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冰与火,夜与晨-私人婚-
私人婚

第419章 冰与火,夜与晨

    顾澈舔了她唇一口,又一路经过她脖颈,最后又停在她锁骨处啃噬了起来。

    她不要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她做不到。

    做不到,好屈辱。

    好肮脏的感觉。

    好想吐。

    她身体极度不配合他,她死死护着她睡裤,又用手推着他沉重的身体。

    她受不他这种,都在外有了女人,还回来希望她如以前对他,这种想尽齐人之福的美事,她才不要成全他。

    “肠胃是不是还很难受。”顾澈趴在她身上大口呼着气,这个蠢女人身体还不舒服,给他喝那种大补的汤干嘛。

    想到她身体不舒服,顾澈赶紧离开了她身体,轻轻摸着她肚子。

    想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昨晚在别的女人身上游走过,她胃里恶心的感觉更重了,“肠胃好的很,那个女人满足不了你吗?你体力可真好,昨晚跟她大战,今晚又来碰我。”

    知道她是误会了,才不让他碰,而不是身体不舒服,顾澈轻笑着,那摸着她肚子的手打着圈,随之一路向下。

    “哈?啊?你在干什么,你给我把手拿出去。”乔依然觉得羞耻万分,他竟然那么肆无忌惮摸着她最隐秘的地方,她想坐起身,把他彻底从她身上赶走。

    “别的女人都满足不了我,只有我们顾太太才能满足我”,顾澈听到她说肠胃好,就像是得到了某种应许一样,直接肆无忌惮地趴在她身上,把她剥了个精光。

    她切身感受到了他身上那最灼热的地方,正在她身上作祟,她双手被他禁锢在头顶,她嘴上从一开始的抗拒到了后来反抗也起不了作用的时候。

    心里只剩下绝望的乔依然,泪水从她两边的眼角往外涌着,她用着悲怆地笑着说,“我比充气一娃娃只是多了一张会说话的嘴而已。”

    全身都处在紧绷状态的顾澈,正处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状态,透着月光,顾澈看着她满脸尽是泪痕,他兴致全无,他把被子甩在她身上之后,一个人去了浴室。

    乔依然抱着被子蜷缩在床上,她肚子上还有他刚才遗留下来的液体,他离开后,她心里也是不舒服。

    他碰她,她觉得恶心,他不碰她,她又觉得他是彻底不要她了。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女人,侧着身子蜷在床边的一角躲着。

    浴室的门打开后,顾澈扫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就离开了卧室。

    一整夜,乔依然也没等到顾澈回来。

    第二天早上,云姨见顾澈脸色不佳,一看就是没睡好的样子,她偷笑着,到底是年轻人,恢复真快。

    再一看,乔依然脖子上那深红色的痕迹,锁骨上的印子衣服也没有挡住,还有她眼底显而易见的黑眼圈,云姨心里感叹着倩倩的秘方可有效。

    乔氏夫妻一大早就在花园里锻炼着身体,蔡媛媛没有早起的习惯,客厅里只剩下云姨,乔依然,还有顾澈。

    云姨瞅着顾澈吃早餐的时候,总是用余光看着乔依然,她心里全是欢喜,她开心给顾澈盛着粥,“咳咳,这个年轻人啊,凡是有点节制的好,以后日子还长着呢?阿澈,昨晚喝了依然煲的补汤了吗?是不是很好喝。”

    看着挤眉弄眼的云姨,顾澈又扫了一眼乔依然,“好得很!”那个蠢女人看样子是不知道那汤是怎么个补法吧。

    “依然,阿澈,你们多吃点”,云姨没听出顾澈言语里的反讽,但是乔依然听出来了。

    早餐后,云姨推着乔依然去送顾澈上班。

    她至始至终都跟他保持着一米远的距离。

    这种疏远的距离让顾澈心里更加的不爽了,比昨晚他没能吃上大餐还要更加不爽。

    现在外部敌人还没开始正面攻击他们,只是放了个烟雾弹而已,他们自己就已经开始了不断的争执,感情的疏远了。

    这个女人要不是乔依然,他还就真的不想管她,爱怎么怎么的,在她之前他也是过了29年没碰过女人的日子。

    反正不会少块肉,只是这个女人偏偏是乔依然,偏偏偷了他的心。

    他大步朝着车子走着,又觉得心里堵得慌,一扭头,就被一个毛茸茸的头撞上了。

    “你昨晚说的让我出去的话还算数吗?”乔依然连头也来不及揉,眼巴巴地望着他问。

    那双清澈大眼睛里的委屈与难过是那么的明显,顾澈抿唇点了点头,又给她揉了揉额头。

    昨晚,她把气氛弄得那么僵,他还是愿意让她出去,会不会是……

    她还没抬头看顾澈,她的下巴就被顾澈给抬起来了,那薄唇毫不客气地咬着她的唇,像是在报复她一样。

    顾澈看着她因为听到可以出去的消息而散发出的兴奋与不解,他气就不打一处出来了,昨晚不让他亲,不然他碰,还冤枉他的小白眼狼。

    今天的她倒没有像昨晚那么抗拒他,他本来只是报复性地想咬她一口就算了,可一碰到她柔软的唇,他就舍不得撒手了,吻到后来的时候,她也开始回应了。

    他拿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环着他的腰,她照做,他的手撤离后,她紧紧搂着他精瘦的腰,又拽着他西装,随着他越吻越用力,那双小手变成了轻抚他的后背。

    于是在清晨的海边庄园里,年轻的顾氏夫妻在他们豪华别墅的花园里旁若无人地亲吻了许久,年长的园丁正修剪着花草,不好意思地躲在了花丛中。

    闻讯而来的倩倩,好奇地躲在云姨身后,艳羡地说着,“太太昨晚倒是爽了,云姨能不能给我放几天假,让我回去乡下,跟我老公小聚上几天。”她也要男人的滋润嘛。

    “留下来继续炖汤,瞎跑个什么劲,”云姨真是老怀安慰,高兴地掏出手机给柳正荣打着电话,又用手捂着电话说,“依然妈妈,你们赶紧来门口的花园看看,喜事,是大喜事啊,天大的喜事啊。”

    挂上电话仍旧乐得合不拢嘴的云姨,看到了倩倩憋着嘴的委屈小动作,掐着她一下,说,“让你老公来城里看你,顺便带点你们乡下的草药,我听人说乡下的草药要纯正许多。住宿和药材的费用,云姨给你们报销。”

    这买卖划算啊,倩倩眼睛本来就小,一高兴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剩下一条缝了,“哈哈,我马上给我老公打电话去,云姨,乡下的草药药性重,不知道太太那小身子骨,能不能承受得住。”

    ...