝他笑了笑。

    这种时候要是否认,岂不是有点扫兴,如果承认是她炖的,又觉得像是在撒谎,笑而不语,让他猜去。

    正当乔依然沾沾自喜她的小聪明的时候,顾澈起身徐徐朝她走了过去,他低沉醇厚的声音在她耳边暧一昧地问着,“我身体很好,不需要这些。”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顾澈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妻子,他伸手摸了摸她白嫩的脸蛋。

    为了防止她落跑,顾澈伸出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

    “啊”,乔依然惊呼一声,娇羞的女人缩着头,一直盯着他胸口,没去看他脸,“你,你总是工作那么累,需要补补,年纪轻轻的时候不要透支了身体。”尤其是现在外面还养了个女人。

    透支?

    这是意有所指吗?

    不过,既然这个小女人有这份心,也,算是不错了。

    “云姨教你的煲汤的时候,有没有告诉你,里面有什么材料”,依照乔依然的性子,万万不会弄这种补品。

    顾澈凝着怀里的女人此刻没有了娇羞,而是神情落败地低下了头,“说了,你还是赶紧趁热喝了吧。”

    “赶紧,然后呢,嗯?”顾澈说话的时候,那温热的气息故意喷洒在乔依然的脖颈处。

    像是一股电流直击乔依然的全身,使得她全身酥麻,她脸红得更厉害了,脖子和耳根也是虾红一片。

    两人的距离足以听到对象强烈的心跳声,顾澈看着怀里香喷喷又涨红一片的女人,他舔了舔薄唇,“希望我喝吗?”

    “嗯”,乔依然点头,她感觉她整个人的呼吸都不顺畅了,她咬了咬唇才说,“喝完,我,有事,跟你说。”

    顾澈没做声,揉了揉她头发,就走回了书桌前。

    他一走,乔依然觉得像是失掉了什么一样,但更多的是觉得空气好多了,她总算可以大口呼吸了。

    “哐叽”一声,那补品的盖子被顾澈放在了一边,乔依然看着他连眉头没皱一下,就直接一口气喝完了那补品。

    这种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样子,一般给旁人的感觉就是豪爽粗鲁,然而顾澈做起来确实异常优雅。

    看呆了的乔依然,直到听到顾澈放下了碗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她在心里骂了她自己几句,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些不该想的,他都在外面有女人了。

    “给你,擦擦嘴”,乔依然微笑着拿起桌上的抽纸递给了顾澈。

    现在这个气氛还算轻松,想必跟他提要出去的事情会比较容易点吧。

    看着自己小妻子自从进了书房,就对着他一直笑,他心里就格外的愉悦,他接过她手上递过来的抽纸。

    在他碰到她细腻手上的皮肤时,他喉结微动,刚喝完热热的补品的他,觉得全身很热,直接捉住了那小手,“帮我擦。”

    “好”,条件反射的,乔依然就帮他擦起来了,平日里,这种给他擦嘴打领带的时候反正也没少做。

    凝着乔依然弯着身子给他擦嘴的轻柔动作,顾澈觉得腹部处涌出了很多热量,他定定地盯着乔依然看。

    他的小妻子真年轻,真嫩,在她那可以掐得出水来的脸蛋上还有着细碎的绒毛。

    给他擦完嘴的乔依然,看到了他正在看她,四目相对,她看他的视线里有些复杂,她撇了撇嘴就站直了身体,把纸巾给丢到了一旁垃圾篓里。

    “更脏的东西都帮我擦过,擦个嘴,不至于委屈。”顾澈并不着急去做某些重要的事,他们这两天争执的次数太多了,是时候好好培养一下感情了。

    更脏的东西?

    乔依然心里一酸,这个无耻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有没有躺一起,像他们一样,做着最**最亲密的事情,那个女人有没有……

    只要一想到他出轨,她原本平静的心情就变得不平静了,“我来是想问你,我想每个星期出去几次,可以吗?我不会去见任叔叔。”

    为了能保证可以出去,她不得不接受他的不平等条约,在等他回答的过程中,乔依然补充着,“我出去都是见小雅,是个女孩子,我不会见男人的。”

    都已经这么割地求饶了,他居然还不同意,她直勾勾看着顾澈的眼神,有些激动,也有些愤怒,更多的是委屈。

    顾澈沉默一会才说,“行。胜男会跟着你,出去逛逛街也好。”

    咦?

    居然会让她出去逛街,乔依然疑惑地问着,“逛街,你就不怕我跟男人说话,不怕我跟男人勾搭。”

    这个小东西,这还是在生气,真是气性大,顾澈把手上的文件放进了抽屉,那幽深不见底的眸子注视着她一会,说,“你不会。”

    居然会这么好说话,这顺利到乔依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她怔愣了几秒,才意识到,他八成是在外出轨了,心里有愧,就不好意思要求她了。

    那天,明明把话说得那么死,她要是敢出去,就打断她的腿,她心下一沉,悲伤在心里蔓延开来了。

    把他书桌上的碗给收进了托盘,乔依然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书房。

    顾澈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感叹着,这个女人可远比那些公司的事要难搞多了。

    把碗洗好回到房间的乔依然,就着床头那盏昏暗的灯,爬上了床,她觉得心好累,累到她快无力承担了。

    “唉”,一声长叹,守着出轨的男人又不能离开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突然,她就感觉到身边有一团灼热在朝她靠近,然后迅速地附上了她身体上。

    他身上有着独属于顾澈的淡淡薄荷味,曾经她那么喜欢的味道,到现在只让她嗅出了一股薄凉的味道。

    “别怕,宝贝。”顾澈解着她睡衣的扣子,咬着她丰润的唇,她恶心地想吐,她推了推他,“晚上吃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